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初夜郎君/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顿时打了个冷颤,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胖道士幸灾乐祸的看着我,道:“本道爷和他们说得了病,所以这两个月才避过了播种,但你不一样,看你细皮嫩肉的,过两天伤一好,保准每天晚上有你忙活的。”

不得不说,这个胖道士还真是够贱的啊!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好心好意,又是给我让吃的,又是关怀倍切,哪想到原来居安了这么个坏心思。。

我鸟都不鸟胖道士一眼,一屁股坐在角落里,心想着得怎么出去才行。

要不然真要被拉出去给那些部落女子播种,比杀了我还难受……

几分钟后,我听到外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我抬头看去,只见有两三个部落女人走了进来。她们直奔到第二间铁牢,进去后,将那个脸色虚白的中年男人拖了出去。

“不要,我不要再当种马了……”

中年男人嘴里喊着不要,可身体却被那两个壮实的部落女人强行拖走,空留下他的声音还响彻在地牢里。

“可怜的家伙……每天晚上这么播种,就算是天天吃牛鞭,也补不起来吧……”胖道士眯着眼幸灾乐祸道。

我懒得理胖道士,目光端详了一圈铁牢,发现这里头几乎是无缝可逃,就连那窗口,也只有碗口那么大,要想出去,难啊。

我叹了口气,没一会,我在铁牢里已经昏昏睡了过去……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前已然多了几个壮实的部落女人,在漆黑的铁牢里,要不是这几个皮肤黝黑的铁牢女子咧嘴露出那口白得发亮的牙齿,我还真一下子看不出来。

一见到她们,我顿时菊花一紧联盟抱住了身体,他大爷的,不会这么快就轮到了我吧?

倒是一旁的胖道士一脸淡定,道:“小陈同志别紧张,这些部落女子是本道爷喊过来帮你治疗伤口的?”

说着,胖道士冲那几个部落女子呱啦啦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脑子一愣,行啊这胖道士,居然还会说这里部落的话。

几个部落女子也同胖道士呱啦啦了几句,然后就开始来扒我的衣服。

三两下,我衣服被扒开,露出此前和山?动手后的伤口。

“咦,小小的年纪,居然还受了这么多的伤,有些还长脓了,要再是晚些,伤口可是要恶化的……嘿嘿,不过你放心,这部落里的女人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治伤的医术还是挺可以的……”胖道士挤眉弄眼冲我笑道。

我总感觉胖道士没安什么好心。

不过那几个强壮的部落女子,很快拿出各种形形色色的草药,然后放进嘴里一阵咀嚼,接着再敷在我伤口上。

我皱眉,大爷的,要不要这么简单直接啊……

不过很快,我就感受身上的伤口处传来了一阵温凉的感觉;不得不说,虽然看起来有点恶心,但她们弄好的草药,效果还真是奇好。

几个部落女子敷完药后,用她们那粗糙的手在我身上一抹拍打摸索。

我吓了一跳,道:“她们这是在干嘛?”

胖道士不紧不慢道:“哦,她们这是在给你检查有没有暗伤,要一次性帮你治好。”

我有些不太相信,“她们有这么好心?”

“当然,她们说了,只有把你伤治好了,才能让你更全身心的为她们提供更加优秀的基因,小陈同志,这些部落女人可都是嗷嗷待哺,就看你的了……”

“去你大爷的!”

果然,这胖道士真没安什么好心,看他那挤眉弄眼的猥琐笑容,我恨不得冲过去将他踩在地上,然后狠狠在他那张大肉饼脸上招呼着……

几分钟后,几个强壮如牛的部落女人终于走了。

不过离开前,我看到她们对我暗送了好几个秋波,然后还不忘在我身上印上了一些她们的手印,宣示着我也成为了她们即将宠幸的男人……

我欲哭无泪。

胖道士在一旁幸灾乐祸,一口一句小陈同志要是伤心的话,可以多想想以后,这样就会绝望了……

我在心里暗暗咒骂着死胖道士,简直丧尽天良,一连把我卖了两回。

…………

…………

在铁牢里呆了三五天,每一天都会有一拨壮实的部落女人或羞涩的部落少女,借着帮我查看伤口的机会,一边打量我,一边在我身上抹下她们的手印。

到了第六天,伤口已经全部愈合好,当天晚上,我便看见有几个壮实的部落女人,急不可耐的将我双手用铁链绑住,然后将我带了出去。

旁边的胖道士好心安慰道:“小陈同志,切记切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千万可不要想不开啊……”

“放心,我不会的。”我没好气道。

“那就好,有你在,本道爷就不用担心被拉去被播种了……”

“你大爷的!!”

几分钟后,我被壮实的部落女人拉出了铁牢。

一出去,我便看见外头站着不少的部落男人,他们一看着我,眼里无不都流露出羡慕和嫉妒,可小爷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部落外,篝火通明,很多男女老少都在围着篝火开心的跳舞,无忧无虑,气氛格外热烈。

而在篝火中间,一个披着面纱,穿着大红色动物皮衣的部落少女,正在人群中接受众人的祝福。

我被拉到了那少女的身旁,我双手还被套着铁链,宛如一个木偶一样。

我无奈的看着周旁的一切,寻思着能不能找个机会逃出去。

我瞥了一眼身旁的部落少女,一看就知道是特意打扮过的,头上戴着红色面纱,身上穿的也是红色的动物皮毛,此时在众人的祝福下,微微传出哭泣声。

我脑子一愣,忍不住嘟囔道:“这不是你大喜的日子吗?怎么还哭了?”

我话音刚落下,忽然,那部落少女轻轻揭开面纱,露出一张和四五十岁年龄差不多的干巴巴黑脸,冲我露齿一笑道:“人家不难过,是开心得哭了……”

“呃!”我大吃一惊,强忍住不去看部落少女的那张‘完美的脸蛋’,问道:“你居然会说话?”

“嘤嘤,不用好奇,只有部落里的上等成员,才会说这种外面的语言……今天你很幸运,成为了我的初夜郎君……”部落少女掩着一口大黄牙,痴痴笑道。

我一怔,只觉得心里头好像有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