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桃花姬的邀请/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牛建国和聂子风他们一看到周小舍已经瘫坐在地上,而我眼看着也即将搭进去时,不免心急如焚。

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连忙道:“不要下来!”

“掌柜,你没事吧?”

“这里很古怪,我还撑得住!”

我努力让自己稳住心神,与此同时,我拒绝了牛建国和聂子风下来。

这个太阳墓就跟河流一样,现在周小舍瘫坐在地上,无疑就跟一个即将溺水的人一样,这时候并不是人来得越多越好。

我擦去眼角的血丝,咬紧牙根挺直了身体一步步往周小舍走过去。

周小舍垂着脑袋,脸色惨白,周围的武器则嘶鸣个不停,周小舍已然满脸都是鲜血,模样十分的吓人。

“牛鼻子,你醒醒,别睡着了。”我喊道。

周小舍艰难睁开眼睛,冲我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惨笑。

“奶奶个熊,这回,小爷是大意失荆州了……”周小舍虚弱道。

“失你大爷,你哪回不是这样虎头蛇尾的,给我撑住,我马上过来。”

我这边也陷入到了困境中,而且我发现了一个规矩,就是我在太阳墓里身体摆动的幅度越小,越是不容易引起那些武器发出嘶鸣声。

我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摆动小一些,但这样一来,我走得也就越来越慢,眼看着周小舍脸色逐渐难看,我心里格外担忧……

“牛鼻子,撑住,给我一分钟时间,我马上来了。”我道。

周小舍朝我摇了摇脑袋,道:“老铁,你别过来送死了,小爷我不想拉你垫背。”

“少说丧气话,不就是一个破太阳墓,还能困得住我们俩?”

我努力给周小舍大气,但自己这边说实话,我的身体也已经来到了极限,我的眼角、耳朵已经鲜血直流,脑袋眩晕感更是愈来愈严重,每走一步,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周小舍骂道:“陈化凡,你他娘的别进来送死啊,快回去!”

我咬紧牙根,全然不顾周小舍的话。

“傻子,你他娘真是个傻子,小爷我大意失荆州,你难道也想来陪葬??”

“别来了,你会死的……老铁,我求你了,真的别过来,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周小舍说到最后竟是红了眼,邪门的太阳墓,让他浑身脱力,只能瘫坐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我一步步艰辛的前进。

我吐了口浊气,道:“你以为兄弟这么好当的?”

我话音落下,忽然间,我迈开步伐往周小舍大步冲了过去;周小舍已经奄奄一息,我不想再浪费时间。

一个大步过去,我脑袋轰然一震,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身后立即传来了白羽和聂小白的惊呼声,她们两个女人紧张万分的盯着我,生怕我会有什么意外……

我又迈开了第二步,离周小舍更近了一些;牛鼻子看着我口吐鲜血,眼睛红通通的。

两三秒钟后,我终于迈开了离周小舍的最后一步,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使出最后的力气,将他的身体直接丢了出去。

“老牛,接着!”

周小舍身体很瘦,被我这么一丢,顿时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被不远处的牛建国接了个正着。

周小舍一脱离太阳墓,身体立即恢复了正常,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周小舍是出去了,可我还留在原地,周围的刀剑弓斧就跟搞交响乐似的,嘶鸣连连,我痛苦的抱住了脑袋,猛地一抬头,五官尽是鲜血横流……

“不好,化凡兄弟被困住了。”聂子风不安道。

“师哥那怎么办?臭无赖他会死的,不行,我要去救他。”聂小白着急道。

聂子风连忙拦住她,道:“别冲动,你进去也救不了他,我想想办法……”

聂子风还在思考办法,但他身后忽然有一道身影鱼贯而出,却是楼玉兰冲进了太阳墓。

聂子风叹了口气,楼玉兰就跟风一样,他想拦都拦不住。

“化凡兄弟能收到这么一个忠仆,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报。”聂子风道。

刹那间,我抬头一看,只见到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往我这边跑来。

他速度很快,可是他五官流的鲜血也多,不到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他已经血流满面,但那双眼睛的目光,却坚定异常。

我不用猜都知道这道身影是谁,我笑骂了句:“你这个傻子,就这样一头扎进来,真当自己是大罗神仙了……”

我的身体都扛不住,更别说是楼玉兰,但好在他的意志力十分坚定,愣是一步一个脚印来到了我的面前,二话不说就把我扛在了肩上。

楼玉兰瘦削的肩膀烙得我的身体很疼,但这一刻,我心里满满都是感动,大爷的,这个二货平时虽然傻是傻了点,但关键时刻还算靠得住……

十几秒钟后,楼玉兰硬生生将我扛出了太阳墓。

他如释重负的将我放下来,顾不上擦掉脸上的鲜血,急忙就看向了我,生怕我会有什么意外。

我露出笑容,对楼玉兰点头道:“干得不赖!”

