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九死一生破死局/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镶玉腰带无声的掉落在地,那金光灿灿的模样格外让人心动,可此刻,场上那么多人,包括刘羽辉在内,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捡。

这个金镶玉腰带,要拿出去外面卖,少说也有个好几十万,但大家心里都清楚,金镶玉再值钱,也没有自己的命值钱。

这节骨眼上,众人面面相觑,没人敢动,大家伙都瞄着脚下的石板和尽头的猛虎雕,谁也不知道,这九死一生的墓穴哪儿才是出口。

“凡哥,这可怎么办?”刘羽辉忧心忡忡道。

“先别急,看看情况再说。”

我将手枪揣好,现在就算把郑瀚文那鸟人崩了都不管事,我还不如省两颗子弹,以防万一。

脚下的一百零八块地板悄无声息排列在我们眼前,我目光扫了一圈,联想到此前刘羽辉踩过的那几个石板,心里头隐隐有了主意……

一旁的郑瀚文面如土灰,身为国家级考古教授的他,看了半天猛虎雕青铜棺,也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把目光望向了我,看那意思,八成是想让我带他离开。

我翻了个白眼,寻思着自己没弄死你就不错了,还指望我救你出去?

“郑瀚文,都这田地了我也不多说,这盗墓皇帝设下的局,九死一生,你我各走一路,是死是活看各自造化吧。”我道。

郑瀚文点头应好。

我冲刘羽辉打了个眼神,然后指了一下离我们最近的一块石板,那一块石板上,明显带着裂痕,不用我说刘羽辉自己都知道,那石板就是刚才他踩过的。

“踩稳了,一人一半。”我道。

“得勒凡哥。”

我率先跳在了那块有裂痕的石板上,刘羽辉紧随其后,我和他同时站在一起,脚下的那块石板是他之前踩过的,里头虽然有凹槽,但至少是安全的。

“下面怎么走,凡哥?”

“我估计这出口的开关,应该就是那虎眼,你帮我一把,我上去把虎眼开了。”

猛虎雕高大如小山,比我的人还高了不少,要靠我一个人还很难上去,要是能拉上刘羽辉帮忙,那肯定就轻松多了。

刘羽辉倒也没有推迟,他也知道和我现在是一根线上的蚂蚱,我要是开不了那虎眼,他也出不去。

当即,我和刘羽辉通力协作,两人一拉一拽,借着那几块被我们辨别出踩过的石板,眼看着离猛虎雕已经越来越近。

“凡哥,就差最后一块了。”刘羽辉兴奋道。

我点了点头,但脸上表情却不太不好看,因为此时在我们面前,已经再没有踩过的石板,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离猛虎雕只差一块石板可以落脚,但这一块石板,意味着九死一生,不,比起九死一生要来得更加凶险。

刘羽辉也看出来处境有点不太妙,一时进退两难。

“凡哥,要不我来吧,如果是死路,那你踩着我的尸体过去算了。”刘羽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觉悟,大义凛然道。

我脑子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道:“这主意是我出的,危险怎么能让你来冒,在这等着。”

我心头微微一定,眼睛在那一排石板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左边的第二块。

是死还是生,就看这一脚踩下去了。

盗墓皇帝设下的局,我能走到这一步,其实已算是不小的运气,我咬咬牙,捏了一下脖子上的石坠子,暗道了一句:“天官赐福,百无禁忌……生死看天命,老天爷,这一步我押自己赢。”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脑海里浮现出的刚才那个盗墓者踩中石板后被弩箭射穿脑袋的惨状挥之脑后,随即,我伸出脚,轻轻地落在那块石板上。

此刻,连带着我,还有刘羽辉也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处……

我的脚尽量放得轻一些,但就算是这样,我的脚一落下去,那石板上仍然迅速出现了一道裂痕。

我心头蓦地一紧!

“死就死吧!!”

我骂娘了一句,脚实实在在地踩在了那石板上。

石板应声裂开,下面的凹槽瞬间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目光落下,只见在那凹槽中,正静静地躺着一对双鱼玉佩,精致如天工,玉色翠绿欲滴,一看就知道并非凡品……

“我的天,凡哥你这运气逆天了!”刘羽辉惊呼道。

我的心也总算悬了下来,我一把将那对双鱼玉佩抓了起来,九死一生换来的宝贝,我说什么也要带在身上才行。

眼看这一步踩下去了没出现危险,猛虎雕已经近在咫尺,我赶紧示意刘羽辉也过来。

“凡哥,我给你垫脚,你上去吧。”刘羽辉十分自觉道。

“好!”

我也不客气,当即踩在了刘羽辉的背上,然后借助他的托举,好不容易才爬上了猛虎雕。

猛虎雕高大如小山,通体由青铜打造,栩栩如生,也算得上是一尊价值连城的宝贝了,我小心翼翼爬到虎背,然后摸到了虎头那边。

刚才就是郑瀚文不小心开枪击中了猛虎雕的虎眼,才从而引起了墓地机关的变化,我猜测这机关的开口,应该也就是这虎眼无疑。

我屏住呼吸,伸手按住了那虎眼。

果不其然,那虎眼还真是一个机关,我手一按,那虎眼立即凹了下去。

紧接着,整个墓地再次摇摇晃晃起来,而远处原本被堵死的出口,再次暴露在众人眼前。

刘羽辉顿时手舞足蹈,就连我也不禁长舒了一口气,他大爷的,心惊肉跳了半天,总算是把出口给弄出来了。

但没等我开心太久,我看到不远处的郑瀚文,眼中闪过了一抹阴冷之色。

我心头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很快,我便看到郑瀚文转过身,然后突然抓住旁边的一个同伴,将他狠狠推倒在地。

那可怜的同伴一落地,立即就触发了石板下面的机关,当即被机弩给射成了筛子。

但郑瀚文却没有一点犹豫,丝毫不顾同伴的哀嚎惨叫,踩着他的身体逃了出去;而郑瀚文在临逃前,狞笑着从口袋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玩意丢了进来。

我瞬间眼皮子一跳,看到那个黑乎乎的玩意冒出了许多白烟。

我连忙冲刘羽辉喊道:“快趴下,是炸弹!”

我话音刚落下,黑乎乎的玩意骤然爆炸开来,而被郑瀚文落在后头的几个盗墓者首当其中,被炸倒在地,接着又触发到了石板下的机关,几个人当场都被机弩给射杀身亡;而刘羽辉和我也没讨到便宜,那炸弹一爆炸,整个墓洞的所有杀人机关都被催动起来,一时间下,墓洞摇摇欲坠,各种杀人机关层出不穷,箭雨毒雾中,我和刘羽辉逃无可逃,落入必死之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