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不羞不躁/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背着木思璇在宛如冰窖一般的陵墓里行走,冰天雪地中,我只能感觉到木思璇吹在我脖子上的微弱呼吸,却是听不着她的声音。

“木思璇,你睡着了吗?”我喊道。

背上的木思璇毫无回应。

我回头一看,却是见到刚才还自言自语说胡话的木思璇,这会已经是双眸微闭的趴在我背上,呼吸逐渐变得微弱,显然是昏迷过去了……

我心头不免忧心忡忡。

我抬头看着周围,都挂满了白茫茫的冰条,气温冷得让人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木思璇,快醒醒,别睡了。”

“木思璇,在这里睡着可不好,快醒过来……”

我连喊了几声,木思璇却跟睡着的小孩子一样,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了几下,脸色愈加的苍白……

我预感到不妙,再这样下去,木思璇肯定熬不过去。

怎么办?

四周没有一处温暖的地方,就连前面的周小舍他们,也在不知不觉中走失了。。

但这个节骨眼上,我顾不上去找周小舍他们,我得先找个地方给木思璇回暖体温。

我努力搓了搓手,将预热的温度捧在木思璇的小脸上;这丫头脸冷得跟冰块一样,嘴唇都发紫了。

我连搓了好久的手,这才稍稍让木思璇的小脸恢复了一丝血色;随即,我背着她连忙往前走。

周小舍他们早已不见了身影,木思璇又昏迷不醒,现在我只能靠自己来度过这个难关……

并不大宽敞的陵墓,墓壁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冰条,这里相比于此前的岩浆火地,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我背着木思璇,步履蹒跚,说实话,在这里我要是不背着她,兴许我能更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我还是没有撇下木思璇,不为别的,就因为我是男人,而在我陈化凡的心里,从未有抛弃这个词语!

即便世道艰难、即便前途漫漫,只要我尚存一丝气力,我都不会丢下自己的朋友……

冰窖中,我身体早已麻木,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在快速流失,似乎连血液也被冻住了一般。

“木思璇,别睡了,我们就快走出去了……”

我望着远处,那里有一片类似于沼泽的地方,只要能够走到那里,就能摆脱这个冰窖一般的地方。

木思璇在我背后毫无回应,她面如白纸,微弱的呼吸也变得断断续续。

我心头一沉,知道自己得加快速度才行。

我猛咬里一口自己的舌尖,一股急促的痛楚瞬间让我心神为之一振!

趁得这股精气神,我咬紧牙根往前面的沼泽地赶了过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

我的脚步沉重得愈发厉害。

但最终,我还是走出了冰窖;在沼泽和冰窖的边缘,气温回到正常状态。

我赶紧将木思璇放了下来,但发现木思璇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和自己的冻在了一起,我一转身,一下子就将木思璇身上的衣服给拉扯出了好几条裂缝,让她那本就玲珑剔透的身材顿时在我面前暴露无遗!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也没想到衣服都能被冻住,这一下,木思璇身上就剩下了几块破布,让她本就没回升的体温再次低落下来……

“大爷的,好心还办成了坏事?”我心头郁闷道。

这时,昏迷的木思璇嘴唇微动了几下。

我连忙低下头,将耳朵凑上去听。

“冷……我冷……”木思璇含糊不清道。

“冷?”

我一看,衣服刚才都撕破了,这还怎么穿?木思璇这会身上几乎就剩下一件打底衫了,而我更好不到哪里去,仅有的一件衣服也结满了冰霜,显然是不能给她穿了……

“冷……好冷……”

木思璇在呼喊着。

“你等等,我去找找东西烧火,你等着。”

这里是冰窖和沼泽的交界处,我寻思着能找一些干树枝之类的来生火,但找了一遍却连片树叶子都没看着。

我大受打击,只得垂头丧气的回到木思璇身边。

火没生成,衣服又没得穿,我看着自己面前脸色虚白到极点的木思璇,自嘲道:“便宜你了。”

我将自己身上结满冰霜的衣服脱掉,然后将木思璇抱在了怀里。

感受到我体温的木思璇,下意识的抱住了我,将我搂得紧紧的,要不是看她那苍白的脸色,我下意识的就以为这丫头是不是故意装昏迷,好趁机吃我的豆腐?

“冷……我好冷。”木思璇无意识的喊着。

“还冷啊?”

我只得将她又抱紧了一些,将自己的脸也贴在她的嘴唇上,努力让自己的体温暖和她的身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思璇的呼吸逐渐变得平和下来。

而不知不觉中,我昏昏欲睡也躺了下来。

潜意识中,我将木思璇抱住,而木思璇也没有撒手,两人脸贴脸、不羞不躁的搂在了一起……

我是真的累坏了,一躺下去,结果过了许久这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一醒,怀里的木思璇长长的睫毛也颤了一下。

我定睛一看,顿时心头一震!

这一觉睡的,居然把木思璇的衣服都睡没了,原本她身上还有一件打底衫的,结果这会却不翼而飞……

“糟糕,这丫头要醒了!!”

我暗道了一声不妙,这人一倒霉真是喝凉水都要塞牙缝,不等我脱身,木思璇美眸一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欲哭无泪,结果正好与木思璇来了四眼相对。

此刻,木思璇的脸离我不到半寸的距离,而我和她的眼神,都彼此看到了对方的惊诧……

我脱口而出道:“真巧,你醒了……”

木思璇目瞪口呆,她眼珠子动了一下,然后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木思璇整张小脸瞬间就跟红透似的苹果一样,一直红到了耳根处。

“陈!化!凡!!”

“啊?”

“你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啊……我要是说,你身上这衣服不是我脱的,你信不?”我心存一丝希望问道。

“我信……”

“那就好。”

我松了口,但下一秒钟,我便听到木思璇话锋一转,道:“我信了你的大头鬼,没想到你是这种臭男人,我要杀了你,替天行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