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3章 少年神医/巅峰小神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韦氏私人会所。

在松山市,这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地方。

层次到了一定水准,才能得知它的存在。

当然了,对于绝大部分市民来说,根本是闻所未闻。

如果有幸能进入韦氏私人会所的话,对绝大部分人来说,都会马上处于瞠目结舌的模式。

刚刚进入这个会所,扑面而来的,就是它雍容华贵、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布局。

在这个会所内,有着休闲娱乐、商务聚会、文化交流、健身美容、餐饮服务等项目。

这还不算,配套餐厅,称得上是松山市最豪华、最昂贵的餐厅。

还有,还有十几套按照五星级标准,建造的房间。

一句话,这里豪华无比,看起来很像是天堂。

当然了,这里的服务人员,素质大都很高。

最重要的是,服务人员都受过,极好的保密培训。

不得不说的是,韦氏私人会所并不对外营业。

甚至,就算是市民从会所旁经过,也会忽视它的存在。

原因很简单,韦氏私人会所的内部奢华绝伦,但外表看起来却很普通。

也就是说,韦氏私人会所喜欢低调。

同理,顾客们同样也是如此。

很自然的,韦氏私人会所走的是会员制。

也就是说,只要你不是会员,也没有会员引领的话,就算是再有钱,也不能进去消费。

这里是有钱人的娱乐场所,一年的会费,竟然在百万元以上。

甚至,在一个小圈子内,都传闻,这里是松山市第一富人俱乐部!

松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如各种富豪、各种高官、甚至各种全球五百强的高级管理人员、驻华使节等,都是这里的会员。

韦氏私人会所的会员身份,就是财富的象征。

或者说是,是身份极高的标签。

每个会员过来,都会享受到家人一般的照顾。

这还不算,走的还是唯我独尊的路子。

一句话,但凡能入会,就能和尊贵结缘。

确切的来说,但凡会员提出某种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如摘星星、买航母等,韦氏私人会所就能满足!

实际上,韦氏私人会所也走黄赌毒等套路。

不过,因为老板和会员无不是有钱有势的,因而,他们这么玩,称得上是受到了保护。

……

明面上,韦少的父亲韦谭雄,是这里的老板。

但是,实际上,韦氏私人会所却掌控在韦少的爷爷韦锡儒手里。

韦少,名字叫韦宏亮,今年29岁了。

韦谭雄的年纪,是55岁。

韦锡儒的年纪,今年正好是八十岁。

不得不说的是,因为保养较好,加上注重锻炼,韦锡儒称得上是老当益壮。

正是因为有着这个资本,韦锡儒才能一直掌控韦氏私人会所。

这还不算,会所在韦锡儒的掌控下,营业额一直处于突飞猛涨的模式。

不过,韦锡儒却有一个难言之隐。

这个难言之隐,其实和韦宏亮有关。

很简单,韦氏繁衍到韦宏亮这一代,已经是五代单传了。

也就是说,如果韦宏亮不能为家族生下男丁的话,韦氏就会绝后。

对于这种结果,无论是韦谭雄,还是韦锡儒,都很不愿意接受。

很自然的,韦宏亮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但是,让韦锡儒郁闷的是,因为不忍心打骂这个孙子,因而孙子很让他着急。

韦宏亮贪恋女色,身子骨已经被掏空。

身子虚了,很可能失去了繁衍后代的能力。

对此,韦锡儒心知肚明。

可惜的是,韦锡儒并没有什么改变的办法。

不过,凭借着极为深厚的人脉,前一段时间,韦锡儒却听到了一些传闻。

传闻,松山市出了一个少年神医。

最重要的是,他在给人调理身体、让人恢复健康、也就是轻松驾驭女人方面,很有一套。

具体来说,这个少年神医的手里,有一种效果极好的壮阳酒。

很自然的,他处心积虑的,利用各种渠道,打算找到这个少年神医。

韦锡儒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据一个和官方很熟悉的会员解释,前一阵子,有个高官服用了这种药酒。

结果,这个高官都六十多岁了,但却像老树开花一般,焕发了第二春。

这还不算,这个高官的夫人,甚至承受不了丈夫的生猛。

因此,这位夫人强烈建议,让丈夫再找个小三。

最重要的是,她这种建议,是发自肺腑的结果。

……

了解到这些传闻后,韦锡儒很动心。

一旦找到这位少年神医,别说是孙子了,就连那已经55岁的儿子,都还能为其传宗接代!

让韦锡儒郁闷的是,据线人解释,这个少年神医很低调。

传闻,人家只医治有缘人。

也就是说,这位少年神医的路子,和韦氏私人会所差不多。

一句话,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这种药酒。

凭借着八十年的人生阅历,韦锡儒知道,这个少年神医的身份很不一般。

非要形容一下的话,他的身后,绝对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名师。

这样的人,只能结交,而不能得罪。

想到传宗接代的事情,韦锡儒拉下老脸,一再恳求这位会员,能帮他联系到这位少年神医。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位会员表示,他爱莫能助。

老爷子想要获得这个机缘的话,还得看个人的运道。

发现这条路确实走不通,没有办法,韦锡儒只得耐心等待。

这一天,韦锡儒总算接到了一个电话。

很明显,电话是韦宏亮打来的。

“什么?!”

了解到孙子的情况后,韦锡儒大吃一惊。

与此同时,意识到这里面的信息量,韦锡儒兴奋极了。

就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一般。

也是,韦锡儒年龄大了,思想非常传统。

在他的心目中,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开枝散叶。

没想到的是,苦苦寻觅寻不到,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待心情平稳下来,毫不犹豫的,韦锡儒对孙子发过去一道命令。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务必要将这位少年神医,给请到家里来!”

“到时候,老夫亲自跪求,让他也给你爹,赐一份药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