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逃出生天/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这一刻,我有点后悔了。

我后悔我应该一枪崩了郑瀚文那王八羔子,而我也没料到,这个风度翩翩得让王洛洛都倾心的考古专家,不但是个二道贩子,居然还随身携带着手枪和手榴弹……

手榴弹一爆炸,整个墓地所设下的杀人机关纷纷都被触动引发,一时间,各种弩箭,毒雾,甚至是流沙都出来了,我连忙把刘羽辉喊到猛虎雕的下面,而我自己则趁机爬上虎头,然后一把掀开青铜棺。

可我一打开青铜棺的时候,我就傻眼了。

我发现青铜棺里,除了放着一件龙袍和皇冠外,再无其他东西,至于那盗墓皇帝刘豫的遗体,更是连根毛都没见着。

“凡哥,棺材里有什么嘛?”

“什么都没有,是个空棺,妈的,被这个刘豫耍了!”

我忍不住想骂娘,没想到自己一个大活人,居然还被那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死人给摆了一道。

墓是个凶墓,棺居然是个空棺,这俨然对我是个极大的打击。

我一脚将那青铜棺踹在地上,然后和刘羽辉一起躲在猛虎雕的底下。

猛虎掉是青铜打造,坚硬度那是没得说,挡住那些弩箭也不在话下,但要命的,是那些毒雾。

此时,那些毒雾从石板下渗了出来,我只是不小心吸了一口,便感觉到整个人一阵恶心和头昏脑涨。

我赶紧捂住嘴巴,刘羽辉也吓尿了,一个劲的问道:“凡哥,怎么办??毒雾越来越多了。”

我一怔,随即响起周小舍那厮曾给我传授过的一个秘籍,说是在墓洞里,有一样东西,简直是百利无一害,上能驱邪清理伤口,下能解渴除毒,而这东西,用周小舍的话来说,人人都有,但专利却是他发明的。

这东西不是别的,就是尿液。

我也顾不上太多,一把就从自己衣服撕下一块,然后就地小解,然后将带着尿液的一面对外,紧紧捂在嘴里。

一旁的刘羽辉看呆了。

“凡哥,这也行?”

我点了点头,这一招确实有用,就是尿骚味有点熏得慌。

刘羽辉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麻溜地脱下了裤子,而这家伙也干脆,直接就把内裤给掏了出来,然后身体一哆嗦,将一大泡尿都撒在内裤上,接着,再将那条内裤严严实实地套在了头上,简直就跟搞了个防毒面罩似的……

我不禁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论保命,刘羽辉比我强多了。

墓洞中,弩箭渐渐消停,眼看着毒雾越来越着急,我只得赶紧想个办法离开这里。

寻思了片刻,我眼角余光一扫看见那刚被我踹下来的青铜棺,忽然眼前一亮。

我赶紧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条绳子,然后一头绑在洛阳铲上。

“凡哥,你这是做什么?”刘羽辉不解问道。

“自救,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我将绳子绑住洛阳铲,接着,我抓住洛阳铲,瞄准那出口。

出口是一道缝隙,很狭小,我一连丢了三四次洛阳铲都没能丢中。

而就在第五次我将洛阳铲丢过去的时候,我依然没能把洛阳铲丢进那出口的缝隙中,但没一会,在黑暗的出口里,我看到一团影子滚动了几下后,居然将那把洛阳铲给叼到了那缝隙里……

我心头顿时一喜!

我伸手一拉绳子,洛阳铲刚刚好就卡在那缝隙外,位置和受力情况都刚好。

“成了,快躺棺材里。”我冲刘羽辉招呼道。

刘羽辉一开始还不知道我的意图,现在一看,顿时心领神会,不用我多说,他一把就跳进了青铜棺。

我随后也爬了进去,然后顺手将棺材盖也盖住,只留出一道细小的缝隙,刚好可以给我用来拉绳子……

就这样,我和刘羽辉躺在青铜棺中,两人拉着绳子,借助那洛阳铲卡在出口缝隙的位置,一点点将青铜棺拉往出口。

这途中,青铜管压碎了不少石板,几乎每拉一下,底下石板一裂开,下面凹槽中的机弩都会疯狂的射出弩箭。

但这青铜棺材质坚硬得很,任凭那机弩威力再大,也完全破不开棺材……

在这行进的途中,我和刘羽辉还不忘伸手将一旁的金银珠宝都收了进来。

等我们将青铜棺拉到出口处后,棺材里已经放满了各种陪葬品,乐得刘羽辉合不拢嘴,一口一个凡哥,喊得跟吃了春1药似的……

我掀开棺材盖跳了出来,大步流星的跳到了出口,刘羽辉紧随其后,但这鸟人贪财,眼看着命保住了,死活要把那些陪葬品都带上,最后装满了两个大口袋和一个背包,眼瞅着实在装不下去了,他就把那些陪葬品给丢到了最里面,说是自己带不走的,也不能便宜留给别人。

我不禁有些鄙视这家伙,心眼太小了,作为一个三好盗墓者,怎么能做出这些违背良心的事情来呢?要像我,那些装不下的陪葬品,可以放在鞋子里啊,鞋子放不下,还能挂在脖子上,甚至,内裤那里也能夹一些,这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要放在这里,那不就留给了郑瀚文那王八蛋吗?

我料定郑瀚文肯定还会再来的,所以当下也不客气,将那些能带走的陪葬品统统带走,一个子也没给他留下,除了他那几个同伴的石头,外加那口我实在扛不动更多青铜棺和猛虎雕……

十几分钟后,我和刘羽辉跑到了出口,但就在即将回到地面时,我看见不远处的地上,那一尊虎身人头雕已经被炸成了碎片,连带着那颗人头,也荡然无存,我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郑瀚文的杰作。

刘羽辉不禁咒骂道:“这个郑瀚文真不是东西,刚才凡哥你放他一命,他却恩将仇报,等我出去了,我要不弄死这个扑街,我就不叫刘羽辉……”

“先出去再说,这家伙估计也不会善罢甘休。”

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刘羽辉惊呼了一声。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

我连忙低头顺着刘羽辉的目光看去,结果一眼就看到在他的脚下,正有个圆滚滚得跟皮球似的东西。

我定睛一看,心头一震,俨然看见这玩意,竟是此前被我用洛阳铲从虎身人头雕剁下来的人头,而这会,它正睁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望着我和刘羽辉……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送上,感谢打赏的视你如命!另外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鸡蛋和最后一个盗墓者,书荒的书友可以看一下鸡蛋的完本老书《焚尸匠》,另外还没进群的,请赶紧进书友群,鸡蛋会不定时在群里发红包和福利!

群号:34581745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