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猫腻/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孙二把话已经说的够狠,直接将小林光给吓坏了,这时主持人又走过来,宣布第二段招标程序开始。

孙二听了主持人念了一会内容,立马提出疑问:“我们是来投标的,不是来商量结果的,你们主办方代表的是政府和人民,不是某个集团和势力,更不是外国人,我想请你们用正常的措辞发表议论,以免引起国民的共愤!”

主持人刚才按照某些大佬的授意,明显地说了偏向于小林光这边的话语,孙二当然也清楚他是爱了指示,否则他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如何敢说这种话,敢向以孙二为首的华夏正派势力叫板。

现场的评委席上,马上就有两个大佬的脸色不好看了,其中一个便狠狠地瞪了一眼主持人,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主持人吓了一跳,赶紧改了脸色,陪上笑脸,道:“孙总说的是,后面我会注意的!”

孙二指了指评委席,道:“上次第一阶段招标,坐在那里评委,我记得不是你们两位,这一次怎么会临时换人,换人有通知我方吗?”

主持人的脸色一下子慌张起来,结结巴巴地看着孙二不敢知说话,吴庆就坐在孙二旁边,插话道:“没有,我进来时已经抗议了,可是他们根本没有理会我!”

孙二又看了一眼孙宇和梁宏,还有北省省城来的几个已方的大老板,他们都是自己的亲友团。

他们全都摆了摆手,示意主办方根本没有通知自己这方。

孙二怒了,把桌子猛地一拍,站起身来指着主持人的鼻子就骂上了:“狗杂种,你们崇洋媚外就算了,这么正规的程序,你们竟然公开更改而不通知我方,难道你们就不怕我把你们告上法庭?”

“哈哈,孙老板,咱们都是生意人,我说公道话,不是没有通知你们,而是你们根本就不接受这通知,你们的人说不能换人,就算了换了也不会认可!”

孙二顺声望了过去,说话的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额头上有块大黑痣,说话语气很慢,气势凌人,一幅不怒自威的样子。

孙二不认识他,吴庆却道:“此人,正是京城桓家的大管家,世面上的身份,却是京城化工集团的董事长,他叫桓牛!“

“桓牛?嘿嘿……”孙二嘀咕一声,气极反笑起来,直接从座位上走下来到了桓牛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桓牛见孙二一脸不好想与的样子紧张地问。

孙二冷笑一声,道:“你们桓家净出你这种东西,你们那个家主也不是个好人,桓家红到底想要干什么?”

桓牛见孙二问得紧,而且面目阴冷地盯着他直看,看得他脖子后面了阵地发凉。

“哼,我凭什么告诉你,你算老几?”

“我不算老几,可是我算那个可以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你却哭都没地方哭的人!”

“你敢?”桓牛下意识地抱起了双臂,他真怕孙二一不小心就把他打了。

他早听桓家红说过孙二的事情,桓家红返回桓家,立马就召集族人开家法堂,召开全家族会议,商量家族未来的大事。

孙二自然不知道这个,但他看出来了,帮助小林家族争夺工业园区项目,桓家必定在其中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

会不会那个老者,就是桓家的某个长老级的人物,孙二在脑海里回想着直升上逃走的那个老者的长相,眼睛却一直在盯着桓牛发光。

桓牛确实被孙二盯得发毛,紧张地额头上直流汗,他看向旁边的一个老者,那是一个大建工部门退下来的老领导,这一次又被市里请回来帮着处理园区项目的招标事宜。

老者名叫占星辰,出身于寒门,并不是什么大家族世家的人物,但是此人颇有一些本事,知识有渊博,所以官位也升得挺高挺快,退休时已经是正厅级官员。

对于一个寒门士子来说,能依靠自己本身的能耐和知识,一步一步地爬到这个位子,在整个华夏都是极为罕见的。

占星辰见桓牛看他,便笑道:“桓家的事,我可不敢管,你若是觉得孙老板的话说重了,你可以私下里找他谈谈!”

“谈谈?还私下里?你这不是让我去找死?”桓牛丢了一个大白眼给占星辰,心里的气就更大了。

该死的孙二,你给我等着,回去让桓家红收拾你。

他并不知道桓家红早已经领略过孙二的厉害,也已经被孙二收拾过一次,他在心里还打着如意算盘,以为把家主请出来,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得乖乖地低头。

这种小人物,算计厉害,但经常会算计失误,他竟忘了孙二不比桓家红的身份差多少。

孙二见他不敢再看自己,只把头歪向占星辰看,更是阴冷地说:“如果你再敢扰乱招标会,不用出这座大楼,我就会让活不过明天!”

“刚才我说给小林光的话,你可能没听清,我再说一遍,敢胡来我杀光你们每一个人!”

说着又看向占星辰,换了一付模样,笑道:“占先生,你一定要主持公道,我可是听说你的为人耿直正义,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官!”

孙二把这么一顶大帽子给占星辰一下子扣上了,占星辰也不好说什么,他为人耿直诚实,本分正义,但是不代表他缺心眼,相反他依靠自己的能耐上位,他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

他早已经看清了现场的形势,于是连说:“好说,好说,孙先生就放心好了!”

孙二这才拱手回到座位上,占星辰见孙二走了,低声对桓牛说:“我看你就别捣乱了,再说你们桓家和倭国的某些大佬,今天都没到场,你就是逞威风,也是要被打压的!”

桓牛一听确实是这个道理,便道:“那就等最后一阶段竞标时,我们一方的大佬们都到齐了,自然会收拾孙二的。”

占星辰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又提醒道:“你不是评委,虽然坐在这里,只能算是个监督,你不要忘了,省里和市里允许你们一方有两个人坐在这里监督,而孙二那边没有人过来,这已经是违背原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