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章每块赌三刀(5)/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现在。

在场所有的人的兴趣好像并不在钱上了,他们最关心的是孙二与刘一刀的赌约的事。

因为后面,还有三块石头。

如果后面的三块石头,刘一刀不用说全输了,他只要输两块,那怕是一块半与孙二打个平手,他就是输了,因为前面这五块石头他全输了。

留给刘一刀的机会只有两次,他只有赢下赌约里说的三块石头中的两块,才能打赢这个赌局。

孙二默不作声,张侗在旁边已经你桃花一样灿烂了,她给孙二又是点烟又是按摩的,孙二看了看她,伸手在她的翘臀上捏了一把,低声道:“财迷!”

“爷啊!人家就是财迷,可是人家傍上了你这个大财神,不想成财迷也不行啊!嘿嘿!”张侗说关一脸涎笑,笑得小脸蛋都生痛还是在不停地笑。

过了一会,她伺候好了孙二,便跟武丽娟一起去与工作人员全方位交接赌资,这些事自然不用孙二关心了。

刘一刀的脸已经黑到他妹妹家去了,估计是走错了,这跟他妹妹有什么关系。

他坐在那里一脚把一个手下踢翻,骂道:“该死的畜生,你捏老子那了?好好地伺候着,妈个逼,要是老子再输了,小心我宰了你!”

几个手下一脸的委屈,心里都在恨:“娘个屁,你特么自己输了,这还赖上我们了,该死的人是你吧,老子们整天好生地伺候着你,到头来还不如一只狗!”

可是手下们都是敢怒不敢言,那怕是一个不满意的表情都不敢发泄,否则刘一刀真的会宰了他们,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就在三年前,刘一刀成名后正是大红大紫之时,他却意外地赌输了一次,那一次他也是输得很残。

刘一刀找不到人出气,就真的把两个在身边的手下杀了,在缅甸,这杀个人就跟杀鸡似的,强权压倒一切,政府无能无法打压地方强权势力,所以这些人可以为所欲为。

他的理由也是搞笑的很,那就是你特么在我赌石时,在我身后站着影响了我的情绪和判断力,而且还特么笑,这影响了我的心情。

事后,手下们再跟他参赌时,都不敢距离他太近,都是在他赌石结束后,才跑上来问候一下。

孙二自然不知道刘一刀还是这种人,如果让孙二知道,那刘一刀距离死也是不远了。

就在这时,说来也巧,那些跟孙二一起参赌的人看到刘一刀的手下又被骂了,便知道这些人回去后没有好果子吃了,便在孙二的身后议论起来,这样一来,孙二便知道了刘一刀的为人和过去的种种恶迹。

孙二的心里便有了一杆秤。

即便这样,孙二也没打算杀他,他只是想好好地教训一下他,至少要让他输得精光,不家破人亡也要令他输得吐血。

但是事情总有插曲,也有意外出现。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门外进来一伙人,孙二一看这些人是认识的。

这几个正是桓家的人,当然只是几个管家类似的人物,但是前面跟在桓家红身边行走,还追击过孙二。

不过这几个人不认识孙二,人间追击只是跟着桓家红和那个拿仪器的人,所以现在并没有认出孙二。

这向个来到刘一刀面前,当听说他与孙二设下了一个赌局,前面他又输给了刘一刀一亿多,这令他很不爽想要赢回来,如果他再输了,他就想杀掉孙二,并毁尸灭迹。

孙二一听这话,他的耳朵好使啊,那可是顺风耳,一旦开启可以听到天上的神仙说话。

当然,这需要他使用神力,否则他也是听不到神仙们的谈话的。

在凡间,他尽量不使用神力,因为在这个时空里,神力使用久了会有损失的,这也是神仙们为什么不经常下凡的缘故。

“好啊!狗东西,你这个畜生,我不杀你,你却如此狠毒,你以前赢了那么多没良心的钱,现在吐了这么一点就心痛了,竟然起了这么大的歹心,你这种人才是该死!”

孙二越想越气,他的仁义善良,并没有换回来同等的回报,刘一刀的狠毒可见一斑,怪不得身后的这些人说刘一刀的坏话,原来这个人真的是坏透了。

杀!

就一个字。

孙二这个人性格就是如此,他一旦决定了一件事,那是必须要办成的,那怕此事的影响再差,难度极高,他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现场来了桓家的人,本来孙二应该更收敛一些,他如果真对刘一刀动手,必定会将桓家的人引来。

桓家的那几个人,本来也是偷闲来这里玩一把,桓家红休息了,他追击孙二无果,追寻奇怪石头没有头绪,只能暂时停止下来暂时休整。

这几个人便没有事情可做来到了这里,而且他们是认识刘一刀的,看样子关系相当不错,从刘一刀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至少是合作的关系。

孙二便确定了,先弄死刘一刀再说,如果刘一刀真的是桓家在缅甸的一枚棋子,那么正好可以借机敲打一下桓家。

孙二之所以这样判断,是从刘一刀那谄媚的脸上看出来的,他的目光里再无了凶猛歹毒,换了一种媚颜屈膝的样子很是令人厌恶。

刘一刀这种实力的人,现在都在桓家的几个狗奴才面前如此表情,正是说明刘一刀与桓家的关系,如果不是如此,他这种人是不会如此表情的。

果然,那几个人桓家的人听了刘一刀的话,便恶狠狠地看向孙二这边,厉声道:“不用怕他,就跟他赌,他真是华夏人的话,你赌赢了好说,如果再赌输了有我们几个给你撑腰。”

刘一刀有了他们几个的这几句话,腰杆也硬实了,刚才他就是想在孙二身上下手,但是派人打听过了,知道孙二是从华夏过来的大客商,他这才没有敢轻易动孙二。

现在不同了,有桓家的人撑腰,刘一刀的腰板硬实了后,便走了回来,跟孙二叫道:“不是说好了还有三块单独的赌石之约?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