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0章 风云诡谲/巅峰小神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考察团的团长,不是别人,正是孟书峰。

不得不说的是,在孟书峰的心目中,李富贵绝对是他的大贵人。

而这个原因,包含两个方面。

在遇到李富贵之前,因为应酬太多,烟酒过度,孟书峰好多年都不能再正常尽人道。

为此,他那漂亮性感的妻子,也就是何小雅很容易冲动。

很自然的,见到李富贵后,深感李富贵强壮的不像话,何小雅就很有想法。

若非李富贵控制力强大的话,面对着何小雅的主动跪舔,李富贵绝对会推倒她。

了解到孟书峰夫妇的实际情况后,李富贵卖给他们一瓶神农壮阳酒。

效果很不错,虽然都人到中年了,但夫妇两个都焕发出了第二春。

其实,除了夫妻生活得到彻底好转外,孟书峰的仕途,也得到了李富贵的很大帮助。

得知李富贵有神农壮阳酒,并且不能量产后,孟书峰就起了小九九。

很简单,就是想着用神农壮阳酒,拓宽自己的人脉。

有心人,天不负。

很快,一个级别很高的市领导,进入了孟书峰的视线。

用神农壮阳酒开路,让这位领导恢复龙精虎猛后,孟书峰升职了。

在此之前,孟书峰是松山市教育局副局长。

局长去别的地方工作了,孟书峰顺势接过了局长的枪。

为此,孟书峰自掏腰包,花了100万元。

不过,和他的回报相比,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孟书峰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升职为教育局局长后,一直在留意李富贵的情况。

得知李富贵勇夺全市第一名之后,瞒着李富贵,孟书峰发了个大招。

对于李富贵为什么被松山市育才中学开除,孟书峰很清楚原因。

实际上,在了解到这个原因的第一时间内,孟书峰就想着怼开除李富贵的校长姚义昌了。

当时,李富贵想着自己报仇,就谢绝了孟书峰的好意。

而孟书峰不好违逆李富贵的面子,就没这么操作。

此一时,彼一时。

深思熟虑后,以去育才中学考察为名义,孟书峰越过校长姚义昌,和育才中学董事会交流了一番。

不着痕迹的,孟书峰将李富贵的事情,摆在了台面上。

闻弦歌而知雅意。

一个高三学生,却被市教育局局长,这么看重。

虽然他学习很好,但两者根本不在一个位面上。

育才中学董事会的成员们,都是人精。

很自然的,怎么处理李富贵这个育才中学的肄业生,被摆在了董事会的工作日程。

反观校长姚义昌,因为在育才中学工作多年,人脉很不错。

了解到董事会或许会开除自己后,姚义昌慌了。

深思熟虑后,姚义昌准备了很多礼物,驱车200里路,也来到了云和一中。

当姚义昌来的时候,李富贵正在高三学生会办公室内,和孟书峰有说有笑的。

反观云和一中的校长季路平等领导,看到两个人相谈甚欢,就自觉地退出房外。

在季路平等领导的力邀下,市教育局其他领导,都来到了校长室。

不得不说的是,直到离开办公室很久了,季路平他们还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也是,市教育局局长等人过来,按理来说,校长应该全程作陪才对。

季路平很会来事,在离开之前,还不忘对李富贵使个眼色。

唯恐李富贵不明白,之后,季路平还给李富贵发了一个短信。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让孟书峰,适当的,对云和一中走一波政策倾斜。

看完短信,开玩笑似的,李富贵就转达了季路平的意思。

而孟书峰闻言,马上拍胸脯保证,操作这个,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事。

一时间,办公室内的气氛,越来越轻快。

不过,这种和谐的气氛,马上就被打破了。

一个经常得到李富贵中华烟的门卫,给李富贵打了一个电话。

姚义昌过来了?

重点在于,这家伙的神色,很不自然。

接完这个电话,想了想,李富贵让孟书峰去办公室里间等待。

并且,李富贵刻意叮嘱了一下孟书峰。

就这样,姚义昌来到了这个办公室。

“李富贵同学,你好哇!”

刚刚见到李富贵,尴尬一笑之后,姚义昌就主动释放善意。

李富贵不是圣母婊,不愿意玩以德报怨。

并且,李富贵还极其讨厌以德报怨的人。

这样的人,整天唧唧歪歪的,一言不合,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进行指点江山。

但是,当他们自己倒霉后,反应却比正常人还要激烈。

而报复程度,也远超正常人。

一句话,圣母婊不是一般的虚伪。

姚义昌话音刚落,李富贵就抢过话茬。

“姚义昌,咱们是仇人,你没必要这么讲礼貌吧?”

闻言,姚义昌的表情尴尬极了。

“呃,嘿嘿,当时我不是不懂事吗?”

“还有,那个秦阳,不都被你弄死了吗?”

“嘿嘿,我的意思是,咱们应该往前看……”

死死地盯着姚义昌,李富贵撇撇嘴。

“姚义昌,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呃!”

发现李富贵的态度越来越不好,姚义昌越来越尴尬。

不过,不想被开除,姚义昌不得不继续努力。

“嘿嘿,李富贵同学,当时,秦阳让我开除你,给了我十万元,我现在物归原主……”

打开一个装着茅台酒的盒子,姚义昌满脸真诚。

酒盒子内,装着十万元。

在姚义昌可怜巴巴的注视下,李富贵坚决的摇了摇头。

重点在于,对于这十万元,李富贵面露不屑一顾。

也是,身价再次上到200万以上了,李富贵自然不在乎这十万元。

李富贵知道,一旦收下姚义昌这些钱,自己就不能再对付他。

“李富贵同学,求求你了,给我一个机会吧?”

“我……我还想再继续干校长。”

“若是十万元不够的话,我给你二十万,不不不,三十万行不行?”

说着说着,姚义昌的两个眼角,都挤出了泪滴。

这还不算,在犹豫了一番后,姚义昌竟然给李富贵跪下了。

观其行,听其言。

想了想,李富贵沉吟道:“姚义昌,看来,你对这个职务很看重哇!”

话锋一转,李富贵又道:“问题来了,你能不能给我科普一下,这里面的道道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