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夜下吻尸/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掌智和尚挠了挠脑袋,道:“好像没有,不过小僧会继续努力的……”

“打住,和尚你肯定是累懵了吧,胡言乱语,老铁你别听他的。”周小舍满是不相信道。

周小舍话音落下,在旁边给骡子喂草料的老贾却幽幽开口了。

他道:“这个小和尚没有说错,今天白天,一直有个东西在跟着我们。”

老贾这话一说出来,我顿时脑袋一怔,有些不敢置信!

不应该啊,这一路上,我也好几次回头看了,但都没看到有什么东西。

“难道是野兽?”我喃喃道。

老贾突然笑了一声,道:“如果是野兽那还好,就怕是连野兽都恐惧的存在……”

老贾一向话中有话,但现在正是夜黑风高的大晚上,我们又都是在丛林深处,这话一说,顿时让人后脊骨发凉!

联想到老贾今天白日里一直让我们埋头赶路,总觉得他是想甩掉什么东西一样,现在一看,十有八九,很有可能和掌智和尚说的那东西有关系。

我赶紧问掌智和尚道:“你说的那个跟着我们一天的东西,是什么?”

“小僧也不是很清楚,但小僧好像听着了是一个女人的哭声。”

“女人的哭声?”

掌智和尚极其认真的点头,道:“小僧自小的耳朵就比较奇怪,经常能听见一些一般人听不见的东西。”

我连忙多看了一眼掌智和尚的耳朵,发现这家伙还真的是天生异相,就他那双耳朵,耳骨微微有些凸出,耳垂比常人的厚重了一倍不止,之前还没怎么发觉,现在一看还挺吃惊的。

“牛鼻子,和尚说的话是真是假?”我问周小舍道。

周小舍和掌智和尚打小是一起长大的,只不过后来一个被送去当了和尚,一个则跟上了一位专门坑蒙拐骗的道士,如今两人一对比简直天壤地别,一个话少,却又眉清目秀得跟个小姑娘一样,一个则跟个话痨似的,要是再给他一瓶酒还能把月亮吹下来……

对于我的问题,周小舍承认道:“和尚说的不假,打小他那双耳朵是可以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

周小舍还告诉我们道,和尚的这双耳朵确实不简单,在小时候,他们偶有一次和其他小伙伴去河里游泳,但那一次,掌智和尚说什么也不让周小舍下水去,周小舍问是为什么,和尚说水里有人在说话;一开始周小舍还不相信,可没多久,等他看见那几个下水游泳的小伙伴一个都没上来时,他就彻底信服了。

至于后来,类似于的事情很多,像什么死人的棺材里,年久失修的老坟,甚至是那些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和尚都能听见这些声音,而且一听一个准。

听完周小舍的话,我不禁眉头挑了一下。

他大爷的,这么说来,和尚没有说谎,而在我们后面,的确是跟了一个人,不,甚至可能是一个非人的存在……

掌智和尚一口咬定是女人的哭声,一旁的老贾听完后,脸色愈加的难看!

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一瓶红色液体,看样子应该是公鸡血。

老贾拿着公鸡血,在方圆十米撒下了一圈,将我们这行人给围住,除此之外这还不算完,他又拉了一头毛驴独自拴在一边,似乎是有点弃车保帅的感觉。。

夜风徐徐吹来,被独自拴在一旁的毛驴打着响鼻,发出阵阵不安的叫声。

老贾沉着脸对我们道:“今天晚上无论大家伙听到什么声音,在天亮之前,都不要起来和走出帐篷!”

老贾的话语异常坚定,我却听得心头有些发毛!

就连苏锦也有些不自然,她赶紧将阿悄摇醒,拉着她一起钻入到了帐篷,似乎是要让阿悄给她作伴。

至于周小舍那家伙,却显得格外淡定和潇洒,说是要有什么妖魔鬼怪,他这个茅山首席大弟子,肯定第一个不会饶了它。

对于周小舍的话,我权当做一个屁给放了。

明明就是被茅山给逐出师门的,还一口一个首席大弟子,我都替他脸皮瘆得慌。

简单吃过一些干粮后,其实也就是每个人一张大饼,这玩意要泡热水才能吃,不过在听完老贾的话后,这个节骨眼上,大家都没了心思吃东西。

丛林上空,漫天星空中,皎月依稀可见,偶有流星闪过,颇有几分美景当空的感觉。

只可惜,没人有这个闲情逸致去赏月了。

我估摸着也就是晚上**点的时间不到,大家伙都齐齐钻进了帐篷里。

两顶帐篷是紧挨在一起的,我躺下去后,旁边的帐篷里立即有人碰了一下,并轻声道:“是先生吗?”

