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两个醉汉/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想幽默一把,温碧霞却表示听不懂。

无奈,孙二只好苦笑一声:“那算了,菜上来了,咱们还是先品尝一下吧!”

孙二不想再跟继续讨论了,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和粥了。

温碧霞这才放开孙二的手,然后拿起筷子轻轻地夹起了一口菜品尝起来。

孙二感觉她的手离开了,手上的感觉还停留在她那双玉手的湿润柔没上。

“看来,她的表面虽是这样,其实她的内心还是原来的她,她只是在这一世,好像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封闭了本心!”

孙二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力量,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恢复本心,所以只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一直等待着,她能恢复本来的面目的那一天。

温碧霞已经开吃了,而且是越吃越猛,一眨眼的功夫,好几个盘子已经见底。

要知道,孙二的经营非常良心,菜量都是非常大,按照平均食量,他总是再让手下人多放一些,以便于真正的做到让惠于民。

他不差那个钱,他想来钱太容易了,他虽然惊讶于温碧霞出手就是数千万上亿的,可是更知道自己想来钱,什么千万上亿的,那就是动动手指就能换回来的。

别的不说,如果那个古老世家,当世的达官贵人,还是那些爆发户,那一个得了什么疑难杂症即将远离人世了,他只要给他们治好了,就是跟他们要座金山银山,估计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孙二看着温碧霞吃,心里也在捉摸事,温碧霞却停了下来,拍拍厚实的小肚腩,心满意足道:“太特么好吃了,我整天吃那些什么山珍海味的,早就吃腻歪了,正想换着口味吃,却没想到你这里的东西这么好吃!”

孙二赶紧收回心思,盯着她问:“你觉得还行?”

“当然行了,太行了,这特么……嘿嘿,我文明用语,爽的不行!”

孙二也是一阵尬笑,道:“嘿嘿,是啊,哈,好吃你就多吃点!“

其实,他说这话,内心里就在窃笑,心道:“吃成个小胖猪,那我在床上就可以……啊哈哈……“

现实世界中的他,对于那个真实的温碧霞就迷恋到家了,还是在他幼小的时候,他就偷偷地从邻居家的电视里看过她演的电视剧。

呦呦,那个小身段,丰满而均称,那双迷人xing感的大很腿,高耸的大山,柔顺丝滑的笔直秀发,而有那风骚的样子,令孙二至今念念不忘。

想到动情处,孙二终于忍耐不住,伸手就抚着她的长发,轻柔地抚摸起来。

温碧霞吃着吃着,惊呆了,她感受到一张大手,正在自己的头上移动,然后她的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包括她的父亲,从小都没有动过她的头,尤其是那一头傲人的秀发,是那么的笔直,黑亮和柔顺。

她差点把一口肉直接吞下去,只好伸长了舌头,把肉吐出到眼前的盘子里。

“该死,这个混蛋家伙在干咳?”

“真大胆,不都告诉他我是温家二千金了,他竟然还敢对我动手动脚,我要,我要杀……”

正当温碧霞发着狠,想要如何如何孙二时,从楼上歪歪斜斜下来两个醉汉,看样子已经醉得不行了,嘴里却在念叨着:“真特么好吃,我要带我的小相好的再来,我要把她吃得胖胖的,那个啥的时候可带劲了……啊……噗……“

这个醉汉一口气没喘好,酒劲上涌,直接就站在大堂里吐了起来。

孙二看后一皱眉头,立马让人去收拾一下,温碧霞的心思立马转变了,也顾不上寻孙二麻烦,回头盯着两个醉汉看了一眼,本来也在作呕的喉咙,差点也是一个翻涌,把刚才吃的好东西全部倒出来。

她捂着小嘴,被那熏天的酒气顶的鼻子发酸,不由地恼怒起来,骂道:“两个脏猪,扰了老娘的雅兴,真晦气!“

另外一个醉汉看样子还有些清醒,本来自己这方是不对,如果别人说一下,自己道个歉就算完了。

可是不,这个人既听清了温碧霞骂人的话,那股酒意上头,却让他冲坏了神经,借着酒劲就扑到了温碧霞的面前。

他完全就是大脑不受自己支配了,现在他做什么,估计第二天早晨起来,他能记着的不多。

温碧霞本来大小姐脾气耍惯了,那见着这个,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抱着双臂就向后退。

“不要过来啊!我会报警的,我有人,我手下有好多打手,他们也会打死你的!”

那个醉汉根本不理会她,上前一扑就扯到了她的裙带,她穿的裙子上面的零碎的布条太多,就被醉汉扯到其中一条,然后醉汉的身子没站稳,拉着她就向后倒去。

温碧霞被他向前一带,隔着椅子就被拉飞起来,双腿眼看着就要撞上椅子。

孙二那里能见死不救,就是让她受一点也不行,身子根本没动,抬手就是一股灵息,那条面条就断了,然后温碧霞的身子就在空中失去了拉力,重重地向下摔下来。

孙二把那股灵息一转,然后双掌平平地朝上,轻轻地将她接了下来,然后直接抱在怀里。

他根本没动,就是坐在椅子上,所以二人就成了半抱琵琶半遮面的姿势。

孙二一手搂着她的腰,以防她落到地上,另一手捞起她的大腿放到自己的双腿上,那一摸的瞬间,他的心完全融化了,他恨不得立即把自己的女人摆到床上……

那个醉汉可就惨了,在惯性的作用下,自己又掌控不了动作,直接就被摔到楼梯的台阶之上,然后连续几个翻滚落到了刚才已经爬在地上的醉汉身上。

“啊!噗!”先前爬在地上的醉汉那承受住这个,直接又是一口气狂吐起来。

可是身上的同伴早就晕死过去,已经失去了意识。

先前那醉汉吐到不能吐为止,身子一软也醉死过去。

温碧霞此时却已经神魂颠倒了,她伏在孙二的怀里,柔软的身子仿佛是一团棉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