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给母亲治病才捉他/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乌里是走在李一为的侧后方的,他是防着李一为走在他身后的,可是他还是失算了,他刚才搜了李一为的全身,竟然没有搜索出来这把极小的qiang。

这种袖珍式的qiang,应该是现实世界里那些特工们才用的武器,据说还是自动消音的,子,弹击发的动静相当小,暗杀一个人根本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麻乌里的额头一冷,但是还是相当冷静,他终归是从血里死人堆里趴出来的人,面对这个急剧变化并没有昏了头脑。

“把qiang放下,我并没有想杀你,只是想跟你做一笔交易,你手下有人有枪,我杀了你我也会自损八百,我可不敢这赔本的买卖。”

李一为想想也是这个理,便问:“那你将我带到你的军营里干嘛?”

“进去谈!”麻乌里说着让其他士兵将武器转移开了不再指着李一为,那个意思我够真诚吧?这下你可是放心了吧?

李一为转头看了看,道:“你别耍心机,我的手下都是能征善战之辈,我死了他们没钱拿,会把这笔账算到你头上的。”

“好说,我当然不希望你死!”

二人说着话,已经进了军营大门,当麻乌里走到一座简陋的房屋面前,却不再向前走,而推开门就进去了。

再向走,有一座豪华的别墅,孙二便感觉纳闷了。

这时,却听到在简陋小屋里二人的对话。

“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你不是有豪华的别墅吗?”

“那不是我的,是我抢来的地盘,而且我不放心里的环境,这么重要的事,我们还是保险起见就在这里谈吧!”

“为什么?”

“哦……因为韩潮,我怀疑他在我这里安插了眼线,还有一些极其隐蔽的临近设备,我用特殊仪器测试了多次都没有发现这些设备,但是我的情报总会不翼而飞。”

“那好吧,我对韩潮这个人也是了解一些,他还真有可能那么干,那我们就在这里谈吧,说说看,你要跟我做什么交易?”

“听说你身上有一些可以治病的石头,我想要一些。”

“治病的石头?哈哈,麻乌里,我也是在缅甸行走多年的商人,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石头,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看李一为的样子,显然他是有了,便是他失口否认自己绝对没有,这里面就有猫腻了。

麻乌里也是老奸巨滑,把身子靠近李一为,道:“我也打听过你的情况了,你被华夏上层追杀,你是在华夏待不住了,这次才跑到缅甸避难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

“哈哈,否则我会有那么大的把握找你,以你的实力,我以前根本不敢动你啊!”

“哼,知道就好,可是石头没有。”

“没有?那我就怕得罪你了,因为那些石头对我很有用途,我的母亲急需那些石头,我从小吃够了苦,要不是母亲,我自幼就死了,而母亲为了我却双目失明,两条腿断了,身上落下好多毛病,最近几年她渐渐不行了没几天活头了,我想给她治病。”

“麻乌里,咱们其实也算是认识,之前只是不熟,现在我以朋友的身份告诉你,你特么给老母亲治病,你去找医生啊,别耽误了时间,你再想救她就来不及了。”

“医生?哈哈,医生都是些狗屁,他们要是能治好,我还用这么费力地找石头?”

孙二听后就怒了,转眼一想也是,麻乌里骂的都是世上的庸医和那些良心尽失的医生,这跟自己没有瓜葛,再说他不是还没找自己医治,如果找到自己的头上,他再是一个无恶不作之辈,可是听他说她母亲的事,他母亲肯定是一位善良的老人。

孙二作为一个医者,必定也会出面给老人治病。

麻乌里又说话了,道:“李一为,我也是敬你是一条汉子,以前没打过交道,如果这一次你帮了我,我把这头一把交椅让给你,从此这个山头,你来当老大!”

李一为有些心动,但却仍是不松口,他不知道麻乌里到底是不是主瓣真心话,因为这些军阀的话**不能听。

“你让我见见你的老母亲,我再考虑你的话,但是我先表明我身上没有石头,我只是知道石头在那里?”

“好,我带你走!”

麻乌里一听李一为的话有戏,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情,立马要带李一为去见他母亲。

孙二一看他们要走,刚才他已经搜查了李一为身上和全部的行李,包裹那些雇佣兵身上,没有找到一块石头,看来李一为所说不假,他确实没有将石头带在身上。

孙二为了见到这种石头,便想跟踪他们,可是一想自己带着王艳华母女,他但觉得极不方便,于是道:“我有点事去办,就先行离开了,咱们后会有期。”

孙二说着要走,王艳华不干了,伸手去拉他,没想到王雨荫比她还快,已经挡在孙二面前,一下子就扑到他怀里,直接将王艳华无视了。

王艳华的脑袋很痛哦,伸手拍了两下,转过身去不看他们,孙二挣开王雨荫的手,道“我有急事,再不走主晚了,如果咱们缘份未了,说不定很快就会见面了。”

王雨荫还是不舍得,趁着孙二不注意就在他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划重点,咬字很深奥。)

孙二苦笑一声,看了看王艳华,道:“这样吧,你不是有我的手机号吗?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呼我!”

王艳华有些激动,但又不愿意转过身来,她在努力地保持着镇静,因为她那不争气的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她的香肩微动着,孙二却是看得相当清楚,便不再说话,只是冲王雨荫摆摆手,人便消失在这座小镇。

他想要追一个人,即使他在一万八千里地之外,只要他确切的知道方位,那只是一个呼吸的空当。

看着孙二消失的影子,王雨荫也是失落,她的芳心很凉,后悔自己没有说要跟着孙二流浪天涯,即使跟他一起吃苦也是心甘情愿。

但情郎已去,她的人没跟,那颗芳心却跟着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