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舒服就俩字/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开着车子在城里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了一条河边,这是大青河的一条小支流。

这里风景还算不错,周围双安静,根本没有人来这里。

当然,现在已经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河边有灯,却是那种灯泡暗淡的夜灯,更是增添了不少的夜的神秘感。

孙二静静地看着仍在睡的石岛由香,回想着吻她的一幕。

唉,这个可怜的女人,如果我把你从小林野的手里抢过来,你说那个男人到底是欢喜还是悲伤。

正想着,石岛由香动了,她穿着一双轻薄的黑色丝,线非常薄,一眼就能看透那种,如果不是黑色的,别人肯定以为她没穿袜子。

孙二的手犹豫一会,轻轻地拍到了这双丝上。

好柔!

柔滑似水!

这个女人还真会打扮,再看那件套裙,半丝半纱的料子,轻柔中带有一似冰凉,那是上等的好料,穿在她的身上,自有一翻韵味。

嗯,香!

孙二把眼睛闭上,轻轻地靠近她,然后深深地呼吸一口。

“啊!”

石岛由香终于醒来,当她睁开眼,第一眼便是看到孙二把脸贴到她的脸上。

她吓坏了,以为遇到了坏人。

孙二听到动静,没有睁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睁眼看着她,一脸坏笑:“打劫,没钱就劫色!“

石岛由香看清了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先前扶自己起来,然后神奇地吻了自己,又把自己抱在怀里揉搓的那个男人。

坏男人!

石岛由香心里暗骂着,一股热流却不经意地在心里流过,令她的身体一阵地颤抖。

她莫名了,紧张地盯着孙二,终于问道:”你是谁?”

孙二的手还放在丝上,便轻轻地用指尖划动着,随意道:“你认识的人!”

石岛由香被他挠得痒痒,意识到腿上的情况,立马就脸红了,可是当她想把腿称开,却发现孙二的身子挡着她周围的一切空间,她坐在那里根本不动。

“你,你要干什么,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华夏大佬,你是孙二?”

“不错,咱们遇到过,我想你的记乙力不会这么差嘛!”

“你放开我?”

“你说的容易,可是你要抱着我,然后赖着我不走的!”

天哪!

石岛由香的脑子真的乱了,这什么情况,他怎么说是自己不放他走,还紧紧地抱着他。

她是小女孩时,从来没有被任何男孩那怕是摸过一下手,她嫁给了小林野,也只是在婚礼仪式上,小林野牵着她的手走过礼台。

除此之外,她再没被别人动过一根手指头,就连那个可恨的小林野,这么多年了,那怕是在床上睡得也像头死牛,对她那如花似玉的香肌根本没兴趣。

孙二看到她的表情,故意说话给她听,道:“恐怕你到现在还没被男人处理过吧?”

“处理?什么处……”石岛由香的华夏语可是专业的,她的家族是专门来华夏做生意的,这一点可是与柳妍的家族相似。

所以她自幼的经历多少与柳妍相似,与就不足为怪了。

石岛由香听明白了“处理|”的含义,脸刷地就红通了,可是她非常奇怪,自己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何况自己的身份已经是一个年纪较大的少妇,怎么说也是三十岁的女人了,别的男人看待自己,早就把自己当成残花败柳了。

然而,眼前这个男人,他怎么说自己是……而且还说的那么准……难道他……

石岛由香的脑子更乱了,孙二的手在她的腿上游动着,故意挑逗着她。

令她更加心烦,但是那种感觉又是好舒服,这种感觉就像是喝了毒药,又觉得上瘾。

她的腿开始颤抖,意识也开始模糊,但是她努力地想要让自己清醒,便求饶道:“你,孙大人,孙先生,你……了……我……”

后面,她根本说不下去了,因为一股电流从腿部传导向她的脑神经,刺激得她浑身猛烈地一颤,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歪倒在了孙二的身上。

孙二轻轻地抱着她,看着外面的夜景,道:“你的身体有病,我给你治一治就好了,我可是神医!”

“神医?神医?神……是啦……你是神医……“

石岛由香已经不能自语,伏在怀里喃喃自语,其实她会出现这种状况,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明白,她为何会被孙二收拾得贴贴服服。

但是至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放松,那就是舒适,她在孙二怀里,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和依赖感。

或许上天也不能她答案,但是此刻她的整个人就是这种感觉。

孙二微微一笑:“那你躺好,我现在就给你治!”

当孙二把她的身体放平在车座上,然后把手伸向她的腹部时,她下意识地一下子就折到了孙二的手。

孙二道:“你说到底还是个女孩,一个仪式上没有成熟的女孩,没有得到男人一天的雨露滋润,我给治好了,以后你可以自由地寻找你的幸福,忘记那个男人吧,他一生不可能给你幸福了。”

当孙二如此说她时,她的脸刷地一下就红透了,她恨嫁错了人,进错了门,可是当初,她的父亲为了家族联合,硬是把她送进了小林家的床上。

但,那张床属于她的,却不属于她的身体,她的身体没有一天,在上面承受她的男人的折腾。

孙二索性就把她的手拿开放到她的胸口,然后坐在她身旁,右手抵住她的腹部,然后灵息缓缓的输入到她的体内。

石岛由香感觉一股暖流涌入自己的体内,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她闭上了眼享受着。

这几年,她从来就没有舒服过,整天还要被病魔折磨着,现在她舒服了,竟然舒服的呻吟出声音来。

孙二便诱导她,道:这种声音和叫床一样,就是女人被男人弄舒服的声音。

石岛由香已经舒服得不想说话了,躺在那里任由孙二揉搓着,她感觉身体里先是微热,后是火热,然后有点轻微的胀痛,接着便是一阵接一阵地酥麻传导向她的神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