我一听,是阿悄的声音。

这丫头不是睡了吗?

我应了一声。

阿悄一听,显得很是欣喜,她喃喃小声道:“先生,阿悄听苏锦姐姐说有脏东西在跟着我们,阿悄很怕,不过现在有先生睡在这里,阿悄就一点也不怕了……”

我苦笑一声,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安全感了。

“快睡吧,睡醒就什么也不怕了。”我道。

“嗯,那阿悄睡咯,先生也快睡吧。”

阿悄的手透着帐篷,小心翼翼的贴着在我的手臂上,似乎透过这两层薄薄的帐篷,能给她无限的安全感。

…………

…………

帐篷外,夜色渐深,山里的风,一到了半夜万物寂静时,吹得格外来劲,好在帐篷的质地不错,几个大老爷们挤在一起,顿时鼾声大起,尤其是老贾和周小舍这两个人的打鼾声,一个好比晴天炸雷,一个犹如撼天动地,两种截然不同的鼾声,一唱一和,你一方刚消,我一方又响起,配合得天衣无缝,简直绝了……

在这鼾声下,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等了半夜,昏昏睡着的时候,帐篷外面又响起了一阵古怪的声响,像是那女人的哭声,又像是毛驴的痛苦嚎叫声,伴随着山风,弥漫在整个山林中。

帐篷的隔音还算好,但还是能听见外面的声响,我听着心里头有些瘆得慌,但还是紧记住老贾之前交代过的话,不到天亮,千万别出去。

再看看帐篷里面,周小舍和老贾鼾声依旧,而掌智和尚也睡得挺香的,至于旁边那顶帐篷里的阿悄和苏锦,似乎也格外的平静,就剩下我丫的一个人睡不着了……

后面也不知道翻腾了多久,在帐篷外那阵阵的古怪声中,我终于昏昏睡去,并且还坐了一个很古怪的梦。

但这梦还没持续太久,我忽然感觉到身体一凉,双眼不自觉的睁了开来。

这一次醒来,已是后半夜的时间。

我双眼一懵黑,脑袋有些昏沉。

原本帐篷里是有一盏小灯的,但现在不知道怎么熄了。

再看看旁边苏锦的帐篷,它们的帐篷灯也熄了,我心头不禁犯嘀咕,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此时,帐篷外面一片漆黑,但帐篷里面,我却听不着了周小舍和老贾的鼾声。

我伸手摸去,却只摸到了和尚一个人,至于和尚旁边,则空无一人,周小舍和老贾都不见了。

我心头咯噔一下!

“怎么回事?两个人都不见了??”

我大吃一惊,刚才睡着前,他们俩个还在的,怎么眯了一会又不见了?

这大半夜的,他们俩个能去哪?

此刻,帐篷外边也没了声响,原本那阵阵犹如女人哭泣和毛驴嚎叫的声音,现在丝毫听不见,感觉寂静得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

掌智和尚还在睡觉,可周小舍和老贾却没了身影。

我咬咬牙,摄手摄脚打开了帐篷,然后钻了出去。

我想看看,周小舍和老贾去哪里了!!

帐篷外,山风微凉冻人,天上的繁星和皎月,也早就遁入乌云,丝毫看不见光亮。

一片漆黑下,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苏锦和阿悄的帐篷,看了一眼,庆幸的是,她们俩个都还在,睡得还挺香,尤其是阿悄,卷缩成小虾米状,双手抵在帐篷边上,那里隔着帐篷便是我,似乎她一直就没改变过姿势……

苏锦和阿悄还在,我稍稍松了口气。

我抬头四顾,目光落下,只见不远处两头驴子和一头骡子拴在一起,它们是安然无恙,但只不过另外一边被单独拴在一起的毛驴,却已是毫无声息。

我走近一看,那头毛驴身上血肉模糊,布满了一条条深可见骨的抓痕,除此之外,毛驴的眼珠子也被挖了出来,那死状极惨。。

我倒吸了口冷气,这头毛驴的死状和之前的那一头,几乎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我听到前方远处传来了一丝声响。

我心头一动,连忙压着脚步跟了过去。

几分钟后,在一片漆黑的夜色中,我见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我几乎是双眼瞳孔一缩,只见在一棵树下,周小舍正抓着一把铲子,埋头苦干的奋力挖掘着。

我心生诧异,完全没料到这个周小舍怎么会有这般举动。

我定睛看去,在按耐住性子后,看见周小舍在那棵树下挖出了一具森白的骸骨,然后在我的目视下,这家伙居然就地抱着那具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骸骨,宛若对待一个美女一般亲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