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得给个说法/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

柳叶梅一脚把蔡富贵蹬下炕,说:“你看看,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老娘的裤子不是好好的吗?”

蔡富贵说不清了,气得脸红脖子粗,站在炕前直喘粗气。

柳叶梅下了炕,问蔡富贵:“你是不是喝多了?”

蔡富贵摇摇头,说:“我没喝多!”

“那好,接着喝!”柳叶梅说着,走到了杯盘狼藉的饭桌前,坐下来,招呼道,“过来,喝,接着喝,谁不喝是个王八。”

“麻痹滴,我就是个王八,还是个绿色的王八!”蔡富贵说着,坐到了饭桌前,一杯一杯喝了起来。

一直喝得不省人事,栽倒在了饭桌前。

醒来之后,看见老婆正在自己用毛巾给自己做冷敷,就问她:“你怎么没喝醉?”

柳叶梅说:“我压根儿就没喝酒,醉你个头啊!”

蔡富贵一拍脑袋,哀叫道:“狗日的,我怎么喝这么多酒啊!”

柳叶梅说:“可不是嘛,醉成了一滩泥,还一直胡言乱语,又哭又闹,吓死个人了。”

“那是做梦了呗。”

“谁知道呢?以前从来没见过你这样。”

“这酒量越来越不行了,才多点酒啊,就直接断片了。”蔡富贵爬起来,拍一拍胀得比山都大的脑袋,说,“大山说好要我过去喝酒的,这怎么差点给忘了,不行,得赶紧过去。”

柳叶梅问他:“你还能喝呀?”

蔡富贵边穿鞋边说:“必须得喝,听说他揽了省城里的一个大活,今年跟他干一准没错!”

见男人趿拉着鞋一路小跑走出了家门,柳叶梅心里不好受,她知道,蔡富贵不一定是去大山家喝酒,他是在逃避。

倒也好,就当做了个梦吧,要不然谁都受煎熬。

可她自己心里面却明镜似的,自己的确是被尤一手那个老东西吃了一回老豆腐,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得去讨个说法。

但反过来再一想,这事也的确说不清,毕竟自己也有一定的主动性,当时醉是醉了,可心还是有半块是醒着的,当老家伙在后面顶她时,自己也没在意,还以为是自家男人想那个啥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毕竟是女人,又是喝醉了酒的女人,怎么好就稀里糊涂的被他顶了呢?

不行,除了老公之外,还没有第二个男人动过自己身子呢,虽然隔着衣服,但那种感觉也是一样的。

不行,必须得要个说法,要不然就显得自己太下贱,太不值钱了。

于是,柳叶梅就去了村长家。

没等进门,就听到屋里人很多,闹哄哄的,她就站在门口喊:“婶子在家吗?我过来给您拜年了。”

村长老婆黄花菜走了出来,笑得满脸都是褶子,吊高嗓门喊:“吆,是富贵家呀,过年好……过年好……”

坐在屋里的村长尤一手听见了,咋呼一声:“外头是谁呀?”

老婆黄花菜应一声:“富贵家柳叶梅过来给我们拜年了。”

尤一手哦一声,就把屋里的其他人往外赶:“好了……好了……你们也赶紧去别家拜年吧,外面的人都进不来了,对了,那个小宝,把你红包揣好了,走吧……走吧……”

见屋里的人呼呼啦啦走了出去,柳叶梅才走进了屋,见尤一手斜倚在沙发上,有模有样的问了一声:“侄媳妇过年好啊!”

柳叶梅回一声好。

尤一手就说坐吧,然后对着老婆黄花菜说:“你赶紧给我弄点吃的,这年怎么过得,连肚子都吃不饱了。”

“他嫂子,你坐。”黄花菜朝着柳叶梅笑一笑,便去了东屋的厨房。

柳叶梅一看他脸上有了怨气,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看来这个老东西做那事的时候没有断片,他知道来干什么了,就走近一步,小声说:“村长,你得给个说法,要不然我告诉婶子。”

尤一手脸一沉,说:“柳叶梅,你在威胁我?”

柳叶梅说:“不是威胁,总不能白白吃了豆腐就走人吧?”

尤一手说:“不就是吃点豆腐嘛,有啥?还喝你家酒了呢。”

柳叶梅说:“你别装糊涂。”

尤一手头一歪,问:“是你装糊涂,还是我装糊涂?”

“我怎么就装糊涂了?”柳叶梅声音压得很低,说完还朝着门口望了一眼,眼神怯怯的。

尤一手捕捉到了这个瞬间,就明白这女人没几分底气,就说:“说你糊涂,一点都不假,是你勾引了我,该要说法的是我。”

“你……你怎么这么无赖?”柳叶梅眼直了。

尤一手说:“是你自己把屁蛋子送到了我跟前,我往前顶的时候,你还往后靠了靠呢,要不然,我能够得着吗?”

“你……”柳叶梅噎住了。

尤一手招招手,说:“侄媳妇啊,你是个明白人,都穿着衣服,算个啥呢?你身上少什么了?”

“那也不中,隔着衣服也能弄脏。”

“切,你怎么就这么拧呢?得了……得了……叔记着你的好,会想法子报答你的,亏不了!”

“可……”

“得了……得了……大过年的,叔也不想跟你发脾气,快去别家拜年吧,不要那么死脑筋,就当喜庆了一回,好不好?”

柳叶梅还想说什么,黄花菜端着饭走了进来,边往茶几上放,边招呼她坐下来一起吃。

“不了,婶子,你们吃吧,我还要去别家拜年呢。”柳叶梅说完,转身朝外走去,眼神狠狠地在村长的脸上扫了一下。

村长尤一手屁股都没动一下,只是扯开嗓门喊了一声:“富贵家,谢谢你来拜年了,老叔记着你的好呢!”

跟在后面送行的黄花菜直接笑出了声,说:“难得你过来拜年,瞧瞧把你叔给乐的吧。”

“做晚辈的,应该,婶您回吧。”柳叶梅说完,加快脚步朝外走去。

等出了院子,拐过胡同口,一阵暖煦煦的春风扑面而来,直往心底刮,她顿时觉得天地宽广起来。

是啊,又没缺什么,这不挺好的吗?

既然挺好的,那就这样吧!

这样想着,不等到家,柳叶梅真就放下了,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嘴里竟然哼起了小调——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

又过了几日,看上去几乎所有的人都把那件可大可小、可伸可缩、可有可无的事情给放下了。

可村长尤一手又主动找上门来了,他站在院子里的树底下,对着正在看公鸡跟母鸡撒欢配对的蔡富贵说:“你小子,不是嚷嚷着跟我要个说法嘛,中午来我家吧,我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