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陆不可死了/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取笑梁茹,说他就是神医,你还用把人送医院来。

梁茹却笑道:“嘿,嘿,我知道呀,可是他们老板说一定要送医院,因为这个陆不可入了保险,可以得到一大笔补偿,否则他这个老板可要自己讨好多的腰包。”

“你?什么理论和逻辑?交给我,他就一分钱都不用花了,还要我费这么大劲跑医院来?”

梁茹一抽鼻子,假装受了委曲,道:“这事也不该我的错,人家老板说了算,再说了他全身断成渣了,你到了医院给他治,他还可以在这里修养!”

孙二听后觉得也有一定的道理,便笑了,擦了一下她的鼻子,坏笑道:“多大了,还哭鼻子?”

“谁哭来,我就是被小虫子眯了眼,这眼睛难受的很!”

“哦!原来这样,那我给你吹吹!”

孙二说着就去拔她的眼皮,旁边却走过来两个小护士,正捧着吊瓶过来换药。

其中一个小护士,像看到了外星人一样,盯着孙二就大呼小叫起来,把个孙二如此雄伟的人物都吓了一跳,一脚跳起来,那手也就忘了,一下子把梁茹的眼皮揪痛了。

“哎哟!”孙二又去看梁茹,把个梁茹痛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孙二便伸手在他的额头上抚了一下,一股暖暖地灵息流入他的眼睛里,梁茹顿时就觉得没一了,而且特别舒服。

她便娇叫起来:“爷,再给奴家揉一揉嘛!”

那个大呼小叫的护士一听这酸麻的话,两条腿都站立不稳了,一脸花痴的样子,捂着小嘴,惊道:“灵雨,你快看,好帅哦,他,他竟然给那个女人……啊!我的苍天哪!我这小心脏受不了……”

灵雨正拿着吊瓶挂到架子上,这药还没换,听了她的大呼小叫,连忙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她的手忘记了,一下子把药插进了陆不可的嘴里。

“呜!”

陆不可像起尸了一样,从病床上就坐了起来。

不,还真是起尸了,他坐起来没一秒,便直挺挺地躺下去了。

灵雨被这个动作吓死了,一下子就瘫在病床上,刚反应过来就想向外跑。

那个大呼小叫的护士也被吓傻了,两条腿本来就在那里抖个不停,现在更是跑不动了,身子一软直接倒在孙二的后背上。

孙二手急眼快,一转身就捞起了她,然后抱在怀里。

小花痴没有晕过去,她就是两腿无力,一来是因为看到了大帅锅,她就不能自控,典型的“花痴狂”。二来,刚才那一吓,她已经尿了。

“好嘛!这下子再让你叫!”孙二抱着她,当然能感受到她的下方流出来的污水。

打眼一看,孙二觉得花痴小护士根本没什么问题,她只是兴奋与惊吓同时并在过度,现在正处于意识混乱期。

于是,他便把她拦腰抱起,然后放到了旁边的一张床上。

放好小护士,孙二回身来看陆不可。

“完了,完了,这下可死绝了!”

孙二看时,小护士插的那个针头已经把陆不要的舌头扎烂了,鲜血渗了出来,另外有些药水已经顺着喉咙流进了他的食道里。

那可是高级药,是专门用来速救的,像陆不可这种病危的重病号才能用的,这些药的负作用太大,通过吊瓶输入,或许受到的伤害要轻许多,可是直接喝到了肚子里,本来他的食道和肠胃没问题,现在也变得问题严重了。

当然,什么问题也比不过他已经死了。

“死了?”就当一个医生在灵雨的陪同下心急火急地跑过来,却听孙二在那里念叨陆不可死了,这个医生当场就怒了。

“滚出去,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随便进重病号的房间的,这件事要彻查,哼,小子如果是你害了病人,医院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医生当然不希望病人死在自己的手里,否则他真怕有死者家属过来“医闹”。

孙二微微一笑,不屑地说道:“你怎么确定他是死了?”

医生白了他一眼,哼道:“不是你说的吗?”

说完,医生又后悔了,他才是医生,才是给病人下死亡通知书的人,眼前这个小子凭什么说他死了,转眼一想,医生又放松下来,刚才那只是一场虚惊。

“就凭你,别说你不是医生,就是医生,你的水平估计也不看出什么来,闪开让我来的看看!”

孙二冷冷地一笑便闪在一边,还真让这个医生去看,结果医生看了一会,又摸了摸陆不可的胸脯和脉搏,直接吓得脸色苍白。

这一次,他可是亲自上阵检查了陆不可,发现他确实是死的不能再死了,那个心脏一点没了跳动,那个身体已经开始冰凉。

不过,他站在那里麻木,脑子还没完全吓坏,一想这事也不对,这刚刚死的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冰凉,这里面肯定透着蹊跷,又一转眼把目光投向了孙二,这坏心计就上来了。

哼哼,可以把责任全推到他的身上,说不定我还能立功,抓到杀人凶手。

哈哈,那样我不就出名了,而且以后或许还会得到升职的机会。

医生在那里意瘾着,脑子里一片歪歪,孙二却是冷笑道:“你别想了,他死不了,你也不可能栽赃我!”

“你,你说什么,什么栽赃,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再说了,我那有那么恶心,我是一个有良心的医生!”

“良心,我看你的良心让狗吃了,闪开,我来给他看一下!”

孙二刚想上去,却一想,又说道:“你要不要做个记录,或者再用仪器检查一下,看看他到底死了没有?然后多叫几个同事过来凭证,咱们不能空口无凭!”

“什么意思,你?”

医生的脸变得像茄子,那是紫里透红,看着孙二一个劲地发愣。

孙二道:“你叫不叫,否则我看过之后,出了问题可不全是我的事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医生紧张起来。

“你是猪吗?我让你叫人来,你先你看得结果让人凭证,然后我再给病人看,也得出一个结果,咱们可以划清界限,分清责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