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8章 人情债难还/巅峰小神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前天晚上不是说,身上没钱了吗?

你还有将近五万元欠债,哪来的底气买摩托车?

问题来了!

你这些钱,是从哪里弄来的?

难道,这个买车钱,是不义之财?

买了摩托车了,你还有钱还债吗?

或者说是,你走了狗屎运,买彩票中了大奖?

……

出于礼貌,刚刚来到村口,李富贵就主动和村民们打起了招呼。

并且,面对村民们的疑问,李富贵坦诚,这车就是他刚买的。

这还不算,李富贵还主动表示,现在就开始还债。

一传十,十传百。

很快,关于李富贵要还债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凤凰山村。

让李富贵哭笑不得的是,他还没用大喇叭,村民们就蜂拥着来到了魏秀兰家。

眼看来人越来越多,李富贵不得不启动紧急预案。

在村长魏振山的帮助下,李富贵将一张方桌抬到了院子里面。

紧接着,李富贵从包里拿出账本。

当然,他不忘将几万块钱,放在桌子上。

魏振山很会来事,看到场面乱哄哄的,就充分发挥村长的组织能力和威望,让村民们都排队领钱。

这样一来,秩序好多了。

凤凰山村一共才200户,一个小时后,李富贵还清了所有欠债。

无债一身轻的日子,来了!

接下来,大展宏图的机缘已到!

想到这个,李富贵非常兴奋。

饮水思源,富贵不忘本。

李富贵还坚定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力所能及的,帮助村民们发家致富。

让李富贵郁闷的是,刚刚还完最后一笔欠债,人群中就响起了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富贵啊,你这还的,只是本金哇!这个利息钱,你打算怎么办?”

说话的是上一届村长,名字叫徐大勇。

他的名字很大气,可严重名不副实。

原因很简单,他今年52岁了,身高只有163。

徐大勇为人精明,心眼多,很会算计。

正是因为这个性格,他才想到贪污村里的木材公款,并被上级撸掉了村长的职务。

加上他一贯斤斤计较,因而人缘很差。

徐媒婆就是他的妻子,两个人的性格很相似,也是一个贪慕钱财,并爱占便宜的主。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徐大勇话音刚落,徐媒婆就接过了话茬。

“富贵呐,你大叔说的很对!”

“你欠我家的这500元欠债,都13年了。”

“你知道,13年前的500元钱,相当于现在多少钱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徐大勇夫妇一唱一和的,引发了村民们的强烈共鸣。

“是这个理!”

“谁说不是呢?”

“老话说得好,饮水思源,富贵不能忘本。”

“嗯,富贵现在有钱了,就该还点利息钱!”

……

不过,支持徐大勇夫妇的,毕竟是少数。

“呃,人家富贵确实借了全村的钱,可乡里乡亲的,怎么也不能要利息哇!”

“虽说人情债难还,可这做事啊,不能太过火喽!”

“外面大城市里,没大有人情往来,有高利贷这一说,可咱这是偏僻农村,没听说有这样玩的啊?”

“……”

一时间,借着徐大勇夫妇的话头,村民们喧哗一片。

这种场面,不仅李富贵头疼愤怒,魏振山同样也是如此。

感觉到差不多了,极力控制住火气,魏振山对李富贵压低了嗓子。

“富贵,利息的事情,你怎么看?”

不得不说的是,李富贵早就想好了各种手段。

确切的来说,在前天晚上的时候,他就想好了。

村民们都帮过自己,自己就得加倍偿还人家。

不过,对于那些主动逼债、尤其是像徐大勇这样对自己走高利贷套路的村民,李富贵打算区别对待。

想到这里,李富贵对魏振山说道:“大叔,既然有些人想着玩高利贷,就依了他们算了。”

闻言,看着李富贵,魏振山满脑袋都是问号。

魏振山发现,李富贵这次回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和以前的老实巴交相比,他好像自信了很多。

当然,对于李富贵突然有了这么多钱,魏振山非常好奇。

出自于对李富贵人品上的信任,魏振山倾向于相信他中了大奖。

魏振山知道,眼下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最重要的是,赶紧把利息的事情处理好。

想了想,魏振山站了起来,并对村民们虚空下压双手。

看到村长有话要说,表情还这么严峻,一时间,没人再说话。

看着徐大勇夫妇,以及他们的几个粉丝,魏振山掷地有声。

“大勇,你说说吧,利息钱怎么算合适?”

闻言,徐大勇眼睛骤然一亮,并送给徐媒婆一道炫耀的眼神。

自动忽视大部分村民们的鄙夷眼神,看了看魏振山,又看了看李富贵,徐大勇进入了角色。

扬起右手,徐大勇道:“我的要求不高,给我五倍的钱就行!”

“也就是说,李富贵借我500元,得还给我2500元!”

感觉到村民们看自家的眼神不对,徐媒婆尴尬一笑,赶紧抢过话茬。

“咳咳……老话说得好,人情债难还!”

“我家提这个要求,我觉得很是合情合理,这还是考虑富贵是个孤儿,不然的话,怎么也得要个十倍八倍的!”

“说句难听的,当年要不是大伙都出钱的话,富贵他父母,根本就不能从医院拉来,并入土……”

徐媒婆的本意,是将村民们拉到她家的贼船。

不过,说李富贵的父母,虽然死在医院,但不交齐医疗费的话,医院不允许把尸体拉走,从而入土为安。

这不是口不择言的话,怎么才算?

很自然的,她惹了众怒。

也是,她这么说话,其实就是往李富贵的伤口上撒盐!

更何况,他们夫妇俩一言不合,就将利息翻了四倍,其实就是玩高利贷。

不得不说的是,当时在村里筹集五万元欠债的时候,他们家并没说利息的事情。

眼红自己的钱,见钱眼开,并因而对自己玩高利贷的套路!

观其行,听其言。

看着这么猥琐的两个人,李富贵双眼微眯。

李富贵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夫妇俩竟然这么玩。

极力控制住狂怒,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李富贵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