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盗门十八技/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看萧老头骨瘦如柴的,但在同样瘦得跟猴子一样的周小舍面前,老头宛若如一只蛟龙一般,打得周小舍毫无还手之力。

“小家伙,这招是画地为牢。”

萧老头将周小舍来了一个过肩摔,把周小舍摔得哭爹喊娘。

“还有,这招是走马观花……”

萧老头一脚踩着周小舍的脸上,可怜的周小舍顿时鼻青脸肿的。

几个回合后,周小舍已经趴在地上,嘴里喊着大爷饶命……

萧老头拍了拍手,摇摇头道:“小家伙,看你的行头,应该是搬山道人吧,怎么身手这么差劲……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我自动过滤了萧老头后面吹牛逼的话,将被揍得够呛的周小舍拉了起来;这小子欺软怕硬,以为能在老头身上讨点脸面,结果反被修理了一顿。

自此之后,周小舍对萧老头那叫一个噤若寒蝉……

不过小秀身手了之后的萧老头,很快又恢复到了不正经的状态中,他看到一旁的木思璇,连忙舔着老脸就过去搭讪,不羞不躁道:“小丫头,我见你印堂发黑,不日将有血光之灾,何不如让我给你相一卦?”

“呸,臭老头,我才不相信你呢。”木思璇连忙躲开道。

萧老头摇头晃脑,道:“哎,好心没好报,不日之后,等你的血光之灾来了,就知后悔。”

萧老头将目光转移到了旁边的月瑶身上,他刚想也故技重施时,忽然间,他老眼里多了一丝诧异。

“哦,看这位姑娘,气血不凝,小肚内生机勃勃,这可是有……”

萧老头话还没说完,月瑶忽然狠狠瞪了他一眼,冷若冰霜的小脸浮出一抹寒意,吓得萧老头连话也不敢说。

“有什么?”我好奇问道。

萧老头捂住嘴巴,道:“罪过罪过,唯小人和女人不可得罪也,她不肯说,我不能多讲。”

老头对周小舍可没什么耐心,但对如花似玉的月瑶和木思璇,却慈祥得跟人家外祖父似的,反差之大,让周小舍那叫一个愤愤不平……

看着老头那不正经的模样,我不以为意,不过诸葛玉树却在他身上多打量了一眼,轻声道了一句:“此人不简单。”

我点头,“肯定不简单,不然怎么能在这里呆上二十年。”

诸葛玉树顿了顿,道:“他刚才露的那几手,都是失传已久的盗门秘技。”

“啥玩意?就那什么猴子摘桃?”

我脑子一愣,完全不敢相信老头刚才那猥琐的招数,竟会是盗门秘技。

诸葛玉树平静的点了点头,道:“许多年前,盗墓者中除了四大门派外,其余的散人高手也自行成立了一个门派,名字就叫做盗门……盗门存来已久,每一任执掌人都会被唤作大当家,而历任了数十个大当家后,盗门发展得越来越好,并形成了自己的传承……而这传承,就是已失传许久的盗门十八技。“

诸葛玉树娓娓道来,他虽在放逐山长大,但知道的事情,却远比我清楚得多。

我问诸葛玉树是这么知道盗门的事情,结果他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后,便没有多说什么。

这家伙平时就跟个木头似的,难得会主动说这么多话,我想,这个盗门应该是和他有关系,指不定,他有什么梦中情人就在这盗门中也不一定……

老头的身份一下子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他施展的盗门十八技。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除了一边寻找诸葛亮墓的下落,我还不忘一边和老头培养起了感情。

但一番接触下来,我发觉老头对盗门十八技的事情一概不提,而他更喜欢和我谈的事,要么是他当年征服无数寡妇和黄花闺女的英雄事迹,要么就是他如何牛逼云云,一人独上青楼夜驭十八女的事情……

两天的时间下来,我最终放弃了对老头的探索,这家伙全然是个人才,我寻思着要是给他一瓶酒,他可以吹上三天三夜。

在第三天,眼看着口粮一点点减少,我们也终于有了关于诸葛亮墓的线索。

在盘龙庙里的一间屋子里,地面上忽然多了不少如蛛丝状的裂缝。

周小舍是第一个发现的,当即兴冲冲把我们几个喊了过去。

我到了之后,一眼瞅见那密密麻麻的裂缝时,顿时心头一动。

“牛鼻子,将洛阳铲给我。”

这盗墓中,最难的便是寻龙定穴。

眼下,这些地缝一出现,无疑在给我们宣布着墓洞的位置,这样一来,我们要做的无疑就简单多了。

我接过周小舍的洛阳铲,将铲子的底刃对准了一条裂缝,然后小心翼翼的撬开,结果一眼就看到下面明显有个墓坑,上面的泥土明显都是后面填下去的,与周围的地下土格格不入。

我心里有些雀跃,寻思着这一次没白来,等了这些天可算是老天开眼了。

只不过我心里深处,隐隐有个感觉,如果这地缝下就是诸葛亮墓的话,那这座传闻中的绝世大墓,未免也太容易找着了吧……

顾不上想太多,我赶紧招呼周小舍一起动手。

墓坑发现了,我们只需要顺着地缝,将泥土一点点挖出来就行。

诸葛玉树站在一旁,目光凝视着地下,一言不发,似乎是陷入到了思索当中。

而萧老头也是一脸的古怪之色,嘴里念叨着:“邪门了,我呆了二十年没有出现这东西,怎么他们一来就出现了地缝……”

盗墓者一行当,运气格外重要。

眼下,我估摸着自己也许真是运气爆棚了不一定,索性更加卖力的挖着。

可挖了没多久,我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牛鼻子,等下。”

我连忙叫住了周小舍,定睛一看,在地下已然被我们挖出了一个小坑出来。

可这小坑下,我见到的并不是墓洞,而是一个极其简陋的墓坑。

这墓洞和墓坑区别极大,墓洞就是在地底下挖出洞的陵墓,墓洞里,往往自成一个地下空间,里面机关重重,殉葬品也多多,在古代,也就只有帝王将相级别的人物,才会有财力和人力来挖洞造墓。

而墓坑就类似于山头上的墓地,往往只是在地下挖出一个小坑用于埋棺材和骨灰盒,这种墓,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油水的,可以说是穷人专用墓。

眼下,我和周小舍就挖出了这么一个墓坑来,没有一丝墓洞该有的痕迹,有的,只是一处再简单不过的小坑,下面似乎还埋着一口破烂的棺材。

“奶奶个熊,白干了,搞了半天居然只是个墓坑。”周小舍骂骂咧咧道。

我也不住苦笑了一声,白高兴一场,还以为真是诸葛亮墓,敢情就是一处埋破棺材的墓坑。

我准备收手就走,但周小舍却不甘心。

“老铁,不能就这么算了,蚂蚁再小也是肉,玩意这墓坑里的棺材放着什么宝贝也不一定。”

周小舍说干就干,抓着洛阳铲又开始挖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墓坑里,一口破破烂烂的棺材暴露了出来,棺材上面的油漆都已掉光。

“奶奶个熊,我倒要看看里头埋的什么。”

周小舍直接用洛阳铲撬开了破棺材。

棺材一被掀开,顿时一股古怪的味道传来,我回头一看,却是一眼就见到棺材正静静躺着一具女婴的尸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