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4章 治病救人/巅峰小神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韦锡儒表示,为了邀请这位少年神医过来,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事实上,除了帮助孙子和儿子之外,韦锡儒还有别的想法。

也是,他都八十岁了。

虽然身体素质还保持的不错,但总会有生病的时候。

若是简单的小病小灾的话,随随便便治治就好了。

可一旦出现了重病,一般的医院,或许就无能为力。

要是能和这位少年神医结缘的话,就不会再有这种顾虑了。

甚至,自己或许会因而得到第二次性命!

不得不说的是,韦锡儒虽然低调,但身价却极高。

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在松山市富豪榜上,他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韦锡儒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在私底下,他还控制着一家私人安保公司。

而这家私人安保公司,涉足的业务很广。

如,给大富大贵提供安保服务;

帮助银行,运送巨额现金;

调查男女小三,并设法取得各种视频、录音等证据;

帮助债主,给欠债人索要欠债;

给各种有需要的公司,提供保护,也就是收取保护费;

……

当然了,控制这个私人安保公司,韦锡儒从不愿意抛头露面。

也就是说,除了明面上的董事长之外,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甚至,就连公司的法人代表,写的也是这个董事长的名字。

实际上,这个私人安保公司的前身,是韦锡儒控制的一伙混混。

而这伙混混,是松山市混混界的龙头。

也就是说,松山市的大佬,就是韦锡儒!

唯恐受到法律的制裁,韦锡儒不得不洗白。

因此,无论这个公司做什么事情,韦锡儒都一再强调,务必不能留下什么证据。

一句话,他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商人。

还有,松山市还没有洗白的大混混,忌惮于韦锡儒的强大实力,没人敢和他作对。

……

韦宏亮怎么也没想到,无意中结识的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竟然这么深受爷爷的重视。

想到自己之前得罪过他,韦宏亮真的是很惶恐。

不过,想到人家并没有和自己一般见识,相反还主动卖给了自己药酒,韦宏亮更是受宠若惊。

把握不住李富贵的脾气,对于爷爷的命令,韦宏亮不敢打包票。

于是,在爷爷的期待下,韦宏亮沉吟道。

“爷爷,我尽力而为吧!”

“好!”

闻言,韦锡儒不怒反喜,并夸奖了孙子一句。

紧接着,韦锡儒再次强调道。

“小亮,这件事情,如果你能办成的话,以后你的零花钱,绝对会提高两倍!”

很明显,韦锡儒这么玩,用意很深。

韦锡儒很了解自己这个唯一的孙子,知道他一直大手大脚的花钱。

因此,为了完成夙愿,他不得不用金钱说话。

当然了,多给孙子零花钱,对韦锡儒来说,绝对称得上是九牛一毛。

另一边,了解到这个信息量,韦宏亮就好像打了鸡血一般。

“好的,爷爷你放心吧,就和你说的一样,不管采取什么代价,我一定会办好这件事情的!”

发现孙子的态度这么坚定,韦锡儒笑了。

“呵呵,那敢情好!”

“记住,和这位神医交流,你务必要低调一些!”

“若非怕打草惊蛇,从而惹得这位神医不高兴的话,爷爷就亲自出门求他了,快去办这事吧!”

挂断了爷爷的电话后,韦宏亮就继续坐等李富贵,从卫生间出来。

很快,李富贵就再次出现在韦宏亮眼前。

而他的手里,自然多了一个小瓷瓶。

而小瓷瓶里面,就是加料的稀释版神农壮阳酒!

“神医,不不不,大师,我……我这就给你转账!”

看到这个小瓷瓶,韦宏亮的眼睛猛然一亮。

当然了,想到爷爷的命令,韦宏亮还不忘用钱说话。

对于韦宏亮的称呼,李富贵稍稍有点错愕。

不过,紧接着,李富贵就坦然受之。

这就要挣到1000万了,想到帮助村民们的大计划,李富贵很激动。

很自然的,李富贵报给韦宏亮一串数字。

不到五分钟,李富贵的银行账户内,就多了1000万元。

查了一下,确认收到这笔钱之后,感觉到差不多了,李富贵就笑道。

“韦少,恭喜你,从现在起,你就再也不是以前的你了!”

“呃……”

闻言,韦少的表情,丰富多彩极了。

“大师,什么意思啊?”

“嘿嘿嘿,我脑子笨,不是很明白。”

“麻烦大……大师,给我讲讲呗?”

话音未落,韦少就收起所有的嚣张跋扈的气息,就和一个小学生一般。

见状,想到韦少之前的样子,李富贵真是哭笑不得。

看傻子似的看着韦少,李富贵笑道。

“韦少,我的意思很简单。”

“从现在起,一个月之内,不借助任何药物,你都能轻松制伏任何一个女孩。”

“最重要的是,从此以后,你的身体还会越来越强壮!”

感觉到韦少的态度越来越好,在他的受宠若惊当中,李富贵索性就再次给他一道惊喜。

“韦少,实不相瞒,要是没遇到我,你很难生儿育女哇!”

“我这么说,你可懂?”

对于李富贵的话,韦少真的是深信不疑。

事实上,发现自己的身子被女色掏空之后,他曾经去很多家医院去查过。

甚至,就连几家国外知名医院,也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所有的医院都断言,这辈子,韦少算是失去了生育能力。

原因很简单,在他的体液当中,小蝌蚪的活性,不是一般的低。

“大……大师,我……我韦宏亮给……给你跪下了……”

话音未落,在李富贵的瞠目结舌当中,韦少就重重的跪倒在地上。

此情此景,李富贵很是不好意思。

“呃,韦少,外面有人看着呢……”

“砰砰砰!”

自动忽视李富贵的推辞,韦少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大师,不吹不黑,你对我有再造之恩!”

“因此,给你磕头,是我韦宏亮的荣幸,也是我应该做的。”

“还有,之前我得罪过你,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一席话,韦少说的斩钉截铁、并掷地有声。

观其行,听其言。

李富贵知道,这么说,这么做,都是韦少的发自肺腑。

想了想,李富贵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