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有求必应/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尚,全部都是光头和尚,他们脑袋寸草不生,一颗颗油光发亮的秃头上,依稀还烫着不少戒疤,乍看之下,这群人但凡走过的地方,什么玩意都没留下,吃喝穿用,能拿的东西他们都尽数扛在肩上,拿不动的,干脆就丢到箩筐里,然后将绳子串住绑在腰上,每个人身后都拉着满满的箩筐。

刚才还人满为患的街道,这会寂静无声,人虽然都跑光了,但地上还散落着不少货物。

我抬头看了一眼,见到那群光头和尚不紧不慢,一边走,一边挑着地上的货物,其中一个凶神恶煞的,眉眼长着一颗黑痣的和尚,瞧见地上有不少女人内衣,居然还蹲下去挑了两个,然后挂在自己身上,惹得旁边的同伴哄然大笑。

我看到这一幕,不禁怀疑这群人真是和尚吗?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简直跟土匪差不多。

再看看他们身后的方向,是三面环山的恶人寺,我心头一动,已然猜出了这群光头和尚的来历。

有求必应,无恶不作,这群光头,八成就是恶人寺的僧人。

我也算是长见识了,这群光头好几个脖子上都吊着大金链子,堪称比狗链子还粗,他们的手上也有各种金表,阳光下,他们的脑袋熠熠发光,配上那金链子和大金表,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以前村子里村长家的那傻儿子……

恶人寺的僧人很快便发现了我们的身影,他们似笑非笑的围过来,目光更是肆无忌惮的落在月漓身上。

“这姑娘长得还真是水灵,既然来到了无良镇,何不如去我们恶人寺坐一坐?”眉眼长着黑痣的僧人道。

我挑眉,心有些不悦,这些秃头僧居然还将主意打在了月漓身上。

“阿尼陀佛,几位施主,我等有缘,何不如到我们寺庙一聚?”又一秃头和尚笑嘻嘻道,但眼神明显在偷瞄月漓。

我身旁的月漓黛眉微蹙了下,连忙站到我身后。

我冷哼一声,秦十三随即挺身而出,几个恶僧一看要来拉月漓的手,不用我开口,秦十三便先动手了。

“一群老秃驴!”

秦十三神色一冷,他的身手本就不凡,一把就扣住了一个恶僧的手腕,顺势一翻,那恶僧顿时在空中翻了个跟斗,然后狼狈不堪的摔在地上。

其余几个恶僧见状面面相觑,“阿尼陀佛,一起上,恶人寺的威严不容外人挑衅!”

几个恶僧的身手还算入流,只可惜他们今天碰到的是秦十三,几个回合不到的时间,所有的恶僧全部倒在地上,一个个摔得鼻青脸肿,原本绑在身上的鸡鸭纷纷四处逃窜,那场面简直壮观了。

就在秦十三刚收手,附近忽然冲出来了一群老人,连忙就拦在了秦十三的面前,将那几个僧人给护住。

“好汉手下留情,打不得,打不得!”

一个六十出头的老汉一边开口,一边将身后的恶僧扶了起来。

“大师,你们没事吧?这外人不懂事,你们别往心里去哈……这鸡和鸭,你们尽管带回去。”

不止是老汉一个人有这般异常举动,就连其他同来的几个老人,也一起将那些僧人都扶了起来,还帮着他们将鸡鸭抓回来绑好。

我和秦十三看得目瞪口呆,寻思着这算什么事?我们好心帮你们教训恶僧,怎么你们还帮人家了?

我一脸的疑惑,那几个老汉连忙开口劝道:“几位好汉,你们别在打了,再打下去,大师动怒可就糟糕了……大师们,这鸡鸭都给你们,不够的话,赶明儿给你们再送一些。”

恶僧们自知打不过我们,在老汉们一脸讨好的恭维下,他们肆无忌惮的将路边小摊小贩遗留下来的鸡鸭鱼肉一扫而空,然后洋洋得意的转身离去,空留下一脸懵逼的我们。

“这是怎么回事?”我哭笑不得道。

秦十三也是连连摇头,至于月漓,小脸上也满是不接之色。

这个时候,几个老汉才赶忙凑了过来,对我们道:“年轻人,你们怎么这么不知天高地厚,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

“知道,无良镇嘛。”我道。

“你们既然知道是无良镇,为什么还要对大师们不敬?他们可都是寺里的圣僧,你们得罪得起吗?”

一个老汉说完,另外一个老人也跟着道:“无良镇里,有多少人,就指望着大师,你们要是得罪了大师,那就是与我们整个无良镇作对。”

几个老汉语气激动,搞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抢了他们的东西。

我和月漓相识一眼,皆是带着一丝苦笑。

最后,还是月漓温婉道:“几位老人家,你们别着急,我们初来乍到跪地,您能否和我们说说这大师的事情?”

老汉们一听着是月漓说话,脸色多少缓和了一些,在这里不得不说,长得好看也是一种优势,看看那几个老汉一见着秦十三,脸色都冷冰冰的,可一看着温婉乖巧的月漓,那叫一个慈祥。

“女娃,你有所不知,这大师对我们来说,可都是大恩人,在每个月的月初,寺里的大师们都会出来接受我们的请求,但凡在月初这几天,大师门必定是有求必应。”

“你们是说,这些抢了你们东西的僧人们,还会帮你们做事?”月漓道。

“不错,外面只知寺里的大师无恶不作,但却很少人知晓,大师们是有求必应,他们做的恶事,很多时候都是接受了我们的请求。”

我眉头一挑,听这话还有点意思,恶人寺的和尚们,倒还成了好人?

说到这里,一个老人神色忽然变得很激动,道:“你们知道吗?我女儿两年前被一个男人害死了,我到处求人,可是没有人愿意帮我这个老头,只有寺里的大师,是他们帮我杀了那个男人……”

“还有,有人把我辛苦一辈子的钱都骗走了,也是寺里的大师帮我杀死了那个骗子,在无良镇,没有恶人寺,只有大师,只要我们能付出代价,他们就有求必应……”

我心头墓地一动,因为我看见说话的老汉,一个手上少了两截手指,另外一个则是耳朵少了半边,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他们付出的代价,大师们有求必应,帮他们杀了想要杀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