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5章 我欠你一个人情/巅峰小神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赵红菲的心目中,这个姐姐真的太可怜了。

也是,别的女孩子在姐姐这个年纪的时候,大都畅享在爱情的温柔乡里。

也就是说,老是被心爱的男朋友花式宠着。

甚至,虽然还没有结婚,但已经过上了如胶似漆般的夫妻生活。

姐姐这么漂亮,但神经出现了问题。

因此,她绝对很难找到门当户对的男朋友。

甚至,就连找个年轻帅气有能力的年轻男人都很难。

当然了,因为爷爷这个身份,姐姐肯定不愁嫁。

但是,没什么意外的话,姐姐的男人,应该是想着被爷爷培养的官场中人。

也就是说,这样的男人,就算是娶了姐姐,但却不爱她。

想到这些,赵红菲不敢怠慢。

“姐,富贵呢?”

闻言,赵红叶狠狠地白了李富贵一眼。

不愿意被妹妹笑话,赵红叶就对赵红菲小声说道。

“菲菲,这个小色狼呀,正在一楼和爷爷谈事呢!”

小色狼?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

闻言,赵红菲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

毫不犹豫的,赵红菲就对姐姐做了科普。

“姐,听妹妹一句,这个富贵呀,虽然年纪小,但却是个绝顶好男人!”

“不行的话,你就嫁给他算了!”

“还有,你……你刚才不是叫他小色狼吗,看来,他很喜欢你呀!”

一语惊醒梦中人。

闻言,赵红叶马上就闹了个大红脸。

赵红叶怎么也没想到,妹妹竟然会这么给自己提建议。

虽然都25岁了,但因为自杀带来的后遗症,赵红叶的心理年龄,远不到25。

因此,她丝毫没有结婚嫁人的概念。

为此,她还拒绝了家长安排的各种相亲。

事实上,不仅赵红叶尴尬,李富贵同样也是如此。

虽然和赵红叶相隔了三米多,手机也没有开启免提模式,但凭借着绝佳的听力,李富贵却听清楚了姐妹的对话。

若非反应快,若非担心姐妹俩尴尬的话,李富贵绝对能憋出一口老血。

迅速开动脑筋,不愿意让这些情况出现,李富贵只得装逼,做出听不到的样子。

在李富贵的侧耳倾听当中,赵红叶接过了话茬。

“菲菲,你不是说,富贵是你男朋友吗,难道你不想嫁给他?”

“咯咯咯,姐,妹妹不是给你说了吗,妹妹打算终生不嫁!”

“呃,菲菲,难道你真的这么操作吗?”

“是呀,不然的话,妹妹为什么要把富贵转让给你?”

“呃,还是算了吧!”

“姐,你不要不好意思呀,妹妹说的都是真的!”

“呃,你高兴就好,没什么事情的话,姐就挂了呀!”

电话那头,考虑到姐姐的精神状态,赵红菲并没有想太多,并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看着李富贵,赵红叶双眼微眯。

“说说吧,你……你为什么来我房间?”

不等李富贵搭话,赵红叶又追加了一问。

“你刚才和我爷爷嘀嘀咕咕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想着给我治病吧?”

很明显,这个时候,赵红叶的神志非常清醒。

她之所以语气不善,应该是赵红菲的电话的原因。

想到这一层,李富贵并没有往心里去。

于是,迎着赵红叶的警惕眼神,李富贵微微点头。

“嗯,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就给你治治,你怎么看?”

想了想,赵红叶突然扭捏起来。

也是,赵红叶很了解自己的妹妹。

姐妹情深。

私下里,姐妹俩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赵红叶知道,眼下,妹妹可能还没对李富贵献身。

但是,这种事情,早晚会有发生的那一天。

而妹妹又没有结婚的打算,问题来了。

和李富贵接触,自己真的应该像对待妹夫一样吗?

更何况,刚才姐姐语不惊人死不休,竟然想着让自己嫁给他!

出自女孩子的矜持心,赵红叶不愿意被李富贵看出自己心理的小九九。

因此,点点头,赵红叶赧然一笑。

“呃,那就麻烦你了!”

见状,李富贵笑道。

“那好,现在请伸出你的左手腕,我先给你把把脉。”

闻言,赵红叶再次赧然一笑,并莲步轻移。

很快,两个人都坐在了那个学习桌旁。

看准赵红叶的脉门,李富贵将左手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搭在了上面。

在赵红叶的紧张注视下,一分钟之后,李富贵微微点头。

“嗯,果然是这样!”

闻言,赵红叶娇呼道。

“富贵,怎么样呀?”

在清醒的时候,每次想到自己的后遗症,赵红叶也很郁闷。

为此,她非常关切。

“在你的一根脑神经上,堵塞了一块血块。”

“正是这个血块,才导致你出现了后遗症。”

“这样,等会你爷爷拿来银针后,我这就给你治疗。”

不得不说的是,初次行针,李富贵并没有太大把握。

也是,还没熟悉这个流程呢,哪能有太大把握?

最重要的是,按照还阳九针的科普,想要用好这门技术,最好要有丹田真气。

初次行针,修为有限,没有丹田真气,将会特别耗费精力和体力。

虽然顾虑重重,但不愿意打消赵红叶的积极性,李富贵表面上,满满的都是自信。

很快,银针就拿来了。

让李富贵高兴的是,和银针配套的,还有一个消毒用的医用酒精灯。

在赵秉如和赵红叶的严密关注下,李富贵拿出一枚银针,并仔细消了一遍毒。

紧接着,对准赵红叶左耳上方,李富贵小心翼翼的,将这枚银针插了进去。

众所周知,人脑非常复杂。

但凡受到损伤,后果往往会很严重。

甚至,还会出现死亡。

根据对神农传承的领悟,李富贵小心翼翼的捻动着银针。

不一会儿,因为精神太紧张,李富贵就累的全身大汗。

这还不算,他还非常的虚脱。

满脸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看架势,李富贵要休息很久之后,才能恢复。

赵秉如知道,李富贵这么操作,难度真的是太大了,不能像医生一样玩流水线。

于是,坐等李富贵收回银针,赵秉如并没首先问起疗效,而是掷地有声。

“富贵,不管怎么样,我赵秉如都欠你一个人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