第965章救古斯通/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你要是把他治死了,我们家族可不会饶恕你!”勒瓦尔威胁着孙二。

但是,孙二怎么会怕他,不客气道:“恐怕想治死古斯通的人是你吧?”

“你,你放肆,你……”

勒瓦尔除了鼻孔冒烟,两只眼睛里似乎也冒火了,但是屋子里,家族里的成员进来的越来越多,旁边还有十几个医生,更有几个记者闻声而来。

这引起记者,都是长期追随波庞家族的“狗仔队”,古斯通走到那里,记者们也是跟到那里。

“哼,你等着!”

勒瓦尔丢下一句狠话,拔开众人走出了房间。

他走后,记者全程跟踪,十几个医生也全程观看,大家都想看看孙二是如何把古斯通从死神的手里救回来。

面对众多观众观看救治过程,孙二当然不能再使用简洁的方法,他必须要装出来一幅正经的样子,然后把治疗手段复杂化,否则别人怎么可能相信他在给古斯通治疗。

于是乎,孙二把袖子一撸,把各式药妨向旁边摆放整齐,又把金针取出来,再让一个仆人当场熬制木耳汤。

古斯通的病症多样,孙二再是神医,也不可能一下子全部给他治好,所以只能一样一样地来。

他先是把古斯通的身子摆放的平平整整地,然后把金针刺入了数处大穴,最后把金针扎入了胸口位置。

然后,他捏起手指,装模作样地试起脉搏。

为了表现出古斯通的病非常严重,他坐在那里试一会便皱一会眉头,试一会又歪头思考一会。

其实,他坐在那里什么也没做,为了继续装,他还故意用灵息把一些汗液逼出皮肤。

过了整整半个时辰,当孙二已经被汗水湿透后,他这才艰难地把胳膊收起来,刚一动弹,好像胳膊不会动了一般,看起来就像是累极了的样子。

表面文章做足了,记者们的镜头也一一抓拍了下来,孙二看都不看镜头,直接把金针向下按了一按,试探了一会位置,便把金针固定住了。

又过了一会,於血流尽了,孙二命人把木耳汤送过来,然后帮助他一起给古斯通喂下去。

木耳汤已经按照病情,增加了不少的种类灵药和中药,药方搭配合理,也是孙二当场临时配置。

等木耳汤喝下后,孙二便让人把古斯通的上身扶起来,然后坐到他的身后,这才冲外国记者说:“我是在华夏的中医治疗方法,希望你们记者朋友宣传时,一定要把情况说明,否则你们的外国百姓不会明白中医的好处。”

孙二一边输入灵息,一边简单地介绍两句,其实他就是胡弄记者们,让他们只当是在讲重要的治疗方法和医学知识。

这个过程又进行了一会,孙二已经给古斯通打通了全身的经络血脉。

这才是真正的治疗过程步骤,不过孙二只能把其掩盖在复杂繁琐的治疗过程中,其他人只以为孙二是在用华夏气功为古斯通疏导气息。

接着,孙二又给他打通了丹田气海和灵台,最后又给他服下了数咱药丸。

为了让药丸的药效发挥出来,当场就让记者能拍下来治疗结果,孙二不得不加快药效转化速度。

他便再次输入灵息,这一次加入了阴阳诀和汲火功。

他没有使用反转阴阳诀,那是因为古斯通是人不是怪,也不是鱼人,更不是使用功法来打击敌人。

阴阳诀的正常效果,才是普通病人可以使用的。

汲火功的炼化效果,最终加快了药效消化的速度,众人便看到了古斯通身上的神奇变化。

皮肤上的奇怪红润消失了,皮肤这下的奇异的颜色也消失了,他的心脏开始跳动的有力度,光着的上身能够明显地看到心脏起伏的样子。

众人的眼神都亮了,也都呆了。

周围的医生和记者,都已经拿到了鉴定结果,都知道古斯通的病是绝症中的绝症,别说是孙二,在他们眼里,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医生们,全部集合在一起共同会诊,他们也不一定能给古斯通治疗好一样毛病。

但是,现在的样子,说明孙二的治疗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外观上的变化,是最显而易见的,那么接下来,古斯通睁开了眼睛,用模糊的目光看向周围的光景,众人便不得不相信孙二的实力了。

尤其是那些记者都是长期追随古斯通的,他们都知道他已经昏迷数年,基本上不会睁开眼睛,即使嘴唇都不动一下。

奇迹!

大家开始小声的欢呼起来,因为孙二还在治疗,他们把影响到,所以内心压制着惊喜和兴奋。

又过了半个时辰,当孙二把最后一些药丸送入古斯通的腹内,把药效发挥完毕,古斯通竟然自己在床上翻了一个身。

前面没有详细说的,帕金森症,会令人的五官,手足和全身的肌肉失控,出现类似于中风一样的外观。

但是,现在,大家再看,古斯通的全身已经恢复正常。

他抬起一只手,有气无力地指着布兰登,孙二猜测到意思,便让布兰登到近前来,说古斯通有话想跟他说。

布兰登过来,古斯通竟然有力气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

布兰登接过来一看,面容顿时再无血色。

纸上写得什么,会把他吓得如此厉害,原来那是一份遗嘱。

其实,古斯通相当精明,他早就预防着弟弟勒瓦尔和其他一众远亲,他不想把家产旁落,所以手段做的极其阴蔽,他找了世界上最好的律师,早就把遗嘱写得一清二楚。

勒瓦尔并没有走远,他就站在小楼的下面,当他听说楼上发生的事,内心里既是气愤,又是相当后悔。

他后悔自己没有提前行动,早点找人把古斯通弄死。

他猛地一拍客厅的桌子,然后从腰里拔出两把手枪,招呼上一群打手,便冲进了古期通的房间。

众人看到勒瓦尔举着枪进来,全都吓得四下逃窜。

勒瓦尔举枪扣动板机,枪声打破了整个别墅的沉寂,整个院里的保镖和保安都闻声跑来。

一时间,保镖保安和记者医生们,全都拥挤在小楼里,一个就想向上去,一个就想向下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