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8章 突发奇想/巅峰小神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片海滩,面积很大。

据李富贵目测,至少在几百亩。

甚至,很可能有好几千亩。

并且,这片海滩,都夹在两座大山中间。

一句话,这里的地形,是个大海湾。

海滩上的地形很不平坦,到处都是石头。

这还不算,时不时的,在一些低洼处,还会出现很多浅水滩。

而涌到岸边、并被这些浅水滩滞留下来的海水,很多地方还很深。

因此,道路不是一般的难走。

唐诗韵作为一个土著,自然知道去海边的道路。

重点在于,只有这条道路上,才有一些树木。

现在正值下午三点,还是炎热的夏季。

因此,气温不是一般的高。

这条道路上,树荫密布,比其它地方凉爽很多。

并且,这条道路的边上,还有一条小河。

也就是说,这里是一条入海口。

按照李富贵的习惯,很想在这里洗个澡。

不过,考虑到和唐诗韵不是很熟,还不是男女朋友,李富贵只得抛却这个念头。

让李富贵喜闻乐见的是,前方不远处,竟然有一些特别的东西。

这些东西,都是衣物,花花绿绿的。

很明显,这都是女人的衣服。

最重要的是,前方,有两个大姑娘、一个小媳妇,正在偷偷洗澡。

当然了,她们都是唐家滩的。

天气燥热难耐,村里用水都很困难,遑论洗澡了。

有不花钱的干净水能用,何乐而不为?

这三个大姑娘、小媳妇,年龄都在20岁上下。

因为自幼生长在海边,经常受到风吹日晒,她们的肌肤不是特别白皙。

不过,体型都还不错。

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

另外,因为经常参加劳动的原因,她们的身材还很匀称,肌肉线条分布很合理。

重点在于,因为家庭条件大都不好,她们不像城市女孩那样,玩各种整形。

甚至,就算是使用各种化妆品,她们用的也都是价廉物美的那一种。

因此,这三个大姑娘、小媳妇,都是纯天然的存在。

看着寸缕未挂的她们,下意识的,李富贵呆住了。

另一边,正在想各种心思,感觉到李富贵很久没说话了,还定在了那里,唐诗韵满脑袋都是问号。

大着胆子,唐诗韵扭头向李富贵看去。

毕竟是个女孩子,加上比较保守,再加上连续被李富贵看光了两次,虽然一起出来十几分钟了,但唐诗韵还是不怎么敢和李富贵对视。

因此,唐诗韵就看向李富贵的下半身。

一刹那间,唐诗韵就瞪大了双眼。

入眼处,在李富贵的大裤头前面,竖起了一顶规模宏大的帐篷。

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

现如今,是个信息社会。

各种各样的信息,简直是铺天盖地般而来。

因此,虽然在男女交往上,唐诗韵还是个萌新,但却具备很多理论知识。

事实上,在自己的闺房内,唐诗韵就发现了李富贵的这个异常,

重点在于,结合各种道听途说来的知识,唐诗韵知道,李富贵之所以这个样,其实是动情的节奏。

说句难听的,李富贵很想上了自己。

唐诗韵知道,和女人相比,男人天生比较冲动。

当然了,男人只对看得上眼的女人冲动。

也就是说,在李富贵的心目中,对自己的印象很不错。

因此,被李富贵看光了两次,除了郁闷之外,唐诗韵还有点沾沾自喜。

让唐诗韵更加欢喜的是,感觉到比较违和,两个人都没提这件事。

但是,自己被他看光了两次,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事实。

此刻,再次看到这个大场面,唐诗韵知道,李富贵肯定看到了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循着李富贵的眼神,唐诗韵也定睛看去。

一刹那间,唐诗韵瞪大了双眼,并猛然发出一阵娇呼。

“娇娇、佳佳、薇薇!”

“我靠,你们怎么想着现在来洗澡了呢?”

“不行,我得给她们说说去!”

自言自语了几句,唐诗韵不敢怠慢。

猛回头,望着李富贵,唐诗韵尴尬一笑。

“咳咳……富贵,你扭过头去好吗?”

“她们都是人家的闺蜜,被她们看到了,她们会记恨你的。”

“还有,等会,记得别说你看到她们了,行吗?”

娇娇全名叫唐晓娇,在外面打工的时候,谈过两个男朋友。

事实上,就是她,怂恿唐诗韵做李富贵的小三。

甚至,她还表示,唐诗韵要是不好意思的话,她就会这么操作。

其实,唐晓娇这么说,称得上是玩笑话。

她没有唐诗韵漂亮,还不再是女孩子了。

这一点,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佳佳全名叫唐佳佳,虽然去外面打过工,但出淤泥而不染,没有恋爱过。

重点在于,她的颜值,和唐诗韵差不多。

薇薇的全名叫岳珂薇,比她们大几岁,今年24岁了。

岳珂薇的人生比较悲催,丈夫在一个煤矿打工,不幸遇难。

她还有一个一岁的儿子、以及婆婆。

岳珂薇的品行不错,遵循礼教传统,并没有再嫁,并和儿子、婆婆相依为命。

一句话,她是个可怜人。

年龄差不多,还都是村里颜值最高的存在,因而,岳珂薇和这三个女孩的关系很不错。

事实上,唐诗韵的预付工资,每次都会送给岳珂薇一些。

大人苦点累点没什么,小娃娃也这么操作的话,那就不好玩了。

一岁,正值长身体的时候。

若是营养条件达不到,很影响发育的。

想到这些,唐诗韵突发奇想。

另一边,无意中看光了三个女人,还被唐诗韵给抓了个现行,李富贵很是不好意思。

“咳咳……我没看到她们,真的!”

闻言,唐诗韵俏脸微红,并撇撇嘴。

俏脸上,分明写着一句话:

信你才怪?

知道李富贵这是无意中大饱眼福,唐诗韵急忙往别处带节奏。

再次匆匆的瞥了瞥李富贵的大帐篷,戒指望着李富贵的眼睛,唐诗韵指了指后面的一棵大树。

大树下面,有一大片树荫。

不知道唐诗韵想要表达什么,加上为了避嫌,李富贵只得走到那里。

树荫下,望着李富贵,唐诗韵的表情很古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