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赌约/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对于收女仆这种事,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在我上楼之后,在楼道口上,我却看见了正坐在楼梯口上瞅着闷烟的老贾。

老贾拢着老眼,看都不看我一下,道:“既然买了人家,就好好待着,要不然,她保定活不过三天。”

老贾说这话格外云淡风轻,好似在说一件极其寻常的事情一般。

可我却听得不禁皱眉!

这乌瓦村的水,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深!

老贾弹了一下烟头,道:“年轻人,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我挑了下眼睛,道:“说说看。”

“你先给我五万块,三天后如果你还活着,这钱就当做我的领路费。”

我一听,心头一动,这事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我点头应好。

但老贾却翻了下眼皮子,淡淡道:“但如果三天后,你死了,这钱就归我了,但放心,我会给你收尸的。”

老贾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了,空留下我站在原地,眉头紧锁。

这个老贾可是乌瓦村的老油条,既然他能说出这话来,显然,这三天内,我怕是不会那么好过。

思来想去,我寻思着十有八九是今天我得罪了老乌龟,他应该怀恨在心,找人来报复我吧。

不过,事情既然做都做了,如果事后才来害怕,那显然不是我陈化凡的风格。

我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深吸了一口神清气爽。

这时,周小舍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轻佻地冲我道:“房间安排好了,现在怎么滴?”

我将刚才与老贾的打赌告诉了周小舍。

周小舍听完,一脸不在乎道:“小道还以为多大点事,不就是仇家报复吗?”

“不要大意,这里毕竟不是我们那里。”我道。

“那按你的意思,这三天我们怎么做?”周小舍问。

我咬着烟,目光透过窗外看了一眼街上各种形形色色的人,随即吐了一口烟雾,一字一句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乌瓦村没有法律,实力就是正义!”

我话音落下,周小舍眼睛不自觉睁大了许多,眼里闪烁着精光。

“好,小道的大雕早就饥渴难耐了。”

…………

…………

当天晚上,我把周小舍、苏锦还有掌智和尚和阿悄都喊下来一起吃饭。

阿悄年纪最小,周小舍听闻了她的事情后,拍着胸口说她以后就是他罩,让她尽管放心。

阿悄深受感动,不过周小舍嘴一漏,说到我在家里边还有个洛洛在等着时,她那双大眼睛里明显闪过了一丝落寞。

饭还没吃完,阿悄便离开饭桌上了楼。

“悄丫头怎么不吃了?”周小舍一手抓着鸡腿,一手拿着个大猪蹄不解道。

“还能怎么滴,吃醋了吧,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都爱幻想,睡一觉就没事了。”苏锦用过来人的口气道。

周小舍黑如葡萄的眼珠子转了转,猥琐道:“哎,小道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没兴趣了,不好哄又要教育,有时候在床上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你一打小姑娘的屁股,她还得问你干嘛打她屁股,不像那些有夫之妻,你一拍她的屁股,她就自觉摆好了姿势……”

我极度怀疑,这个周小舍和苏锦会不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两人一个狐媚,一个猥琐,谈起男女之事,感觉就活生生跟一本百科全书似的,说的一套一套。

不过对于周小舍来说,上一次在刘豫墓里遇到的那些后宫佳丽变成的异尸,是他这辈子不可抹去的阴影。

…………

…………

吃完饭,各回各房间,周小舍和掌智和尚一起。

苏锦自己开了一个房间,至于我,则因为阿悄的关系,也只能独占了一个房间,除此之外,憨头也跟在我这边。

酒馆外夜色渐浓,各种嘈杂声不绝于耳,喝酒、赌钱、**的声音响彻了整座乌瓦村,白日里各种见不着的人,都在晚上纷纷出现,一时间,乌瓦村热闹非凡。。

只是,这种虚有其表的热闹,注定了真正开心的只是极少部分,更多的人,则沉迷和堕落在醉生梦死和苟且偷生中……

我返回到了房间,一进去,我便看见阿悄正在屋子里头忙活着。

“先生,你回来了?”阿悄撩了下发丝,双手抱着一个水盆,衣服略有些沾湿。

“这是?”

“阿悄来给先生洗脚。”

“额,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我哪曾让女孩子给洗过脚,当下就拒绝了阿悄。

不过这个丫头也是个倔脾气,似乎早就料到我会拒绝,她也不死心,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垂着脑袋道:“先生,你要是不答应,阿悄就一直站在这里了。”

我摸了摸鼻子,还真是头一次遇见这种丫头的。

“行吧,你喜欢就好。”

我还真就坐了下来,阿悄一见,顿时眉开眼笑的凑上来,将水盆放到脚下,然后小心翼翼脱去我的鞋子,再将我的双脚放在水上。

“先生,水温还可以吗?”

“呃,可以……”

说实话,被人洗脚的感觉,确实是一种享受,温热的水刺激着双脚穴位,让人心神为之一荡。

阿悄见状,不禁露出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

我摇头,心想这个没出息的丫头,不就是让你洗个脚,至于乐成那样子吗?

阿悄容易害羞,我权当做没看见,微闭着双眼,感受着她柔嫩的小手轻轻捏着我的双脚……

但好景不长,白天和老贾打赌的话还没过去便得到了实现。

阿悄给我洗好脚,刚替我把鞋子床上后,突然间,屋子里的灯一下子熄灭!

接着,隔壁房间里传来了苏锦的惊呼声!

“不好,苏锦有危险!”

我暗道了一声不妙,赶紧往苏锦屋子里跑过去。

周小舍和掌智和尚他们也听到了声音,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但一推开门,我却发现苏锦正在房间里和一男人交手,不过那男人一看见我们来了,当即从窗户跳了下去,随即消失不见。

可下一秒钟,我的房间陡然传来了阿悄的求救声。

“糟糕,被调虎离山了。”

我连忙又赶了回去,结果只见房间里空荡荡的,已然不见阿悄的身影,唯有地上空留下了一张带字的纸条。

“想救这个小贱人,就来十三号赌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