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带这对母女走/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二看到麻乌里到家了也就不着急了,已经找到了麻乌里的家,知道他的老母亲在什么地方,他什么时候再去找她都可以。

至于麻乌里和李一为,后边肯定还是要返回军营的,孙二觉得也就不急于去追他们了。

他转过身来看到女孩费尽了力气也没有抱起她的妈妈,他便伸手将村妇拉了起来,然后放到女孩的身上让她扶着,可是村妇却是醒了。

村妇醒后,好像根本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她第一眼就是看到一个光身的男人在自己的身边,她吓得一脚便是重得地踢到那个士兵的隐秘地带上。

这还不解气,她看了看女儿,问道:“妈妈不记得什么了,刚才是不是他欺负妈妈了?”

女孩当然没看到现场的情形,但她听到了孙二的话,孙二说是这个光身的男人正在欺负妈妈,然后孙二就救了她。

女孩把这个情况跟村妇说了,村妇这才注意到孙二的存在,她感激地看了一眼孙二,道:“谢谢这位小兄弟了,我一个寡妇,自从生了这娃后,便没有了男人,我带她生活在这里已经十四五年了,我是一个越国女人,我是被当地的人贩子卖过来的。”

孙二就在想,这特么什么情景,她好像不记得我了,该不会刚才吓傻了,把先前自己与她发生的那一段给掐了,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失忆。

村妇看他在发愣,扯了他的衣服一下,说:“你是我的恩人,要不然我这身子就让他给祸害了!”

孙二一下就清醒了,听了这话也是苦笑,心说她原来受了十四五年的寡,也没有出去偷一个男人,这个定力也真够可以的,他立马便想到古代华夏的“三从四德”。

对于这样一个守身如玉的女人,孙二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对方这种精神是非常可贵的,但又不是舍得提倡的,她不应该为自己的人生买单,她已经够苦了。

他与女孩一起扶着村妇回了家,孙二看着她的家那真叫“穷图四壁”那是要什么没什么。

他的同情心立马就上来了,从怀里摸出一张支票,看了看数字,数字太大,估计给她也不能要,又摸了摸好歹找出来几百块钱,他便一把全放到了村妇的手上。

他给的当然是当地通用的货币,虽然华夏币在当地也可以用,但是总不是最流通的。

又看了还有一些华夏币,他也都给了她。

村妇却不要想要推回给孙二,身子却没站稳,从女孩身上侧倒过来,一下子就扶在孙二的肩膀上。

还好,差一寸,孙二默数着,村妇那要命的大凶器就倾压上来。

可是,她还在倒,直到直接压到了孙二的身上才算数,孙二彻底懵逼了,苦笑一声心说这也行。

村妇却没有害羞,她反而觉得趴在孙二的身上非常舒服,双手还去搂抱孙二,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镜头,就是孙二骑在她身上的样子。

要是让孙二知道这个,估计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用力地想要扶起她来,她的女儿也过来扶,还感谢道:“大叔,真的谢谢你,我们会一辈子记得你的恩德的。”

“大叔?我有那么老吗?嘿嘿!”

孙二露出一口洁白无垠的大牙,做了一个古怪的表情,那个意思是你看我多年轻。

女孩害羞了,低下头去,念道:“那我叫你什么?”

孙二一想你总不能叫爸爸和老公吧,那你就叫大哥吧。

“大,大,大哥!”女孩有些口吃了。

“得,又赚一个妹子,还是跟王雨荫一样青春靓丽的小妹子,不过一个是中二,这一个却是一个呆瓜。

“村妇趴在孙二身上感受了好一会,这颗心才平静下来,她轻轻地从孙二身上站直了腰,用一颗柔情似水的眼睛看着孙二,柔声道:“恩人,我们记得你的好,可是这些钱也不够我们用多久的,我看你是一个有钱的好人,我也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不如这样吧,你把她带走,让她给你做一个小妾!”

“什么?”孙二真的醉了,这世上还有这种事,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反正他无法接受。

对于没有感情的女人,孙二向来是不接受的,可是最近接连遇到了两个,如果确切的说,应该是四个,还有两个老的,好像更比年轻的两个像老虎,看那眼神能把孙二吃掉了。

妈妈呀!

孙二觉得自己欲哭无泪啊!

村妇接下来,那是一阵的唐僧语啊,直接把孙二说得晕天晕地的,都不知道她的什么,最后总结了一句话,那就是她的命苦,请你把她带走。

女孩的命到底苦成什么样,孙二听得是迷迷糊糊,可是他真听出来,她的命是真苦,村妇也说了以后女孩跟着自己也是脱离了苦海,她不想让女儿因为自己当年的意外再落得跟她一样的下场,万一那一天她也被人拐卖了,她这一辈子就彻底完蛋了。

孙二动了恻隐之心,当场便答应了村妇,因为他想到可以把女孩安排到自己的饭店或者种植基地里工作,在那里她可以健康的成长,以后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

她也是看出来,在蓬头垢面这下,这一对母女的姿色也算是出众,尤其是这个女孩,如果经过一番精心打扮那绝对是一个绝世尤……物……

“好吧,这张支票就给你了,你拿去到前面的镇上兑换出来,再办个卡可以存到里面随时取用,可以保你一世无忧,但是要记住不要让别人惦记上,来回的路上要注意安全!”

村妇感激涕零,她的泪划破了脸上污渍,露出了里面还算白细的皮肤,孙二都有了也想将她一起带走的心思。

“嗯,嗯,我不要这钱了,你把我也一起带走吧?”

村妇一脸渴望地盯着孙二,那双大手也紧紧地握着孙二的手,然后那湿软的身子也靠得极近。

孙二彻底懵逼了,暗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她怎么知道我动了这个心思,可是他非常无语,因为他现在说服不了自己,因为他的恻隐之心胜过了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