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情人眼里出西施/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占星辰提醒着桓牛,他还不服气,便道:“老学究,怪不得人们都说你是当代的包青天,可惜你已经不在台上了,也因为这个原因,你才没有继续高升,我家有些长老曾经说了,如果你肯低低头,或许早就是省部级大员了!”

占星辰无所谓地笑笑,道:“人生在世,何必去争那一斤八两的,走到那里算那里,如果真要争,我何必依靠你们,我自有办法上去!”

桓牛不知道他是吹牛屁还是说破大天,但是也无力反驳,因为这个占星辰确实有两把刷子。

孙二走回去后,主持人这才继续主持会议,接下来让双方把招标书公读一遍,以便让评委按照双方竞标的内容进行评比。

这个过程过后,后面便没什么实质性内容了,大家都坐在那里等待评委组宣布最终的结果。

当结果出来时,所有人都感觉到意外,因为双方又一次打平了,也就是说竞标到现在,双方谁也没有占得上风。

孙二不由地看了一眼,两级市里派下来主持大局的几个主管经济和工业的领导,他们端坐在那里,根本不去看任何人和事物,有的甚至是闭目养神起来,仿佛这是在渡假。

孙二不由地火起和纳闷,他猜不透这些老东西的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

结果宣布,就等于这第二阶段的招标工作结束了,就等三天后,最后一个阶段的招标工作展开,到时候,必须要分出个胜负,否则标的流失,招标工作就要提交到更高一层的部门去主持。

这是小林光一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因为北省省级部门,现在已经被叶老和林君书的人控制起来,再加上李副省长的势力,龙丛虎想出妖蛾子也难。

龙丛虎帮不上忙,京城的势力渗不透进来,桓家就会干着急,那么小林光只能依靠倭鬼自己的力量,或者借助西方的力量,向孙二展开新一轮的挑战。

孙二非常清楚这个结果,只要结果出来,不是判定他孙二失败,项目不是被小林光拿去,那就代表了孙二已经取胜了。

平局就是胜利,孙二既然清楚这一点,所以也就非常放心地把最后一阶段的竞标工作,完全交付于集团的中层管理者去实行。

走出招标工作的那座大楼,孙二远远地就看到小林光的目光里全是血丝,他看来被孙二气得已经不行了,掐着腰磨着牙,仿佛一口想要吃掉孙二一样。

就在他的身后不远处,一个清丽的女子正踩着五分高跟,丰润有型的大腿上是一层极满的白丝,在傍晚的余辉下,闪闪发亮,更显出她妖娆的身姿和曼妙的下身。

她就是石岛由香,正在送走一批客人,然后返回来跟小林光一起去招待其他请去吃饭的客人。

小林光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便知道是自己的嫂子过来了,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头一皱,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坏意。

石岛由香并没有看到孙二,她一门心思想要过来找小林光,跟他商量一下后继的环节,那里需要注意什么,可是当她走到小林光近处时,小林光仿佛没有看到她,来了一个急转身,身子就把石岛由香压在了身下,然后假装没有站稳,一下子就抱住了她。

啊!

石岛由香一个没留意,就被小林光差点压倒在地上,她想要挣扎着站稳身子,上面却被小林光压得死死的。

孙二看出小林光是故意的了,他已经喜欢上了石岛由香,决定要把她从倭鬼手里抢过来,便不能任由小林光欺负她,虽然他知道小林光是故意而为。

他不动声色悄悄地已经飘到了他们二人身旁,小林光那里知道他的速度如此奇快,满脸仍是一幅得意的坏笑,然后趁机想抹一把油水,那双咸猪爪就伸向了石岛由香的怀里。

啪!嘭!噗!

听听三种不同的声音过后,小林光已经四爪朝天,哼都没有哼一声,直接就躺在地上晕死过去了。

孙二大自在地踢了他一脚,然后透视过后,发现他是真晕了,这才一把将丢了魂似的石岛由香搂在怀里。

她想挣扎,可是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刚才还在小林光的怀里,她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小林家族的家暴史比较有名,据说这个小林光对待女人的手段很多也很残忍。

如果这是在倭国国内,或者小林光怎么着也不敢动这个大嫂一根手指头,但是这是在华夏,小林光身边的人全是他的心腹,石岛由香并没有一个知心的人跟随。

再说了,小林光有十足的理由抹她的油,因为他是无意的,他是没有站稳,只是想让她扶一把。

石岛由香有苦说不出,恰巧在这时,曾经带给她温暖的男人又出现了,而且直接将那个猥琐的男人击晕在地,又一次救了她。

伏在孙二的怀里,感受着他那雄厚的雄性荷尔蒙,还有那淡淡的汗香。

咦!汗能是香的吗?

奇怪了,在特定的环境和心情下,在生理功能受到极限挑战下,比如石岛由香已经完全失去了自物意识,现在只能乖得像只小猫一样,被孙二抱在怀里,她就完全被他的魅力所征服,他身上的每一样东西,即使是缺点和丑陋,在她的眼里也是美丽的。

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孙二抚摸着她的香背,看到周围的人还不少,也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闲言碎语,便带着她飞向了高空,落定在一座大楼的顶部。

落下后,他再忍受不了,因为她胸前的那一团太过于庞大,挤压的时间一长,他的男人本性尽显淋漓。

“呜!”落地后,石岛由香刚感觉一轻,便被一张火热的大唇侵占了。

她来不及反应,在一片空白的窒息的状态下,便麻木地接受了孙二,然后跟着他的索求回应着……

过了好久好久,傍晚的晚霞已经散去,夏天的潮湿涌上来,二人已经浑身香汗(汗是臭的好吧),可是谁也没有在意,就在各自湿漉漉的皮肤上揉搓着,只剩下最后一层窗户纸等待着被戮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