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组织印信/绝品野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杨根硕离开,松本一郎的脸色变得非常阴翳,他本以为,这一次能够将山口合子抓住,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杨根硕突然插了一脚,而且杨根硕的实力这么强,仅凭借他一个人,是无法将他留下来的。

所以他才退一步,让杨根硕带着山口合子离开。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有这样,才有下一次的机会。

山口合子跟着杨根硕离开,一路上,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站在杨根硕的身后,心情惴惴不安。

“那个,谢谢你。”

山口合子有些为难地说出这句话,明明她不想要连累杨根硕,但是最终却一直在麻烦杨根硕。

“我看看你的伤势。”

杨根硕的一句话,将她的思绪扯了回来。

“什么?”山口合子却是没听清楚。

“你的伤口。”杨根硕指了指山口合子的腹部,那里已经有鲜血渗出来了。

“不碍事的,只是伤口裂开了。”山口合子赶紧说道。

“你的伤势本来就严重,还没有恢复好,就又裂开了,你看你,脸上都没有一丝血色,还强撑着,我先帮你止血。”

山口合子这才慢慢将腰部的衣服卷起来,露出里面平坦的腹部。

只是在腹部上面,有一个很严重的伤口,本来已经止血的伤口因为再一次裂开,鲜血涌出,到现在还没有止住,还在慢慢地渗着鲜血。

“我先给你止血。”

杨根硕说着,伸出手,在山口合子腹部的伤势周围点了几下,用乾坤指封住了附近的血管。

“药还有吗?”

山口合子从怀中拿出药粉,正是之前杨根硕交给麻生纯一郎的。

看着杨根硕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将药粉洒在自己的伤口处,山口合子感觉心里面有种暖暖的东西流过——他是心疼自己吧!

“这个药是你给我的吧?”山口合子现在非常确定这一点。

杨根硕手上动作,嘴上也没有隐瞒,“嗯,我见到了你手下的人,从他那里知道了你的情况。”

“是他去找你的吗?”

山口合子问道,如果是麻生纯一郎主动找到杨根硕的话,山口合子虽然不会说什么,但还是会有些失落的。

然而,杨根硕将车票拿了出来,对着山口合子说道:“如果真的不想见到我的话,你为什么要留下这个。”

看到杨根硕手中的车票,山口合子芳心一颤,樱唇紧咬,什么都明白了,她心里很是复杂,本来她的确是不想要见到杨根硕了,但是离开的时候,她却犹豫了,最终下意识地留下了这张车票。

“你找了我?”山口合子没有想到,自己下意识地留下的东西,杨根硕不仅发现了,还找到了她。

山口合子没有问他为什么不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个时候就算杨根硕出现了,她也不一定会领情。

“今天这件事就算是他设下的一个陷阱,你怎么会踏进去的?”杨根硕有些责怪道,按说,山口合子不应该这么不成熟不理智。

麻生纯一郎只是将山口合子的计划告诉了杨根硕,其余的细节并没有告诉,所以杨根硕也不知道山口合子是如何上当的。

山口合子将高木疾的事情告诉给了杨根硕,杨根硕有些无奈地说道:“你呀,就是太着急了,这么明显的问题你都没有看出来,松本一郎是个小心谨慎的人,怎么可能在抓住的人跑了之后还一动不动的。”

“嗯,我知道了!”山口合子低下了头。虽然被杨根硕责怪,心中却有着一丝甜蜜。

但是紧跟着心头又是一颤。

因为,她是一个忍者。

在忍者的铁律之中,只有服从,却不能有任何其他的私人感情,尤其是儿女私情。

一旦萌生儿女私情,这个忍者的生命也即将终结。

这不是危言耸听,是她老师的教导,也有着无数血淋淋的例子。

于是,她看向杨根硕的目光就更加复杂了。

不过,杨根硕却没有察觉道。

没有再让山口合子回到那个废弃的车站,现在那个高木疾已经知道山口合子的躲藏之地了,要是山口合子回去的话,不出一晚上,还会被松本一郎抓住,所以,杨根硕将她带回到了81号别墅。

当然,这种待遇,只有山口合子一个人有。

“大牛,你回来了。”花小蛮走过来,看到杨根硕身后的山口合子,愣了一下。

“我去找她了,松本一郎想要杀她,我把她带回来了。”

又带回来一个女人,杨根硕也是感觉有些奇怪,这里显然已经成了女儿国。“你和那个不讲理的人交手了?他的实力怎么样?”花小蛮问道。

“还行吧,实力比我弱。”杨根硕并没有将松本一郎放在心上。

在之前的交锋中,他的真气明显要比对方强很多,除非是松本一郎有什么惊天大杀招,否则绝不会是杨根硕的对手的。

“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吧?”杨根硕坐到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有一些小虫子在外面溜达。”

