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离开/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外夜色渐深,屋子里头,皎洁的月光洒遍了整个房间,而在那狭小的木床上,两具年轻的身体抵死缠绵,彼此贪婪地感受着对方的温度,恨不得将对方吃干了抹干净。

阿雯虽然嫁给小秃头也有不短的时间,但因为小秃头的无能,在今夜,她稚嫩得比我还不知所措,任凭我如何贪婪的索取,她都只是双眼迷蒙,紧咬着嘴唇,满脸通红如血……

一夜无眠,我与阿雯也不知道在床上折腾了多久,直到天亮后,我们俩个人总算精疲力尽了才昏昏睡去,彼此紧搂着对方,就如一对新婚夫妇一般亲密无间。。

一连好几天,我都在这种温柔乡中度过,白天就和阿雯去镇上行走和游玩,一到了晚上,我们俩个便心照不宣地关上房门,在那摇摇欲坠的小床上尽情释放着心中的火热。

但好日子没过几天,我就发觉阿雯有点怪怪的,好几次都躲在角落里暗自伤神,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也吞吞吐吐的不肯多说。

直到第五天的早上,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阿雯的身影,而在桌子上,则压着一张纸条。

我看到纸条后,不由得心头一紧,随即深深叹了口气。

阿雯走了。。。

其实我这几天也感觉得到,阿雯告诉我,她家里穷得很,弟弟马上又快结婚了,那钱还是靠她嫁给小秃头家才换来的礼金。

另外,阿雯名义上的丈夫还是小秃头,就算她去到哪里,这个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而且,小秃头现在死了,如果她一走了之,那遭罪的,还是她的家人……

我拿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化凡,我走了,谢谢你,这几天我感觉就跟做梦一样,虚幻却又让我感到很开心,我回去了,你不要再来找我,老先生说你命相不凡,以后成就绝对不简单,他也猜到了我和你的关系,但就算是这样,我也依然不后悔……阿雯。”

在纸条上的最后,“不后悔”三个字写得特别重,足以可见阿雯的心情。

我看到这里,不禁心生一抹苦涩;这几天我何况不是感觉跟做梦一样?但阿雯留给我的,注定是一份难忘的情意……

我苦笑一声,心头百感交集……

当天,我收拾好东西离开了旅馆。

与其说是收拾,其实就是一两件阿雯在镇上给我买的衣服,除此之外,我还在床头上发现了阿雯留下的一些钱,虽然不多,但我知道这些肯定已经是阿雯的所有。

出了旅馆后,我来到镇上唯一的对外车站,坐上了那一天只发一班的大巴去到了市里。

市里我是第一次来,城市并不大,但比起我呆了十几年的村子来,明显繁华得太多。

而在市里我也没有停留太久,我背着个简陋的包裹,用身上最后的两百块买了一张通往广市的长途车票,而买票剩下的几块钱,买不起盒饭,只能用来买了几个白面馒头。

就这样,我俨然一个穷小子进城一样,坐上了南方地区最繁华热闹的大城市--广市的长途汽车。

在车上,心情低落的我找了个最后面的座位,眼皮子一垂,不由得昏昏欲睡。

但我没睡多久,在车子启动后,便被一阵男人的声音吵醒。

我抬头一看,发现前面一个约莫着二十五六岁那样,年轻不大却已是大腹便便,满脸横肉的男子正在前面挨个的问话。

“老板,要不要给您算个命?你我难得在这车上相遇,这可是天大的缘分,我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不准不要钱。”男子道。

“不要,走开!”对方回应道。

男子又凑到了另外一处去,冲一个看起来足足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道:“美女,我给你算个姻缘卦怎么样?保准你找个如意郎君?嘿嘿。”

中年妇女翻了个白眼道:“我孙子都快出生了,你现在才给我算姻缘?”

“额,孙子出生又不代表着你老公以后不会死,现在算,以后也肯定用得上的。”

“去死……”

男子吃了一鼻子灰,但仍然不死心,他一连问了好几个,结果终于逮到了一个年轻女孩。

“美女,可否借你胸部一看?”

年轻女孩一愣。

男子的咸猪手已挨到了年轻女孩的胸口,顺势一摸,然后摇头晃脑一脸正经道:“不错不错,美女你是真心人啊……”

“这也叫算命,你怎么不去死?”年轻女孩勃然大怒,当即一巴掌甩在男子的脸上。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传来,男子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个红彤彤的手掌印,这一巴掌,我看得都疼,那男子却跟个没事人一样,吹着口哨就走了。

我在后面直摇头,寻思着这家伙要是去我们村子的话,估计非得被卸掉一条胳膊不可。

我正继续闭目养神,男子忽然凑了过来,一股自来熟的坐在我旁边,并问道:“小哥,要不要给你算个命?我看你英俊潇洒,就给你打个五折如何?”

“算命就不要了,都是混口饭吃的,你要是肚子饿,我这钱没有,白面馒头倒是可以分你一个。”我说着打开袋子,里边有几个临上车时买的馒头,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顶得住饿。

“小哥,十块钱也行啊。”

我摇头。

“那就五块吧,别说你五块钱也没有?”

我还是摇头,小爷我现在身无分文,能给你个馒头吃就不错了。

男子大失所望,一边暗骂了句自己怎么就上了这穷车,连个活都捞不着,一边还不忘从我袋子里掏了个馒头,张嘴就咬。

我撇了一眼,好家伙,拳头大的馒头,还不够他三两口,看得出来,这家伙怕也是混日子饿了好几天……

吃完馒头,男子干脆就坐在我旁边不走了,撞了撞我胳膊,道:“哥们,你混哪的?看你这打扮,不像是本地人啊。”

“我看你这打扮,也不像是本地人,你又混哪的?”我懒洋洋道。

男子忽然目光扫了一眼周围,神秘兮兮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破布缝成的兜,然后小声道:“哥们,实不相瞒,在下乃是摸金校尉刘羽辉,江湖人称辉爷,你别看这破布包着的东西,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倒出来的宝贝,哥们我和你一见如故,你要是看得上,我就把这宝贝便宜卖你如何,就当交个朋友……”

【作者题外话】:上面的摸金校尉,是书友客串,其他想要客串的书友,也都可以在书评区留言!后面将会开启第二卷剧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