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我就是神医/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望着张晓风去的身影,回想起自己年少时,无依无靠,还不是那么吃尽了苦头过来了,最后竟得一个大机缘,然后成为人上人,而且还恢复了两大元神。

想着想着,他的目光迷蒙了……

张晓风走后,孙二便开始加紧时间炼制丹药,也加快了自己修练的速度。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孙二的小日子还是过得波澜不惊,不过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过去,孙二凭感觉就知道,不平静的日子马上就会到来。

这不,一大早,有件小事情先是找上门来,令他开始不得不放下手上的灵药和种子,马不停蹄地跑到了一家医院。

事情的起因,皆是因为建筑饭店的工地上出了伤员。

话说工地上有个小工名叫陆不可,他是个老手,干活一直不错,在小工里面,这个工资拿得也是最高。

就在昨天下午,他与工地上的一个包工头,因为待遇问题起了争执,双方便扭打起来。

他们可是在高达二十多层的大楼上作业,两个人就站在那高楼之上,你一拳,我一拳,各不相让。

打了一会,陆不可骂道:“你他妈的狗二黑,你不仁义,老子给你这么卖命地干,还带着弟兄们,没有我,他们早就不接你的活了,你却给我来阴的,我草你玛……”

他说着话飞出一脚,直踢这个狗二黑的裤裆,狗二黑急道:“不可兄弟,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也不容易啊!你就原谅一次兄弟我吧?”

“原谅你妈个逼,这都第几次了?”

陆不可见没踢着,伸手就去抄一根铁棍,狗二黑急眼了,就上主体框架上跑。

你说在那么高的楼上,他能跑快了吗?没有,他刚跑两步,就被陆不可追上了。

“我是真没钱,哪有钱发给你们,上次的工程验收不达标,咱们的工程被克扣了一半的工钱,说是如果质量再不过硬,那一半就永远不给我们了,为这事,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你们还敢跟我提工钱的事?”

狗二黑边跑边嘟嘟着,可是陆不可不听,抬手就是一棍敲了上去。

狗二黑本是理亏,被陆不可说的脸红,二人又是老乡,他就不敢跟陆不可闹腾,可是他听到耳后生风,知道如果被他真的敲硬实了,这一记铁棍可不是好玩的。

如果是在平地上,他就溜烟跑掉了,可是在这高楼上,他跳也跳不过那道窄小的通道,跑也没地方跑,等他跑到前面的楼梯口,陆不可肯定会追上他的。

情急之中,狗二黑瞬间便回过头来,嘴里喊道:“好好好,陆大可,你可是你自己找的,本来我想着咱们是老乡,我不愿意这么对你,可是你太特么欺人太甚了,如果你想死,老子就成全你,反正你掉下去也没人知道是我害的,这里只有咱们两个。”

陆不可那里会想到狗二黑真想害他,只以为他就是在说大话,他这一记铁棍也没真想着朝他实处去敲打,他也是顾虑着二人的老乡关系。

可是谁料到,就在他的铁棍刚收回来时,狗二黑伸手一拉,一下子便拉着他的铁棍,然后向他那边一拉,陆不可一个不防,身子没站稳,这人就掉下去了。

话说,这事说来真是巧到家了。

陆不可掉下去,狗二黑却傻眼了,他吓得像木鸡一样呆在那里,其实他的心也不狗狠,刚才也是无意的,他那番话还真是说着吓唬陆不可的。

然而,陆不可掉下去,由于下方有保护架,还有护网,当然还有一些木头踏板,那是供工人走动用的,陆不可就掉到了第十五层的木板上。

嘭!

他重重地摔在木板上,也把木板砸断了,他的人又开始向下掉。

唉,下面有一块大的保护网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其中一边正好拉在第十二层的木板上,陆不可又落到了保护网上。

这下可好了,狗二黑回过神来,紧张地看向下方,发现陆不可被保护网拉住,他高兴坏了,赶紧打手机找人去救他。

结果,他打完电话,其他人还没赶到,狗二黑却是先一步到了现场。

他到了陆不可坠落的地方,看了一眼,发现那道网也不结实了,如果再等下去,陆不可极有可能就会再向下掉。

他急眼了,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八了,撸起袖子来就想去拉陆不可,结果没够着,扭头看了一眼,旁边放着一根长的铁棍,他伸手就抄过来,拿铁棍绑在保护网的一段,然后奋力地向这边拉。

这时,他也没看看旁边的情况,就听“嗞拉“一声,他的手猛烈地一抖,接着他的胳膊不能动弹了,人也像雕塑一样呆在那里,鼻子里都冒烟了。

再看保护网里被火花一烧顺着就燃烧起来,这下可好了,保护网与原来的大网连接处烧断了,陆不可再次向下方坠落下去。

狗二黑也顾不得他了,他被电的不行了,浑身正在抖擞着,原来他触碰到了旁边一个接电线的接头,那个接头没有用隔离胶带密封,就那么露在外面。

万幸的是,他没有被电死,因为他出手的速度极快,所以只是与那个接头摩擦了一下,所以铁棍没有被电流吸引过去,否则他就不是只被电一下这么简单了。

“啊!”

“嗞拉……咔……”

工地上的电全停了……

就在这时,狗二黑被烧糊的脸上,睁开了那双小眼睛再次向上方看去,却发现陆不可坠落在第七层的一道电线上,那道电线正是被狗二黑触电挣脱时,从楼上挣下来的一段。

陆不可全身过电之后,瞬间抽动起来,还有他的头发也开始变的焦糊,头顶上冒出了白烟。

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陆不可几乎就没有生的希望了,他就被赶过来的工人们抬到外面,然后120就拉着他到了医院。

孙二听完梁茹把这个事情的整个过程讲给他听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盯着病床上的陆不可,却对梁茹说:“你是不是尽快糊涂了,我就是神医,咱们自己家有个病号,你还用抬到医院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