虽然暂时没有对杨根硕动手的打算,但是松本一郎还是留下了人监视,只是他们能看到的东西实在有限,杨根硕在81号别墅布置的东西,可不是当做摆设用的。

山口合子先下去安排,让自己的手下该疗伤的疗伤,该休息的休息,当然了,他们只能留在外面,不能和山口合子一样住在别墅里面。

从外面走进来,山口合子站到杨根硕的身边,有些不知所措。

“你的房间给你留着的,你先去洗个澡吧,伤口还要处理一下,你要先把伤口清洗干净才行。”

“嗯。”

等到山口合子上去洗澡了,花小蛮看着杨根硕:“大牛,你怎么又把这个女的带回来了,既然她自己都跑了,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知道山口合子对杨根硕出过手,花小蛮对她还是有些抵触的。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况且,她离开,也是为了不连累我们,从这一点来看,她的本心还是善良的。”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我不管,到时候等她的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的时候,我才不会救你呢。”花小蛮翻了一个白眼。

“百合呢?”

杨根硕只看到花小蛮在客厅,没有见到其他人。

“她在研究新的蛊毒,上次那个不讲理的人破了她的蛊毒之后,她就开始重新培养蛊虫了,据说威力会比之前还要大。”

上次百合给山田种下蛊毒,居然被松本一郎轻而易举破了,百合就开始研究新的东西。她怎么可能服输?

杨根硕点了点头,对于蛊毒,他知道的并不多,而百合才是这方面的行家。

点了点头,杨根硕没有说什么,他往楼上走去,差不多山口合子已经洗好了。

敲了敲门,山口合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吧。”

杨根硕进门,看到山口合子穿了一套浴袍,隐隐约约露出了里面洁白的肌肤。

杨根硕稍稍有些口干,说道:“先躺下吧,我帮你看一下伤口。”

山口合子走到床边,犹豫了一下,然后躺了上去,只是,是背对着杨根硕的。

只穿着浴袍的山口合子,她的身材完全露在杨根硕的面前,因为从小练武的原因,山口合子的身材很好,标准的九头身,尤其是一双腿,又细又长,做腿模都绰绰有余。

“浴袍脱了吧,我要仔细看一下你的伤口。”

杨根硕说完这句话,看到山口合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她还是将衣服脱了。

让杨根硕有些失望的是,山口合子浴袍下面并不是光的,而是有一套紧身的黑色衣服,分上下两个部分,类似于运动内衣的样子。

“好了,转过来吧。”杨根硕仔细检查了一下,后面的伤口已经结痂了,也没有出血,也没有裂开,情况还算不错。

山口合子转过身来,将自己这么暴露在杨根硕的面前,山口合子有些不太自然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和杨根硕对视。

杨根硕看了一下,洗干净之后,伤口才露出来,因为剧烈运动的原因,伤口再一次裂开,相比第一次的情况,还更严重。

杨根硕伸出手,在伤口的附近按了一按,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种惊人的弹性,又有些温热之感。

细腻温热的触感,让他的心头不由一荡。

“嗯哼!”山口合子忍不住轻呼一声。

这声轻呼更是不得了,杨根硕轻轻咽了口唾沫,说道:“不要害怕,我只是看一下你的情况,还好上一次没有伤及到你的内脏,所以今天也只是外面扯开了,我给你一些效果更好的药物,只要每天换药,不会留下伤疤的。”

对女人,哪怕是一个忍者来说,会不会留下伤疤依然是很重要的,所以在听到自己不会留下伤疤的时候,山口合子也松了一口气。

杨根硕伸出两根手指,在伤口周围点了几下,用上了真气。

“这样就好了,稍微大一点的动作也可以做,但还是要小心,万一再裂开了,又要很久才能恢复。”杨根硕嘱咐道。

“我知道了。”山口合子答应道。

随后杨根硕让山口合子将衣服穿起来,对这个女人,杨根硕纵然有些不同的感情,但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松本一郎想要从你手上得到什么?”

在居酒屋的时候,松本一郎就想要让山口合子交出什么来,所以杨根硕才有些好奇。

山口合子看了眼杨根硕,然后没有隐瞒,将首领印信的事情告诉给了他……

听完山口合子说的话,杨根硕这才明白,首领印信在山口组织中,就相当于是玉玺一般的存在。

“所以印信是在你的手上,松本一郎就是想要得到这个印信,才会来抓你的。”

杨根硕终于知道了前因后果。

“没错,现在首领虽然不在了,但是山口组织里面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代替他的位置,就是因为他们手中没有印信的原因,相反的,一旦他们得到印信,不管实力如何,都会成为山口组织的首领。”

“那这么重要的东西,现在在什么地方?”杨根硕只是单纯的好奇。

山口合子如实告诉杨根硕:“现在,印信并不在我的身上。”

杨根硕笑了,这个答案是明摆着的,跟他想的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