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化缘会/最后一个盗墓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我还真是不敢相信天底下有这种事,以暴制暴,以恶服人,也难怪这些老汉们会在害怕恶人寺的僧人同时,还如此主动维护他们。

恶人寺的僧人们已经离去,过了没一会,原本消失的小摊小贩们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又继续他们每日的生计,对他们来说,似乎也已习惯了恶人寺的僧人们出来掠夺的事情。

我有些不太相信,愣是连续问了好一些街道两旁的小摊小贩,但从他们口中得到的答案几乎如出一辙:恶人寺的僧人们虽然贪婪可恶,可也是实打实的帮他们做了事情,至于付出的代价,那也是他们自己愿意的。

天底下的仇恨太多了,能呆在无良镇上的人,基本都是找过恶人寺帮过忙的,他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让恶人寺的僧人们替他们除去了仇人,因此他们也留了下来,扎根在无良镇。

用他们的话来说,在无良镇里,恶人寺便是天,有仇便找恶人寺的僧人便可以,只要你付得起代价。

从小摊小贩的空中我得知了一件事情,恶人寺在每个月的月初都会举行一场化缘大会,与其说是化缘,倒不如说是恶人寺的僧人们接受报仇任务的日子;只要在这一天,你但凡有什么报不了仇恨,都可以找僧人们,他们贪婪与凶恶的同时,也能帮你除去你的深仇大恨。。

离月初还有三天的时间,我决定先在无良镇住下来。

我领着月漓还有秦十三他们就近找到了一家旅馆,一进去才知这家旅馆就剩下最后两个房间,我强挺着一张老脸,在月漓略有一丝羞涩的眼神开了两个房间,在旅馆里那些客人羡慕的目光中,领着月漓上了楼。

至于夜幕降临后发生的事情,我就不一一多说了,反正差不多是一夜无眠,用句土话来形容,那就是我又折腾了月漓一夜……

觉虽然没睡多少,但第二天还是精神焕发,年轻嘛,底子好,不像那旅馆的老板,瘦骨嶙峋的,和他的胖老婆住楼上,昨晚大半夜的,我隐隐能听到旅馆老板被一阵母老虎的声音在咒骂,说没用的东西,你看楼下人家多能折腾,你就这个小毛虫还软趴趴的……

至于后面旅馆老板有没有雄起我就不知道了,反正第二天早上下来的时候,刚好看见旅馆老婆的胖媳妇在收拾,结果她一看着是我,那本就很小的眼睛,愣是冲我直抛媚眼,搞的我一身鸡皮疙瘩。

吃过早饭,我发现陆陆续续有许多风尘仆仆的外人都进来旅馆投宿,虽然没有房间,但旅馆老板也聪明,干脆让这些新住客安排在楼上的走廊睡,一天下来,又收了不少客人。

瘦骨嶙峋的旅馆老板虽然房事不振,但聊起天却是口若悬河,他拿出烟分了我一根,笑嘻嘻问道:“老板也是来参加化缘会的吧?”

我点点头,点燃旅馆老板的烟,抽了一口,发现是土烟,味道还不错,便道:“也算是吧,第一次来,不太明白规矩,能给我说说吗?”

“呵呵,化缘会啊?那能有什么规矩,反正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世上人那么多,谁心里头没点仇人什么的,能来这里的,都是有深仇大恨的……看到角落里的那个女人不?”

旅馆老板给我指了一下最角落里,我抬头瞥了一眼,发现那里坐着一个头发略有点杂乱,面容白皙但可惜双眼无神的女人,年纪倒也不大,如果能稍微打扮一下,我估摸着肯定也是个美女。

旅馆老板压低了声音继续道:“那女人叫阿红,来我这快半年了。”

“半年?”

“不错,阿红以前是有老公孩子的,可惜孩子一年前被车撞死了,她和老公到处告状,但无奈肇事者背景强大,最后她老公气不过直接去找肇事者理论,结果愣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阿红找来到了这里,一住就是半年,化缘会每个月只有一场,寺里的大师们一次只接受一个任务,最多杀一个人;阿红想杀的人很多,这不,她也在等化缘会。”

旅馆老板侃侃而谈,似乎对旅馆里的客人背景早就摸得一清二楚,用他的话来说,能来无良镇的,哪一个不是可怜人,哪一个不是走投无路报仇无门了,才把希望放在了恶人寺里的僧人身上。

我暗暗观察了一眼阿红,看她的穿着打扮不像是有钱人,她的四肢手脚齐全,也不像是之前的那两个老汉是付出了自己身体残缺代价。

我问旅馆老板,“都说大师们有求必应,那阿红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旅馆老板吐了口烟,神情古怪道:“一开始是用钱,后来没钱了,那只能用她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

旅馆老板话音落下,我隐隐有点恍然大悟,对于年轻的女人来说,最值钱的,无非是她自己的身子……

随着离化缘会越来越近,整个无良镇几乎是人满为患,除了常年在这里生活的人外,更多的是外面千里迢迢赶过来,想要寻求恶人寺的僧人们帮忙报仇的可怜人。

旅馆老板告诉我,恶人寺的僧人不多,每一次化缘会能接受的任务也有限,所以很多人就算过来了,也不一定付得起代价,至于那些僧人们,也是十分随性,他们要的代价也是因人而异,有的代价可能只是一截手指一根头发,也有的代价,可能就是一个女人的身子与贞操……

夜色降临,我与月漓走出旅馆,观望着路上形形色色的行人,他们眼中大都闪烁着一丝精光,对于他们来说,即将到来的化缘会,将是他们结束仇恨的最佳途径。

月漓挽着我的手,娇艳的小脸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情,她本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一看到如此多的可怜人,情绪难免有些低落……

当天晚上返回到旅馆的时候,在楼梯间我刚好撞见了阿红,她似乎刚沐浴完,整个人看起来比白天精神了不少。

狭小的楼梯间,阿红与我和月漓撞了个面对面,就在我准备给她让个道的时候,这个刚洗完澡,身上还散发着一丝香气的女人忽然说了一句让我老脸通红的话来。

阿红目光望向我,平静道;“你就是昨晚在楼上折腾了一夜的那个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