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被卖了/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男子的话,我顿时来了兴趣,但当目光落在他那破布上包着的宝贝时,我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只见那破布包着的东西,是一个椭圆形状的玉块,玉色很一般,看得出来并不是什么极品,而且,这玩意我认识,叫做九窍塞和玉塞;古时候人死后,会在死者遗体的肛门上塞东西,有钱的就会赛个什么夜明珠或是金银球之类的,而穷一些的,则会用一些比较便宜的玉石,打磨之后,再塞入死者遗体的肛门,算是一种习俗。

而眼前这个自称摸金校尉的家伙,手里拿的,正是此物……

我寻思着你这摸金校尉在和我开玩笑呢?拿个塞肛门的东西和我说是宝贝,而且一脸的自豪,还不忘在在那玉塞又摸又嗅的。

我一时不免有点为难,在想自己要不要告诉这个辉爷,他正放在鼻子里嗅的玩意甚,不是什么宝贝,而是古人塞肛门防止粪便流出来的工具……

“怎么样哥们?你开个价?”刘羽辉道。

我赶紧摆手,道:“算了,这宝贝你自己留着。”

“别啊哥们,你是不是怕我狮子大开口,不用担心,我辉爷最喜欢交友,给你个朋友价,十万块怎么样?”

“你当我钱是大风吹来的吧?”

“额,那就五万。”

“你自己留着,我真没兴趣……”

几分钟后,刘羽辉给我开出了个两百五十块的价格,但即便这样,我仍然摇头说不要。

刘羽辉大失所望,一脸的不乐意,我看在眼里,忍俊不禁,这家伙还挺好玩的,虽然傻里傻气了一点,但真实。

刘羽辉将玉塞收好,我目光看去,忽然见到他口袋里还有个其他东西,顿时眼前一亮。

我赶紧问:“哥们,你那个黑漆漆的,是什么东西?”

“哦?你说这个?”

刘羽辉将那东西掏出来,也就三分之一手掌那么大,黑不溜秋的,有点沉。

“这也是我在那墓里倒出来的,我去得晚,就捡到了这两个东西,这东西跟炭似的,我估计也没什么用,正准备丢掉呢。”

我接过那黑东西仔细一看,这玩意坚硬得很,而炼过铁的我心里明白,这玩意质地坚硬,那说明很有可能就是金属,而上面那一层黑色,十有八九是氧化的原因。

我摸了几下,越发感觉这个黑东西应该是某一种精炼过的金属,当即不由得有了点兴趣。

但我身上是真没钱了,要买的话不太现实。

一旁的刘羽辉见状,一脸豪迈地道:“哥们,你要黑玩意?”

我点头。

“可以啊,这黑玩意我送你,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就是买了我这个宝贝,一万块,那黑东西就当附赠品,怎么样?这买卖划算吧。”

“你不去当奸商可惜了。”

我将黑东西丢回给了刘羽辉,他一看急了,一阵好说歹说,拉着脸把价格开到了一千块,我最后说我真是没钱,这家伙还特意拿了张纸条给我,说现在没钱可以打个欠条……

“行,欠条我可以写,只要你不怕我跑了。”

“哥们,放心吧,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不就一千块,多大点事……”刘羽辉一脸豪迈道。

…………

…………

长途汽车闷得不行,这一路走走停停了差不多近十个小时,到后面,我实在是扛不住了,一下车就狂吐不止,差点没把我的胃都翻腾出来了。

没等车子开进车站,我就忍不住先收拾好东西自己下了车。

刘羽辉紧随其后,问我要去哪里,说他在广市那可是有两把刷子的,我仔细一听他口音,发现这家伙还真是广市这边的人,一口一个扑街,简直贼溜。

“扑街,这车臭得跟狗屎一样,要不是哥们你在,我肯定就把它给烧了。”刘羽辉叉腰骂道。

“行了,我看你就马后炮一个,刚才在车里也没见你放个屁,你别跟着我了,我要走了。”我道。

“哥们你去边度啊?”

“什么边度?”

“就是你去哪里的意思。”刘羽辉解释道。

“我要去荔湾街,你放心,那一千块我不会耍赖你的,这个地址你记一下,到时候可以过来找我。”我道。

刘羽辉笑嘻嘻道:“哥们,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辉爷在广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一千块多大点事……”

刘羽辉话是这么说,但眼睛却飞速在我的纸条上看了一遍,我估摸着上边的地址早就被他记的滚瓜烂熟了。

“行,那我走了,有机会再见。”

初来广市,站在马路边,到处都是人,我可没兴趣再和刘羽辉扯犊子,赶紧找借口离去。

刘羽辉在后边直冲我喊着,说在广市要是遇到什么惹不起的人,大可以报上他的名字。。

和刘羽辉分开之后,我按着纸条上的地址,连续问了好几个路人,总算是摸索到了周小舍说让我去投靠的那个王百万家。

王百万家所在的地方,是广市最有名的古董贸易街,我一过去,背着个包裹,置身于人来人往的街道,心头不由得多了几分躁动。

“这繁华都市就是不一样,连条街都这么多人,女孩子穿的衣服也那么少,真爽。”

我一眼看去,古董街里两旁的商铺人头攒动,而我顺着地址一间间找去,很快便来到了一处规模比旁边店铺明显大上不少的店铺。

我前脚刚一进店铺,当即便被一个看店的伙计给拦住。

那伙计打量了我一圈,道:“老板,你是要收货还是卖货?”

我如实道:“我既不收货也不卖货,我是来投靠你们老板王百万的。”

伙计一听,迟疑了下,嘱咐我在门口等着,他自己迅速跑进里边。

没一会,伙计已经领着一个身穿华服,面相慈善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老板,就是他。”伙计道。

中年男人看了我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是谁喊你来投靠我的。”

我一看中年男人面色和善,倒也没有隐瞒,就一五一十道:“是周小舍让我来投靠你的,还请老板让我在这暂住一段时间。”

我话音一落,刚才还一脸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愣神了半秒后,随即肉脸一颤,眯着眼:“原来是周小舍那个遭天杀的,他还欠我十五万六千块,至今一毛没还,你既然是他朋友,正好留下来打工替他还钱吧……”

中年男人这话一说,我只觉得心里头像是有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一般,而每一只上边都写着一句话:“周小舍,我去你大爷的!!”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今晚状态很不好,删删写写,我想要静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