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众人皆惊/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台不完全复活,陆不可就不能复活,因为人的生命首先依靠的就是灵魂存活,如果一个人死了,这灵魂便离开了人体,就像前面说的,这人就变成了一具死尸。

这里就要说,这个起死回生术,就是趁着死者刚死,然后其他邪魔怪道,什么幽啦,精啦,妖啦,魔的,他们的灵魂进入尸体,然后占据到这具尸体,尸体便会成为一具幽灵。

这也是为什么人,现实中,普通人死后,大多在三天之内便要下葬,如果放置时间一长,以免发生尸变,这个尸变其实就是怕被其他邪物的灵魂侵占了尸体。

有的时候,还有其他特殊情况出现,尸体没有生成幽灵,却因为尸体本身的宿主,生前在体内积蓄了过多的邪气,这种邪气不属于任何类型的灵魂,但是也拥有了一定的智慧,长期可以主导此人的一些日常活动,只是有些人不明所以,只是以为自己生了病,却不知这是邪气使然。

这种情况下发生的尸变,便是世人皆知的“僵尸”,形成僵尸的邪气,由于长期与宿主并存,也拥有宿主生前的大多记忆和生活习惯,生成僵尸后,便会按照宿主生前的一些意愿去行动。

大多的僵尸,由于没有善心,他的行为多是会对人类产生危害。

孙二见到红光出现,并没有出现黑雾和其他颜色的光,气和雾,内心便已有数,这说明陆不可即使放置时间再久,他也不会发生尸变。

“真是个大善人!”孙二观察久了,也从他的灵台之中留下的痕迹上判断出,陆不可可是九世修为的大善人,他的体内并无一点邪气。

“如此甚好,救活他,我也可以将三界使者的元神彻底恢复!”

孙二欣喜若狂,却不动声色,从怀里摸出那个盛有玉泉水的小瓶,极其珍惜地滴了三点于陆不可的灵台之内。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那就太震人心魄了。

围观的众人本来都惊得已经瞠目结舌,现在更是惊讶地连呼吸都屏住了,那些眼睛根本眨都不会眨了。

“苍天啊!他给他做了什么……”

“哇塞……太神奇了,你们快看,他的眉头开始动了,唉,动了,真动了……”

“我的个娘唉,我怕是见了鬼了吧……”

过了好久,人们才发出一声声惊叹,他们的内心受了巨大的震撼,本来他们都不愿意相信,也如那个打赌的医生一样,不相信孙二会将陆不可救活,他们之所以愿意当个见证人,其实就是来看孙二的笑话的。

“哼哼,一旦孙二救不活陆不可,那么明天一早,头条新闻上,必定会报道出来,说什么冒牌医生说大话,欺骗医院的医生,说是能将死人救活,然后……等等,反正什么话恶毒,便会有人将其公之于众,这件事也会瞬间传于市井,从此孙二即使是通天的大人物也会威风扫地,何况他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自小子!”

众人就是这个心理,但是当他们现在看到陆不可身上的反应,他们的心全部被击得粉碎,因为他们都是医务工作者,对于病人身上的反应可谓是相当熟悉。

这个医院的医生的医术和素质,在全国来说,那还是比较高的,所以他们的判断也就有些把握。

孙二微笑不语,心说:“哼哼,我就等着你们邪恶丑陋的嘴脸尽显,等陆不可复活之时,你们特么地给我跪了,我也不会看你们一眼……”

就在这时,红光完全消失,玉泉水已经完全与火焰融合,然后陆不可的灵台彻底修复了。

呼……

无数的后天之气,从陆不可的印堂之处涌进了灵台之内。

陆不可猛烈地干咳一声,然后一张嘴,从嘴里吐出一片片血水和污秽之物。

众人大惊……

此时,病房的门推开。

院长从外面进来,他刚出差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便听了其他医生说了此事,他是一院之主,肯定不能放纵手下做这种过分的事。

他考虑的都是大面的事,他在想即使孙二输了,让一个不是医生的人在医院里为一个死者救治,孙二即使救不活,这事传到世面上那也是好说不好听。

何况,如果孙二真有本事,他真的把死者救活了,那他们医院的脸面何在。

“我在那里?”

就在院长推门而进时,陆不可缓慢地睁开了眼睛看了四周,当他看到床前站立那么多的医生,他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神思,麻木地看着这些人,下意识地问了这么一句。

这一句,把当场的人彻底震惊了,也是惊呆了,更把刚进来的院长吓得差点瘫倒在地。

院长的脸色铁青,盯着病床上的陆不可看了一眼,又迅速地看向孙二。

这一看,更是把他吓坏了,因为他认识孙二。

孙二上次请客宴请当地名流,院长也是被请之人,孙二还与他在酒席上交流了几句,这个院长听说过孙二的医术和名声,又知道他是仙客来的老板,所以再也承受不住直接倒在一个男医生的怀里。

男医生惊吓之余,也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便把他推倒在另一张病床上。

院长好不容易冷静下来,额头上全是冷汗,紧张地说道:“孙老板,孙神医,原来是你?”

众人皆惊!

这什么情况?

老板?神医?

在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们,那颗颗已经承受不起惊吓的小心脏,此刻都碎了一地,他们已经被孙二的医术和院长的话整懵逼了。

还是那个小护士,她迷瞪着丹凤眼盯着孙二看了好久,这才长出一口气,叹道:“真帅!”

孙二白了她一眼,笑道:“你都好,不要躺在病床上了,快点起来,给病人去敖点汤药喝!”

花痴小护士果然变得精神抖擞,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吓得动弹不得,从病床上一翻身就下来了,然后接过孙二摸出的一份七彩木耳汤屁颠屁颠地就跑了。

可是刚跑出前病房,她才想起手里拿的汤药是中药是需要煎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