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精铁/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打铁,我也略懂一点,但要论了解的程度,那肯定是远远不及我面前这个老头的。

我目光看去,只见此时的老头,打着赤膊,即便瘦如皮包骨,即便满面沧桑,但随着那清脆响亮的哐当声传来,我看见他就如年轻了二三十岁一般,就连脸上的皱纹,也少了许多。

老头挥动着大铁锤,那玩意估计也有七八斤重,一般人挥几下都得气喘吁吁,而老头每砸一下,手臂上青筋暴起,可那动作,却一点也不慢。

好一会,我主动道:“老大爷,要不我来锤铁?”

老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不屑的表情道:“你个娃子懂什么?这锤铁可不是只要力气才行,每一下锤的点都需要技巧,说吧,你想做什么?”

好吧,看老头这么敬业,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上手了,虽然我以前也炼过铁,但在老头面前,那无疑是班门弄斧。

我赶紧拿来了一张纸,将洛阳铲画在了上边。

老头只是扫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道:“你是盗墓者?”

我点了点头。

“看不出来,你这娃子居然还有这种本事?不过,你这把洛阳铲,好像和一般的有点不太一样。”

“大爷牛逼!”我打心里服了这老大爷,就只是看了一下我画的东西,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不说,还看出来我想做的洛阳铲的不同之处。

“大爷,这事你还得给我保密,工钱我不会少你一分,你看这事成不?”

老头眯着眼思索了下,“我想知道,你倒斗是为了什么?”

我拿出一包烟,给老头和自己分了一根,深吸了一口道:“和你一样,也是祖传的手艺活,但到了我这一代只学会了点皮毛,要是我和您说,我倒斗不为了钱,那绝对是骗你的,但在图钱之余,我能做的,就是不像其他的盗墓贼为目的不择手段,肆意毁墓。”

有些盗墓者,有时候为了能挖掘到陪葬品,往往会用上爆破、水灌、火烧的方式来毁墓,而这样一来,一座原本设计精致完好的坟墓基本上到后面就会变成一座废墟,里头陪葬品被一扫而空不说,就连墓斗都荡然无存……

我对这种倒斗方式十分看不起,我觉得,倒斗倒斗,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在墓洞中与各种奇淫技巧的杀人机关斗争,而像那种随随便便一把火烧了墓洞取陪葬品,那也叫倒斗?开什么玩笑!

我将自己的看法如实告诉了老头,同时也做好了被老头拒绝的准备,毕竟,倒斗这种事还真算不上是光彩……

我咬着烟,一声不吭的看着老头。

老头伸出两根黑漆漆的手指,一连深吸了好几口烟,吞云吐雾了一阵后,老眼里迸发出一丝精光。

“娃子,这活我可以帮你干,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们倒斗的行当我多少了解,有时候相互残杀、背后使绊子的事太多,你设计的这把洛阳铲,底部是刀刃状,对你来说肯定是把趁手武器,我不希望自己打造的东西,被你用来尽干一些伤害无辜的事……”

老头的要求说实话有些啰嗦了,甚至,如果我愿意,我可以直接当着他的面假意答应他,但我没有这么做。

我老老实实地给老头鞠了一躬,一板一眼道:“大爷你放心,你这把铲子,我绝对不会用来害人,但如果有人主动对付我,我想,这就怪不了我吧。”

老头笑道:“如果有人主动对付你,那没得说,必须干他娘的!”

“成!”

老头继续打铁,我从怀里掏出之前在刘羽辉那边得到的那黑漆漆玩意递给了老头。

老头琢磨了一会,顿时面露震惊之色。

“娃子,你这东西哪来的?”

“这是我一朋友在某处墓穴里得到的,我寻思着可能用得上,大爷你见多识广,肯定能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不?”我顺势拍了一记马屁道。

“嘿嘿,你这娃子运气还真好,这可是好东西,我要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精铁。”

“精铁?”

“不错,以前的打铁人,手艺更好,打出来的铁精度也更纯,而这块精铁,肯定是用了某种手艺活,从融化的铁水中提取到了最精纯的一部分,从而锤炼成一块,这玩意放在以前,那可是价值不菲啊……”

我听得心花怒放,自己虽然知道这块黑漆漆的玩意是好东西,但也没想到会这来路。

当即,我请求老头帮我把这块精铁一并融了,用在做洛阳铲的底刃上,我心头激动地不行,这一次做的洛阳铲,不但请到了老师傅,还用上了好材料,做出来的东西,绝对不简单。

…………

…………

打铁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我和老头商定好明天晚上过来拿,随即,我自己又跑了一趟市场,从那里淘来了两根黑驴蹄子和一些黑狗血,这些玩意,都算得上驱邪的好东西,尤其是黑狗血,据说用来对付粽子效果极好。

一切该买的东西都买着了,我背着个包返回到了王家古董铺。

一回去,我就看着店门口停着一辆眼熟的小汽车,我定睛一看,妈的,一眼就看到那个斯文男郑瀚文又开车送王洛洛回来了,王洛洛依旧坐在后车,郑瀚文照例主动去给她开门,然后两人相视一笑,那真叫一个甜蜜蜜……

我看得心里头莫名的有点不爽,我寻思着我自己可能真喜欢上王洛洛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这样妒火中生。

我背着包想要直接进去店里,本来是懒得和他们打招呼,但没想到却被那个郑瀚文给叫住了。

“小陈,好久不见,呵呵,你这背的什么,该不会是怕在大城市吃不惯,特意从你们乡下带来的土特产吧……”

郑瀚文这一打趣,王洛洛听得有些忍俊不禁。

郑瀚文满面春风,看到逗笑了王洛洛,似乎有些得意,我听得直起鸡皮疙瘩,大爷的,我和你貌似还没熟到可以喊小陈的地步吧……

还有,我们乡下人得罪你了?我背个包,就是土特产了?妈的,装逼,虚伪!

我回过头,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原来是小郑啊,是挺久不见的了,人家都说度日如年,我俩这么一算,好像也有一两年没见面了……”

我话音落下,一旁的王洛洛嘴巴微张,顿时掩嘴轻笑了起来(原谅她笑点低,我不觉得好笑,她倒是笑得跟个三岁的缺爱儿童一样)。

而郑瀚文尴尬地笑了笑,斯文依旧,但我却分明看见他的眼里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怨恨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