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憨头/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刘羽辉面面相觑,一时不免有些心头发紧!

他二大爷的,这颗人头怎么还会动?而且还跟大活人的,冲我们又是挤眉弄眼又是故作娇羞状的,搞得我好不自在,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凡哥,这颗人头还成精了好像?”刘羽辉道。

“估计是看上你了吧,要不你带回家去供着?”我打趣道。

“别,我可经不住这等供奉,以免夜长梦多,我还是将它送上西天吧。”

刘羽辉说着就要拿起洛阳铲去拍那人头。

那人头似乎也听得懂我和刘羽辉的对话,吓得赶紧将脑袋埋在地上,那憨头憨脑的模样,居然还有点可爱。

我看得不禁心软,赶紧拦住了刘羽辉,道:“你搞什么?它又没得罪你。”

“凡哥,这东西不详啊,就一颗脑袋,谁知道它会不会害人。”

“我看不至于,把你那洛阳铲放下,我们出去吧。”

“额,那这东西,不管了?”

“饶它一命吧,相由心生,这东西看起来也不像是个会害人的东西。”

我倒也不是吹牛,这颗人头和刚才那虎身人头雕比起来,简直就变换了一副模样似的,憨态可掬,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害人的东西。

只是它就剩那么一颗脑袋,圆滚滚得跟皮球似的,连脖子都没有,乍看之下,还是让人有点瘆得慌……

“行吧,凡哥你开心就好。”

就这样,我从刘羽辉手下救下了那颗憨头,临走前,我问它:“刚才是不是你帮我把洛阳铲叼进来的?”

憨头面露胆怯的眨巴了下眼睛,算是承认了。

我嘴角微微一笑,道:“行,那我们现在算是扯平了,有机会再见,对了,你应该听得懂我的话吧,小心点,那个叫郑瀚文的家伙肯定还会再来的,别让他看到你,不然你就得……”

我说这对它比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那憨头一听,吓得直吐舌头。

几分钟后,我和刘羽辉离开了墓洞,在地面上,我回头看了下,那颗憨头正满面不舍地冲我眨巴着眼睛,但毕竟墓洞太深,它就算想爬也爬不上来……

“凡哥,现在怎么打算?”刘羽辉问我道。

“先回去吧,对了,把你这东西藏好,暂时先不要见光。”我道。

刘羽辉拍胸口,道:“放心吧凡哥,我懂的。”

刘羽辉找到此前骑来的摩托车,先将我给送了回去。

我没有直接返回王家古董店,而是先来到了那打铁匠的家。

这会已是大半夜的事情,老头早已睡着。

我好不容易敲开了他的门,老头看见我扛着一大包的陪葬品,顿时目瞪口呆。

我赶紧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老头,好半天后,老头这才答应让我进了屋。

我将自己的打算和老头说了一遍,我在这广市人生地不熟的,我本也不想带这么多陪葬品出来,但为了不让郑瀚文得逞,我只能找个地方把这些东西放好,而老头家就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老头双眼盯着我,脸上表情有点古怪。

我赶紧给他分了一根香烟,并且给他点燃,一脸讨好道:“老大爷,我什么都交代给您了,这个忙,您可得帮我一把啊。”

老头苦笑了一声,道:“娃子啊,老头子我不就给你打了次铁,我也没想着你报答,但你这干的事,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老大爷,这哪里不厚道了?我只不过是想把东西先放你这,过些天我就拿走,放心,绝对不会耽误到你的,而且我把话放这了,那些东西里,大爷你看上哪个随便拿,就当给您的心意。”

老头吸了口烟,没好气道:“我要是图钱财,我早就把你之前给的那几千块都拿了。”

老头看了我一眼,接着道:“老头子我活到这个份上,虽然生活清贫了点,但毕竟衣食无忧,你就算给我一百万,我也用不完……到了我这个年纪,做什么事全凭心态,至于钱财什么的,老头我不想要,也不需要!”

老头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格外霸气。

我瞥了一眼这个站在我面前瘦骨嶙峋,却精神闪烁的老头,心底不由自主地萌发起几分敬佩。

不容我说话,老头道:“东西我可以给你放着,但老头有一句话得说,你还年轻,这些死人财来得快也走得快,可千万不要迷惑了你的内心,记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死人堆里来的钱财,最好用到好事上去。”

我一板一眼认真回答道:“大爷,我记住了。”

老头微微点头,随即帮我将那一背包东西藏在了那些瓶瓶罐罐下。

老头道:“东西我给你放这了,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来取,老头我可要睡觉去了,明天还要赶早去捡瓶子。”

“好,那我不打扰大爷你休息了。”

我赶紧麻溜地离开了屋子。

说实话,把陪葬品放在老头这,我莫名的安心,老头的言行举止,虽然普通平凡,但却充满了一股正义,也许对于外人来说,老头是一个怪人无疑,但对我而言,老头却好比一盏明灯,给指引了人生的方向……

约莫着一个多小时后,我回到了王家古董店。

这会已是天蒙蒙亮,我一回去倒就睡。

到大中午时,我便被王百万死活给撬起了床,在他的絮絮叨叨中,我睡眼朦胧的洗刷完毕,然后一屁股坐在柜台看店。

百般无聊到了下午,另外一个看店伙计忽然神秘兮兮地跑到了我的面前,手里抓着一沓刚印出来没多久,还散发着油墨香的报纸。

“化凡,给你看个东西,保准你看了精神。”

看店伙计将报纸递过来,我慵懒地扫了一圈,当目光落在那报纸上的头条时,顿时心头一震!

只见在那报纸的头条上,赫然印着一行大字:“荒山惊现刘豫墓,最年轻考古教授郑瀚文又一神迹。”

翻开另外几份报纸,上边的头条依然是郑瀚文的名字。

“郑瀚文教授昨夜发掘刘豫墓,为保护古墓与盗墓贼发生枪战。”

“警方已对刘豫墓被盗一事立案,最年轻考古教授再成传奇。”

“今日新讯:郑瀚文教授发掘刘豫墓,一年寻双墓,已成国内考古第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