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唤尸刃/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棺里躺着一具尸体,披头散发的遮去了他原本的面容。

不过透过那隐隐的光线,我还是能够看见这具尸体的主人,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看年纪并不大,面庞坚毅且丰满,仿佛就跟睡着了一般,就是那脸色惨白得没有一丝鲜血,格外的渗人。

我盯着石棺内这个算得上是我先祖的男子,目光掠去,他的心口处正插着一把匕首。

这匕首浑体发黑,上面还带着铁锈,刃口深深的扎在男尸的心口上。

在石棺的内侧,几行小字隐隐显现出来。

“非我陈家人不得拔刃,刃起尸醒,以我之皮囊,护佑部落众生……”

我喃喃念完了这行小子,心头不由得一震!

按照先祖的意思,不到万不得已时最好是不要拔出匕首,但眼下的这个局势,我们已经是危在旦夕;陵墓外,五六千头粽子正在日日夜夜冲击着巨石入口,就连我自己也不敢确定还能守多久。

是拔还是不拔呢?

我一时有些纠结!

陵墓外不时的传来部落男人们的嘶吼咆哮声,夹杂着那些妇女小孩的哭泣,让人心头沉重不已。

我咬咬牙,最终还是决定拔出这把古怪的匕首,看看先祖留言说的起尸是真是假……

我小心翼翼的握住匕首。

这匕首很破旧很老,上面长满了铁锈,但表面看起来不怎么样,可真正我双手去握的时候,我却发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一个冰块,手掌瞬间被冻僵,一股强大的冷意从匕首直冲入我的血液里,让我不住打了个颤。

冷,真的是冷到了极点……

我咬紧牙根,想要继续拔,但发觉自己好像完全使不上气力。

“怎么会这样?”

我的双手完全被冻住了,完全动弹不得,一股股冷意从匕首上直涌进我的身体里,似乎要把我的血液都给冻僵了……

我心头发紧,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妙!!

这时,门外边一道身影闪了进去,我眼角余光一扫,发现是诸葛玉树来了。

诸葛玉树目光瞥了我一眼,再看看那尸体,顿时心领神会。

诸葛玉树也不犹豫,直接拔出剑,然后在自己的手掌狠狠一抹,再将那鲜血滴在了我的手上。

接着古怪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诸葛玉树的鲜血滴落在我手上,我的双手竟慢慢有了知觉。

“把手抽出来!”诸葛玉树冷不丁道。

诸葛玉树的血暂时压制住了匕首的冷意,趁得这个时候,我迅速将手抽了回来。

我看看自己的双手,松了口气,刚才要不是诸葛玉树及时过来,估摸着我整个人都得被这把匕首给冻住。

“这是什么武器?怎么就跟个冰棍一样?”我搓着手不住的哈气道。

诸葛玉树擦掉手上的鲜血,面无表情道:“这把匕首叫做唤尸刃,只要将它插人体的要害之处,人死后,尸体千年都不会腐化,但只要将匕首一拔出就会立即出现尸变。”

看不出来,诸葛玉树懂得还不少。

我连忙多看了一眼那把匕首,的确,看似不起眼,可它就插在陈家先祖的心口上,那是人体最致命的伤口,而且看样子,这把匕首,应该是陈家先祖亲自刺进自己体内的……

外面不时传来了喊杀声,我道:“外面还能撑多久?”

诸葛玉树头也不抬,道:“慢则三五天,快则一两个呼吸,随时都会挡不住。”

我忍不住吐了口浊气。

陵墓里几千号人,真正有战斗力的就千把号壮实男人,但他们都连续战斗了许久,就算是铁做的,也经不住粽子这么猛烈冲击……

我目光一凝,决定还是要将这把唤尸刃拔出来。

“有什么办法可以将这把匕首拔起来吗?”我问道。

“只有一个办法!”诸葛玉树淡淡道。

“什么办法?”

“匕首上的冷气,其实就是尸体上的死气,要想拔出匕首,只有用你的鲜血。”

我一怔,想起刚才诸葛玉树就是用鲜血救了我。

“要不用你的?”我舔着老脸道。

“我的血只能替你压制死气,要想彻底破除,只能用你们陈家人的同脉鲜血……”

我恍然大悟,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你刚才虽然救了我,但也间接压制了匕首的死气?所以我还得多费点血??”

诸葛玉树面无表情,好半天后,他跟个木头一样微微点了下脑袋,算是对我的回应。

我欲哭无泪,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

门外边,妇女和小孩的哭声愈加响亮了不少。

我心头一沉,隐隐感觉到东云飞那边怕是要守不住了……

“把你的剑借我,死就死吧,为了部落,为了族民!”我忽然朗声道,一脸的豪迈!

诸葛玉树将剑递了过来,这把剑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十分锋利,尖刃上闪现着锋利的光芒,让我忍不住心头一凉。

我舔了舔嘴唇,声音略怂道:“有没有小一点的武器,这把太长了,我怕扛不住。”

诸葛玉树目光凝视着我,好似在看一个傻子一般,好一会,他面无表情的丢来一把手指长的小匕首,不,与其说是匕首,倒不如说是一把小水果刀。

我还真就拿着那把水果刀,做足了心理准备后,才在手掌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口子不深,但一下子鲜血淋漓!

我趁机赶紧将鲜血滴在了唤尸刃上。

鲜血一滴滴落在匕首上,我双眼瞳孔一缩,竟是见到这把匕首发出一阵婴儿般的吮吸声,一点点将我的鲜血给吸没了……

“靠,这么邪门!”

我忍不住想骂娘,这匕首还成精了不成?

诸葛玉树在一旁,不得已,我为了面子,只能咬牙又在手掌划开了一道更深的口子,让更多的鲜血流在唤尸刃上……

鲜血一滴滴在落。

时间一秒秒在流逝。。

十几秒钟后,唤尸刃彻底被我的鲜血染红,它发出一道愉悦的吮吸声后,忽然轻轻颤1了起来。

“就是现在,将它拔起来!”诸葛玉树不动声色道。

我心头一动,顿时一脸无畏地用双手握住了摇摇欲坠的唤尸刃!-

但在下一秒,我特么的就后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