楼玉兰也学着我的模样,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十分开心,我见状赶紧给他擦去了脸上的鲜血,免得鲜血进了眼,已经够傻了的,可别又成了瞎子……

我们一行人在离太阳墓几米开外的地方停留了下来,我和周小舍面面相觑,皆是不由自主松了口气,大爷的,刚才真是命悬一线,要不是有楼玉兰,我估计真得歇在里头了。

“奶奶个熊,这个鬼地方真是太邪门了!”周小舍咒骂道。

我抬头看去,的确,从外面看太阳墓,简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就跟是小孩子玩耍随意插的沙盘一样,只不过沙盘山的木棍换成了刀剑弓斧。

聂子风盯着太阳墓观察了一圈,道:“化凡兄弟,这些武器,每一把都是沾满鲜血,经过苍苍岁月遗留下来的,上面都散发着一股很强的戾气。”

“哦,你还能感觉到戾气?”我道。

“杀的人多了,自然就能感觉到了。”聂子风淡淡道。

我一怔,竟是无言以对,只得改口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太阳墓,很像是一个阵法,而那把古剑,就是这个阵法的阵眼。”

聂子风深以为然,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那把剑是关键,可惜我们现在谁进去,都有可能深陷其中。”

我叹了口气,刚才进去一番,自己是真的差点歇菜了,越是靠近到古剑,我越是感觉到一股无名的强大压力,可以将我整个人都压垮,还有那些刀剑弓斧发出来的声音,简直就跟鬼哭狼嚎似的,一般人根本顶不住。。

就在我寻思着如何破解这个太阳墓时,不远处忽然多了一队身影,带头之人便是我再眼熟不过的桃花姬。

“化凡君,我们又见面了。”

桃花姬一开口,声音还是那般酥麻人心,仿佛要将人的骨头都融化了一般,再配上那张柔美的小脸,绝对可以无数男人都要为之倾倒。

我心头道了一声不妙,桃花姬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出现,来者不善。

“化凡君,刚才你们的举止我都看见了,好是情意深重,桃花姬很佩服。”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少给我们绕关子!”周小舍不耐烦道。

桃花姬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但别她很好的掩藏掉,她冲我微微一笑,道:“化凡君,你可知道这个太阳墓的由来吗?”

我眉头一挑,不动声色道:“你知道?”

“桃花姬正好略知一二。”桃花姬露出一抹小得意的神情,继续道:“这个太阳墓,其实是楼兰第一任国王,也就是所谓的楼兰女神设计建造出来,太阳墓融汇了你们华夏的阴阳八股玄术,而那把古剑,便是整个太阳墓的阵眼……用你们古人的话来说,就是欲破其阵,先夺阵眼,我已经有办法可以夺取阵眼,就是不知道化凡君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桃花姬说话非常有技巧,言语之中流露出一丝勾人心魂的魅惑。

“老铁,别听这个日本妞瞎扯,这个太阳墓邪门得很,我们都没办法破解,她一个东洋女人哪懂什么阴阳八卦……”周小舍没好气道。

我沉吟了两秒钟,道:“说说看你的办法。”

桃花姬莞尔一笑,道:“阴阳八卦,自然是一阴一阳相互配合,而在你们华夏,男为阳女为阴,所以要夺这阵眼,还得阴阳相助,我可为阴,就是不知化凡君敢不敢为阳?”

桃花姬的意思很明显,就她想和我一起进入太阳墓拔古剑破坏阵掩,至于她为什么想这么做,以我的猜测,她怕是觉得如果单凭自己这边的人去拔剑夺阵眼,一旦出现了什么意外,那我们这些后来者便可以轻易对付他们。

桃花姬的城府极深,虽说她的计划很公平,但我不得不防,谁知道她会不会设下了后手……

“化凡君要是不放心,要不可以将我和你绑在一起,同时进去太阳墓如何?”桃花姬再次开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