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辞了/异界修罗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就又朝着他的后背底下的屁股上边踹了两脚,不过这一脚还没有碰到他呢,这小子就像屁股上边长了两只眼睛一样,蹭的一下从台阶上边站了起来。

然后他就飞快的朝着厨房门口里边跑了过去,停留在原地的莫寒看着白兴满脸害怕的跑着,所以莫寒就站在台阶上边咯咯的笑了起来。

眼看就要走到村东口李小琴在村子里边开的那家美容院去了,但是莫寒的脚步却又变得比刚才又慢了下来,他手里边紧紧握着刚才白兴给他已经准备好的那一兜吃的东西。

心里便很是紧张的朝着还有些那条路上边一边走着,两只眼睛还时不时的朝着四周围的地方来回张望着,心里在默默的祈祷着自己千万不要被一些有心的人盯上了。

莫寒就这样有点儿魂不守舍的走进了李小琴的店面以后,一进门就看到了李小琴翘着二郎腿坐在一个小煤球炉的旁边磕着瓜子,而且地面上边已经满是瓜子皮,这也有点太脏了点吧,实在是让人感到非常的无语啊……

听到门口有点儿声音的李小琴便抬起头朝着外边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了莫寒正在朝着自己微笑以后,她马上就从凳子上边站了起来。

笑呵呵的来到了莫寒的跟前:“莫寒,你还真的来了啊,真是太好了,你看这手都冻的通红了,快点儿进来烤烤火,暖和会儿哩!”

看到李小琴同自己这么客气,本来大大咧咧的莫寒此刻却变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小琴姐,不冷,不怎么冷……”

可能莫寒是心里很不好意思,所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而且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被李小琴一边笑着还一边拉到了房间里边的那个煤球炉跟前了。

两个人顺势坐了下来以后,莫寒便在心底里边打定了主意可是千万不能够再这么被李小琴这个女人牵制住自己,一定要主动,先发制人,不然的话很有可能被李小琴这个精明的女人牵着自己的鼻子来回走了。

正在莫寒下定决心的时候,李小琴的那双圆鼓鼓的眼睛就一直在朝着自己的身上瞅过来瞅过去的,而且这时候还听到她说道:“喔,莫寒你那手里边提溜的是什么东西啊?”

可能因为刚才太紧张了,所以莫寒就忘记了自己给她带来的这些吃的食物了,于是在听到了李小琴的提醒以后,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低下头看了看依旧提溜在在自己手里边的塑料袋以后,便回答道:“哦,你看我这一进来给你说话,竟然给忘记了给你带过来的东西了。”

莫寒一边说着话就一边将手中的袋子放在了靠近李小琴旁边的桌子上边,袋子被他打开以后,李小琴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啊,这是什么?怎么这么香哩?”

“这是我们大棚里边的师傅蒸的肉包子,味道可不错了,想着快要到了晚饭的点上,你肯定有些饿了,所以就从里边带了一些过来,来,快尝尝!”

听到了莫寒的解释以后,李小琴确实已经很饿了,而且她已经快要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肉包子塞到自己的嘴巴里边了。

在李小琴吃了一口以后,便一直夸赞着包子很好吃,然后莫寒就又想到了这里边自己还让白兴给里边放了一些咸菜。

于是就又说道:“小琴姐,这里边还有咸菜呢,你也尝尝,这可是刘师傅的独家绝技哩,一般在村子里边可是吃不到的。”

“是么?那我可得尝尝,快点儿打开哩!”李小琴听到了他的话以后,肚子里边那些馋虫便不停地跳动着,想要赶快吃到莫寒刚才说的那些话。

等到莫寒看着李小琴吃了差不多的时候,就弯下腰,用热水壶给李小琴倒了一杯水,李小琴眼带媚笑的看着莫寒这边,咕嘟一声喝了一口水。

看着坐在自己旁边这么贴心的莫寒以后,李小琴自己便不禁觉得有些失落,想到自己每次无论在美容店里边忙活多久,回到家也吃不上一口热乎乎的饭。

再看看现在莫寒为自己拿过来的这些热食儿,所以她便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莫寒啊,还是就数你对姐好哩!”

“怎么?村支书对你不好哩?我这也就是碰到了才拿过来的,要是我和村支书比的话,那可是比不过的啊!”莫寒看到李小琴说着这些伤感的话便假装劝导她。

听着莫寒说的那么云淡风轻的样子,李小琴的心里边便更加的难受了,情不自禁的说话声音儿都变得有些凄惨起来了:“别人都以为我这个村支书的夫人多么多么的光鲜亮丽呢,却是不知道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又受着什么苦哩!”

莫寒看到李小琴的说话的时候,眼睛里边充满着一顿悲伤,心里边不禁就兴奋起来了:原来你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厉害的李小琴,也有这么脆弱的时候哩!好吧,看来现在是我的机会来了吧?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接着往底下说。

“小琴姐,是不是村支书对你哪里不好?用不用兄弟我帮忙哩?”莫寒故意装出来一副很是担心、着急的模样同她说道。

其实魏大海对李小琴也并没有那么坏,毕竟自己的哥哥还是县长,他魏大海就算有一百个胆子,那也是不敢虐待李小琴的,可就是魏大海总爱在外边沾花惹草,回到家里在那种事情方面总是满足不了李小琴。

现在莫寒又问自己魏大海欺负自己了没有?倒是让李小琴有点儿尴尬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只是看着莫寒笑了笑,“他也不是对姐不好,就是不怎么贴心!哪像你一样,还心疼姐吃饭了没有,给我带好吃的过来,人家村支书可是从来都让我去给他送吃的。”

莫寒一听李小琴的解释,而且说话时两只眼睛还一直瞪着自己这边,倒是让莫寒感觉到了一种局促不安的感觉,不过莫寒还是定了定心弦。

继续说道:“那可不是呢,谁让人家是村支书呢?当官的就是天天一个忙字,怎么还会有时间照顾小琴姐哩?”

“说的也是!”李小琴的意思根本就不在于魏大海到底是不是村官,她想要的是莫寒知道自己这么凄惨以后,会更加关心自己。

不过莫寒正好和李小琴那相悖的意思一样,所以莫寒就继续在这种思想上边说道:“那既然是这样的话,就说明村支书这个官当的还真不是时候哩,把小琴姐你都给冷落了呢!”

李小琴听着莫寒为自己打抱不平,心里很是高兴,于是她便接着莫寒的话往底下说了下去:“是啊,别人都说当兵的老婆,不好做,可是我这村官的老婆也是很不好做哩!”

说着话的时候,李小琴一边发出来一声声啜泣的声音,她的脑袋还一边朝着坐在旁边莫寒的肩膀上边靠了过去。

本来莫寒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而变得很是诧异,想要躲开她的时候,但是耳朵旁边又响起来了魏大海之前同自己说过的话,所以莫寒本来想要躲开的肩膀。

慢慢的又将压在李小琴头发下边的肩膀摆放平整了,“小琴姐,既然活的的这么辛苦,倒不如让村支书把这村官给辞掉不就行了,这样子你们就不用不再受这些苦了。”

李小琴一听莫寒的意思,心立刻就咯噔颤抖了一下,莫名其妙的就紧张起来了,不过她也没有想那么多,听着莫寒说话的口气好像也并不怎么认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