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曲终人罢/山野小农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了大学校区,汪蕊,徐哲云和骆博士,虽然感觉此行很爽,但是内心里却有个疙瘩,因为她们想要说的话终究还是没有完全说明白。

孙二也就等着她们挑明,只要她们不主动说出来,他是不会动她们一根手指头的。

然而可是,事情的发展,经常会出现戏剧性的转折,这一点,孙二已经屡见不鲜了。

他已经遇到过太多的奇遇,他也知道这是天道改变的过程中,自己所必须要接受的奇遇,包括这些女人。

就在孙二来到了某大学区的休闲区,刚刚认识一个西牙国女孩时,汪蕊终于忍耐不了,她拉上了徐哲兰和骆博士一起找到了孙二。

“哟!这酒好喝吗?”

汪蕊端起西牙国女孩面前的酒杯喝了起来,这一幕令西牙国女孩非常尴尬,她动了动唇没有说话,但是却看向孙二,目光里全是疑惑。

孙二微微一笑:“喂,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这里可不是华夏国内,这里的人是讲究礼貌的,你不经请示就喝别人的酒,再说你讲卫生吗?”

他这番话是由华夏语说出来的,西牙国女孩根本听不到一个字,只知道孙二在跟汪蕊交流。

汪蕊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完,抿了抿红唇,那条小舌头像品什么灵丹妙药一样口味着。

她已经冲昏了头,内心里又是情意翻腾,这刹那间,爱神使她的心志,失去主宰,忘记了一切,兴奋的拿起孙二面前的酒杯,也不是浅尝慢饮,而是直接一口气吞下。

两杯酒,一杯是红酒,另一杯是白兰地,也就是孙二在喝的那杯,顿时就令汪蕊的喉咙如被火烧火燎一般,她猛烈地咳嗽起来,但是因为有红酒的酸甜融合,那一股的酒香薰心,芳香透神,她意态迷失的又快要频临醉的边缘。

就在西牙国女孩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之际,汪蕊一拉孙二的手,向自己的宿舍飞奔而去。

好在,这里的宿舍,基本上都是单间,因为她们的家族条件非常好,所以能交得起昂贵的费用。

进了宿舍,她一把便将孙二推到在床上,然后就将他骑在身下,开始撕扯起自己的衣服,然而她穿得衣服虽然暴露,可是脱起来却是非常费劲,因为都是那种裤这种紧身衣的。

终于,她变得精光,像一头洁白的小羔羊,而她的腿上还挂着一条紧身的七分裤。

骆博士和徐哲云上气不接下气地追来,二人站在门口,就那么看着汪蕊现场表演,二女的脸上也飞起了红晕。

孙二的上衣也被脱了,但是他的裤子还在,他早就发现了骆博士和徐哲云,坏笑道:“你就这么现场直播,该不会把整个学院的学生都吸引过来,那样的话美啦的是我哦!”

汪蕊根本不管,俯身就用自己的红唇将孙二的嘴巴堵得紧紧地,然后开始了疯狂地索取。

骆博士终于看不下去了,要说三个女孩最疯狂的是汪蕊,最女权的是徐哲云,但是最保守的却是她,她拉着徐哲云进了房间然后将房门关紧。

二人就那么站在床前,看着床上的汪蕊折腾着,她们看到了二人皆是赤着身子互相紧贴着……

终于,汪蕊的酒精劲过去了,她也感觉到浑身的疲备,因为她还从来没有跟一个男人这么激烈过。

她长出一口气躺在孙二身边,喃喃地说道:“这是我有生以来,感到最美妙的时刻!”

孙二看了骆博士和徐哲云一眼,取笑道:“站着有意思吗?要不要一起来?”

“啊!”就在孙二起身时,二女这才发现他的身上竟然什么都没有,她们返身就向宿舍外面跑。

“哈哈,胆小鬼!”孙二转过身来将汪蕊压在身下,笑道:“还是你招人喜欢,这么主动大胆!”

其实,汪蕊刚才就是昏了头,又被酒精刺激得不轻,因为满满一大杯白酒要不了她的小命,也把小脑袋瓜子刺激得不轻,直到现在,她已经揉搓了半天身子,却仍然感觉头晕脑涨的。

她半眯着眼睛看着孙二,这才意识到自己荒唐了,刚想起身穿衣服,那料身子没站稳一下子歪在孙二的身上……

“完了,完了,这下子她失……身了……”

“我的老天爷来,这小妮子不会是疯了吧?”

“唉,这下怎么办?”

“凉办呗!”

骆博士说一句,徐哲云也说一句,她们实在是想破了头,也没想明白,汪蕊今天是发什么疯。

“走吧,回去看看,该不会真的让孙二那小子把她那个什么了吧?”

“还用看,那都已经坦诚相待了,难道还会半途刹车?”

“……”

二女便一个抱左腿,一个抱右腿,坐在宿舍楼下的花坛上像两个傻瓜一样愁眉不展。

汪蕊现在的感觉就是身子轻飘飘的,仿佛刀子已经上了天,她伏在孙二的怀里吐气如兰,发出醉人的清香,她心中像小羊般的跳动着,一

股热流如触似的冲向她的全身,她发现息在九天云霄之上不断地飞行着……

孙二能闻到的除了清香,还是一阵阵地酒香,他抱着她坏笑着,反正他现在就这么一幅德行,任谁也改变不了。

过了好久,汪蕊的脑袋清醒了一些,她觉得自己身上的的异样减轻了,而孙二并没有碰她,她本来还畅想着,如果与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后,会不会极其舒畅与销魂,想到了这里,她禁不住娇躯微颤,又坠入一片火焰之中,她情不自禁偷偷拿眼去看孙二,却发现他正在笑眯眯地盯着自己的眼睛,她顿时就羞得无地自容,赶紧将头埋到他的怀里再也不敢抬起来。

孙二抱著如兰似麝的软绵香躯,她那颤抖的身体,也令他冲动起来。

看着她半遮的星目,那长长的眼睫毛垂于眼帘之中。

如果看这个样子,她显然就是一只柔顺的绵羊,温柔抚媚的任由孙二拥抱,自己却飘飘然地享受著他的轻抚。

这时,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了音乐的声音,也不知道是那位女郎正在抒发感情,这首歌一听就是用那种古老的唱片放在播唱机上播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