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章 狠辣无情/万道神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羊家主,小婿佩服。”尽管心里恨不得一巴掌呼到羊坚脸上,可秦天柱还是勉强装出笑脸,只是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输人不输阵,他还在用小婿的称呼,不忘恶心对方。还好,羊坚没有拖延时间,而是选择在待会当场举行比武。

其实选择立刻举行比武招亲,羊坚有他的想法。他的这个计划,已经提前找到了人选来参赛,所以不愿给时间让秦天柱有充分准备。

时间拖久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幺蛾子。

在嘈杂纷乱的环境下,没有人能够发现,李天葫带着星皓月从稍远处的阁楼上走下,来到了大堂周围,就站在拥挤热闹的人群中。

仅仅半个时辰不到,从松阳城内涌进了几百号武者,都是闻讯前来,希望搏一搏的,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来人。

“羊家主,这么多人,恐怕不会人人都是精英吧。”眼见来人的素质参差不齐,秦天柱不无讥诮地嘲讽。

“放心秦公子,不会脏了你的手。待会会进行初选,必定要筛选掉某些滥竽充数的家伙。”羊坚还低估了他一纸比武招亲的威力,来人数量在一个时辰内,已超过了千人。

见此情景,他再也忍不住了,连忙大声呼喊道:“各位,我羊家的女婿不找废物,所以超过了二十五岁还没有觉醒境修为的朋友,就不要来报名了。”

果然,当听到这话,许多人都开始怨声载道。

“艹!”“不公平啊,凭什么我们就不能报名。”兴冲冲赶来的武者们,都失望不已。

原想着来个浑水摸鱼,没成想羊家早有了对策,不少的人连报名资格都没有。

有的脾气暴的开始闹腾,串联了一些被拒绝的武者,在朝羊家人施压。

“吵什么吵,都给我安静!”正在羊家的护卫都苦苦支撑时,只听秦天柱猛然大喝,掀起一阵巨大音浪。

还有不服气的,可回头一见青衣的强横青年,便不敢扎刺,老老实实地退到旁边。

秦家、秦天柱!

只看到是他这位秦家公子,那些闹事的刺头各个都软了。找谁也别惹那位爷,否则在松阳城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从这也能看出秦家在城中的赫赫威名,难怪敢打上门来,强行逼亲。

羊坚颇有深意地凝望了秦天柱一眼,然后双手虚压,趁着安静的空隙宣布:“报名后,就在前院里,采用自由挑战打擂的方式,进行比武。”

比武没有多少规则,就是一人守擂,其他人若是想挑战,上场战斗就行。

赢者上,输者下,简单明了。

刚刚说完比武规则,就有一人纵身跳到了前院的假山之上,向下方众人抱拳一礼,“在下合福门徐光,献丑了!”

“小弟杨家堡杨帆,请赐教。”马上外围有人走出,手上钢刀一闪,煞气十足。

两人对视一眼后,微微点头抱拳,拉开距离开始了战斗,没有拖泥带水。

轰隆,巨大的刀锋从天降下,狠狠劈斩于假山山石上,造成了大块飞石,气浪翻滚。两人都有觉醒境的修为,战斗在松阳城可算非常不错了。

第一场战斗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那位杨家堡使刀的武者就凭借狂霸的刀锋轻松拿下。

“漂亮,就是有些不过瘾,还好有那么多人。”在四周的方形回廊内,有人觉得还不过瘾,几招就分出胜负。

田湖与师父交谈了几句,又走到了羊坚附近,朝着对方点头示意,“家主放心,眼下不过都是些土鸡瓦狗,我一定能力克群雄,不会令你和晴儿失望的。”

说完,他又与羊晚晴眼神交汇,便安然走向庭院。

随意观察了几阵后,他一个箭步猛然发力后,在立柱上蹬踏腾空,好似天边白鹤,袅袅飘然落下到庭院的水池中。

只见他脚下犹如生出两条薄薄的水蟒,行走间好似闲庭信步,潇洒之极。

“田湖,你出招吧!”没有恭谦,只有淡淡的倨傲,仿佛一切尽在田湖的掌握。这样的帅气动作,不免引得人群中的惊叹。

“这自大又自恋的家伙,又开始装比了。”羊素看到后,忍不住摇头。

或许在以前他会拍手叫好,会感到惊叹,但在见识了李天葫的神威后,经过一对比,双方的高下显而易见。

相较于低调而实力高超的李天葫,这田湖的装腔作势和冒功的无耻行径,让羊素觉得恶心极了。

“加油啊,师兄。”见到田湖终于登场,羊晚晴的心悬了起来,眉头微微皱起。

与师兄的感情暧昧不清,但她没有了其他选择,有野心不是坏事,只要师兄对她好就行。

“晴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此人就是你的师兄吧?”秦天柱的眼角一直还在关注着羊坚这,刚才田湖的小动作,他看在眼里。

“哼,不要叫我晴儿,我与你不熟。”羊晚晴不愿和对方有什么纠葛,黑着脸眉头越发紧锁,显然心里很不愉快。

“好的,晴儿。”秦天柱微笑回答,对女孩的小脾气并不气恼,只是内心的真实想法,外人无法从他面上看出。

站立于假山的水池当中,田湖见到了秦天柱的挑衅,心中很是生气。

可他明白,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想对抗秦家,简直在痴人说梦。所以一转头,把所有的怒气撒到了对手身上。

“小子,赶紧自己认输,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谁啊,咋咋呼呼的,你以为你是秦公子呢!”场中的这位正是松阳城内的某个家族的弟子,也不认识田湖,说话间难免带上了傲气。

这句“秦公子”深深刺中了田湖心里的痛点,让他恼羞成怒。

他两脚交替行走如履平地,恍如水蛟前行激起一阵水波,朝对手疾射杀出。当冲至水池边时,翻滚的水波变成了五六米高的波涛。

波光粼粼的掩护下,有蓝色的光泽照亮,随着一道剑气袭来。点点光芒,又像一条天蓝色的霹雳,纵贯长空,照耀出丝般润滑。

呜!

一声轻吟过后,闪耀的蓝光消失,刚才那个武者已经被一剑贯穿胸膛,细细地伤口流出汩汩红色液体。

“你…好…毒!”话没说完,人便倒地,再无气息。

这一剑,田湖竟然径直将对手杀了,非常的狠辣无情,引发众人喧哗不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