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每块赌三刀(1)/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一刀不理会众人,直接来到了主持人面前,操着云贵腔,冷声道:“我听主今天有一件奇大的原石要开赌,这种好事,怎么能少了我刘一刀!”

主持人赶紧让人把他的大名写上,然后问道:“刘爷,你压多少赌金?”

刘一刀伸出两根指头,道:“这个数!”

“两百万?”

“你骂我呢?再加!”

“哈哈,真是财神爷,那不老儿可是给你倒茶了,来人哪,上高座!”

主持人其实就是店铺的老板,赶紧让伙计搬来一张大桌子,然后抬来几张太师椅,又上了上好的好茶伺候着。

孙二一看自己只报了名,没有写上筹码,这才知道这种赌石是需要压筹码的,否则赌赢了,只能分得个彩头,在民间也叫“随喜”“吃彩头”,获得的好处是最少的。也就是说,你在这里压的筹码越大,翻倍获得彩头的几率越大。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因为庄家是根据当场所有人的压庄安排胜负的。

孙二明白过来后,也是走到报名那里直接写上了一个两千万的筹码。

主持人看一眼,立马露出了迟疑之色,但是面对这种大手笔的客户,他还真不敢怠慢,赶紧又让人上好茶,然后让孙二坐到了刘一刀这张桌子的对面。

刘一刀轻蔑地看了一眼孙二,鼻子里哼一声,却是转过头去,似乎根本没把孙二看在眼里。

可是这个老家伙转过头来,又迅速地把头转了回来,因为他的目光刚才看到了孙二身边竟然一下子跟着九个绝色绝世的大美人,那一个拿出来都比他家里的骚娘们强多了。

这个老家伙咕咚一声猛咽口水,更是被坐在孙二紧旁边的张侗那条美腿吸引得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啊,啊,那什么,赌局现在开始,请工作人员搬上赌石来,今天的石头总共有五块,最小的一块只有巴掌这么大,最大的嘛……”主持人故意卖了个关子,然后看了一眼刘一刀和孙二。

众人便起哄,道:“快说吧,急死人啦!”

主持人卖足了关子,把现场的情绪也调动起来了,这才清了清嗓子,道:“最大的有一千多斤!”

哗……

现场的人终于沉默不了,他们全部都沸腾了,就连刘一刀也不激动了。

“好!”他一拍桌子,冲主持人叫道:“如果真是一千多斤的,那我就再多压一千万!”

“太好了,刘爷你真是财神爷!“主持人冲刘一刀又做了个礼,然后这才道:“下面,就请诸位在你们手上的牌子上,分别将每一块的石头赌的内容写好,然后交给我们的工作人员,我们会全部分开地摆放到这个大台子上面,这样谁都做不了手脚,我这样做绝对公平吧?”

“公平!老板就快开始吧!”

“是啊!我们来就是为了热闹,虽然没有多少钱,就是听老板为人公平公正,我们才愿意来的。”

“我的小心脏啊!太激动了,快开始吧!”

听了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孙二也没任何表情,但是他也是在筹码上加了一千万。

刘一刀更加愤怒了,但是目光所及,又看到了张侗的大腿,那种心痒难耐的感觉令他无论如何也发不起火来,只好愤恨地瞪了孙二一眼。

“该死的小子,你身边有一个大美人就不错了,还特么一下子拉九个来,你这不是纯属向老子示威吗?”

“等一等,这小子刚才又加了一千万,嗨,真没想到,在这种半大不大的场合里,竟然也有人跟我一样愿意来趟这个浑水!”

“嗯,可能这个小子也是得了小道消息,知道今天晚上这里会有大鱼出现……”

刘一刀脑子里转了三转,目光却是停留在台子上最后用机械吊上来的那块一千多斤的原石上。

“哇……我的天,在这种场合下,竟然能见到千斤原石,看来这家店的老板最近是发达了!”

“没听说过啊!以前他也就是一个二流的老板,顶破天了就能收到两三来斤的原厂就不错了!”

“是啊!这种千斤以上的原石,如果货源不错,几率不算太差的话,怎么说也能切出个不小的东西来……”

孙二一皱眉,因为他早就看透了,五块石头一眼便看透了,至于里面精细到一毫米一微米的差距,他都看个一清二楚。

眼前这块千斤原石,等会切割的过程必定非常精彩,那肯定会一波三折。

孙二看过后在心里算计着,刚才主持人讲了,其他四块石头只须切三刀,然后大家都下三次注,刚才报名时的筹码,那叫原始注,最后赢了收获也是最多的,后面下的注分成就少了,因为每一刀都能看到更多的内容,所以下注的把握性增大。

所以,他还没等主持人说开始切割,便把前四块石头的三次赌注全交了。

主持人一看懵逼了,他这个店是个老店,以前他从来没有见过孙二出现过,今天孙二一来就表现很强势,这令他措手不及,因为他摸不着孙二的路子,说话和做事就放不开手脚。

“那个好,这位爷,你也是一位财神爷,后面的跟注都这么大,而且还是提前下注,这跟原始注没区别呀!”

刘一刀闻听看向孙二,目光更是阴冷起来,他的腮上有个大折子一抽一抽的,嘴巴歪了歪,冷哼一声又转过头去。

主持人一看为了避免尴尬,赶紧令人开始切第一刀。

众人又开始吵吵起来,不过这一次却都在议论孙二了,因为孙二的表现真的强势,最初时他们没有过分地注意,现在却不能不注意了。

孙二也不去听,只是闭着眼睛侧躺在太师椅上,张侗安分地给他拔了一个蜜桔放到他的嘴里,那动作轻柔又风情万钟,目光全是爱意。

这一下看得刘一刀坐不住了,他的神情全被张侗吸引过去,他那已经老不中用的玩意却是动弹了。

他没有注意到,因为他已经忘我了。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看久失修的兄弟恢复了战力,他现在恨不得石头也不赌了,立马回家去恶战那十几个恶婆娘,或者出动找几个花鸡猛浪几天几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