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3章 谁是你姐?/巅峰小神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那就麻烦你过去看看吧?”

话音未落,赵秉如就尴尬一笑,带着李富贵走向二楼。

孙女出事七年了,赵秉如用尽了所有的办法,还是没能让她变成正常人。

因而,因为这个,赵秉如总是很不开心。

甚至,但凡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他总是唉声叹气的。

李富贵的到来,尤其是李富贵刚才的话,给他送来无限希望。

不得不说的是,若是李富贵一言不合,就说肯定有把握治愈这个孙女,赵秉如肯定会很怀疑。

也是,就算是再牛逼的医生,就算是治疗最简单的疾病,也不敢打包票,说能妙手回春。

很自然的,想到这些,赵秉如的眼睛越瞪越大。

也就是说,让李富贵给孙女治疗,赵秉如并不是死马当活马医。

二楼南向一个卧室内,是赵红叶的地盘。

让李富贵哭笑不得的是,考虑到赵红叶对人有强烈的攻击欲望,赵秉如就设计了一个铁门。

除此以外,就连室内窗户,也都安装上了双层防盗窗。

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

想了想,李富贵对赵秉如沉吟道。

“老爷子,这样,我先隔着窗户观察一下。”

“还有,我的肉比较皮实,你老不必担心我会受伤。”

“咳咳……还有,到时候,你老躲在我身后吧?”

点点头,赵秉如小心翼翼的拉开窗户。

“富贵,小心红叶往外丢东西……”

“嘭!”

话音未落,一只红拖鞋就猛然飞向窗户,并重重的砸在窗户上。

与此同时,房间内还传来一阵刺耳的娇呼声。

“谁?你是谁?”

“谁让你进来的?”

“你一个男人,为什么要进女生的房间!?”

“……”

听着这歇斯底里的娇喝,再看看面目极度扭曲的赵红叶,李富贵和赵秉如面面相觑,并都面露苦涩。

看着李富贵,赵秉如苦笑着摇摇头,并一摊双臂,老脸上写满了无可奈何。

考虑到赵红叶是自己的大姨子,而赵秉如则是个清正严明的好官,对此,李富贵并没往心里去。

“老爷子,看我的!”

话音未落,李富贵就扭头看向赵红叶,并面露人畜无害的笑容。

其实,李富贵早就看出来了。

这个赵红叶,和赵红菲长得非常像,都是那么的青春靓丽。

不过,两个女孩之间,差别也不小。

常年足不出户,赵红叶的皮肤更白皙。

比妹妹大了两岁,赵红叶的身材更魔鬼。

因为心理年龄远不到25岁,赵红叶的眼神很清澈。

看了几眼,李富贵甚至想到了小萝莉。

蓦然间,李富贵赫然发现,脑子里面,竟然突然多了很多陌生而又熟悉的知识。

还阳九针!

很明显,还阳九针这门针灸术,也是神农传承的一部分。

用好这门技术,能从阎王爷手里夺命,也就是救治必死之人。

因此,治愈这一点小毛病,根本就不是事。

毕竟,赵红叶的问题,只是简单的脑神经受到刺激,并且有血块堵塞了脑神经。

想了想,望着赵秉如,李富贵压低了嗓子。

“老爷子,红叶姐姐的一根脑神经,出现了淤血现象。”

“因而,这才是她神经有点问题的原因所在。”

“这样吧,我打算用针灸治疗……”

李富贵话音未落,赵秉如就惊呆了。

也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原则,让李富贵过来看看。

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出现这种结果。

很自然的,赵秉如面露狂喜。

当然了,意识到李富贵肯定还有下文,赵秉如就屏住呼吸,继续用心聆听。

“老爷子,咳咳……我来的有点匆忙,没带银针来……”

闻弦歌而知雅意。

李富贵话音未落,赵秉如就激动的说道。

“这事好说,神农大药房总店那里,肯定卖银针!”

“这样,我这就安排一个秘书去买一套。”

“对了,咳咳……你要是真的不害怕红叶的话,就先进去看看,我下楼给秘书打个电话。”

话音未落,赵秉如就不顾年迈的事实,快步如飞的冲下楼。

这个时刻,意识到心愿即将了却,赵秉如就好像年轻了一二十岁一般。

当然了,作为岳东省最高长官,这么说话,赵秉如非常有底气。

身份到了他这个层次,想要办什么事情,有无数人帮着代办。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听到神农大药房总店,下意识的,李富贵就想到了松山市分店。

当然了,李富贵还想到了松山市分店的美女经理何小雅。

李富贵早就想好了,过几天,就给何小雅一道惊喜。

也是,人家何小雅多次主动表示,能陪自己睡一觉。

最重要的是,自己却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这还不算,她还一再花式推销她的妹妹。

并且,还让自己欣赏她妹妹的果照。

人敬我一尺,我就敬人一丈。

既然何小雅这么看得起自己,自己就应该帮助她,在各家分店当中脱颖而出!

当然了,这么操作,自己也会得到巨大的经济利益。

一句话,自己的手里,有的是市面上花钱也买不来的好东西。

听到赵秉如正在紧张的拨打电话,并对一个秘书发号施令,想了想,李富贵自动忽视赵红叶的出离愤怒,并打开了门锁。

紧接着,李富贵就闪身而入。

唯恐赵红叶跑出房间,并对大院里的各种高官、或者是各种高官的家人造成伤害,李富贵还不忘将房门反锁。

还有,考虑到男女授受不亲,李富贵开门关门的速度很快。

确切的来说,根本不给赵红叶跑出去的时间和空间。

让李富贵郁闷的是,他刚刚进来,赵红叶就更加激动了。

“你……你想干什么?”

“你为什么要进我的房间?”

“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这就杀死你!”

话音未落,赵红叶就死死地盯着李富贵。

这还不算,赵红叶还咬牙切齿的,并做出了随时出手打人的态势。

见状,李富贵不慌不忙的笑道。

“姐,我……”

“谁是你姐?你和谁攀亲戚?就你这样的三等残废,你想什么好事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