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村长家的肉好香/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拔回眼来,问村长:“去你家干嘛?”

“还能干嘛?喝酒呗!”

“你让我去你家喝酒?”

“是啊,过年嘛,一起乐呵乐呵。”

蔡富贵一下子蒙圈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真的吗?

村长竟然请自己去他家喝酒?

这可是老蔡家几辈子都没有过的事情,别说老蔡家了,就算是老王家、老胡家、老孙家……都很难遇到的事情,正常情况下,都是别人请村长喝酒,哪有村长请别人喝酒的道理?

这样想着,蔡富贵真就像是把酒喝到了肚子一样,晕晕乎乎,几乎要飘起来了。

他满口答应了下来,说:“好……好的!叔,我一定去……一定去,陪您一起乐呵乐呵!”

“不光我,还有你婶子呢。”

“对……对……我还没得空给婶子拜年呢。”

村长不再多说啥,掏出烟,抛给蔡富贵一支,说:“我还有事,先回一步了,记得早一点过去。”

蔡富贵点点头,说一定一定,拿起香烟往一看,我靠!竟然是中华,忙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吸一口,瞬间就忘记自己是谁了。

抽完烟后,他就开始拾掇自己了,仔细洗漱一番后,见老婆柳叶梅从外面走了回来,就让她赶紧熨一下那件西服上衣。

柳叶梅见他怪怪的,问他怎么了。

蔡富贵说村长请他去他家喝酒。

柳叶梅眼珠一转,就说:“我看这就你还是不去喝好。”

“为什么?”

“我觉得他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操!”蔡富贵擤一滩鼻子,狠狠摔在地上,骂道,“尼玛!给脸不要脸,村长这是看得起自己,凭什么不去?”

“喝顿酒就长脸了?”

“不是吗?你家老子去村长家喝过酒吗?对了……对了……人家诚心诚意说给咱一个说法,能不去吗?那不是逮理不饶人吗?”

柳叶梅一听这话,心里就燥得慌,可又不好说什么,只扔下一句:“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见老婆进了屋,熨衣服去了,蔡富贵就站在那儿琢磨,是不是该带点礼物过去呢?

可带点什么好呢?

想来想去,他就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把年前从城里买的两瓶洗面奶中其中一瓶带过去,送给村长老婆黄花菜。

一把情况下,男人都喜欢外人能够高看自己老婆一眼,那比高看自己十眼都舒坦。

他为自己的这一想法激动不已,可进屋告诉柳叶梅后,她却不高兴了,说:“你一个大男人家,送女人那个,不会引起误会来吧?”

蔡富贵说:“这有什么呀?村长老婆是咱婶子,晚辈送长辈有什么好误会的?那是孝敬。”

柳叶梅虽然心里不痛快,但又不好说什么,自打出了那档子丑事之后,她那纤纤小细腰就更加软了不老少,凡事总是依着他,顺着他,并不是怕他闹腾,毕竟自己身子不干净了,理亏。

亏大了!

蔡富贵到了村长家后,见包工头阚大山也在,并且已经架着二郎腿坐在了饭桌前,正跟村长说着话。

见蔡富贵进了门,村长尤一手大声打着招呼:“富贵啊,你狗日的也够拖拉的,让阚老板久等了。”

阚大山笑了笑,说:“没事,后面的两个局不重要,到到场已经算是给他们面子了,都是想今年跟着我出去淘金的,说实话,我打心底里不想去,吃了人家的嘴短,以后的工作不好安排。”

村长说:“切,他们的事放先到一边,把我托付你的事放在最前面,记住了不?”

阚大山说:“那是……那是……村长的话就是圣旨,我怎么敢怠慢呢?”

“这还差不多!”村长说着,朝着蔡富贵招招手,说,“还不赶紧坐下,开喝了!”

蔡富贵亮亮手中的化妆品,说:“娘们儿给婶子带的化妆品,我给送过去,马上来……马上来……”

“好,快去吧,婶子在厨房呢。”村长说着,转过脸来,对着阚大山说,“这小子不错,看在我的份上,你好好关照一下。”

“您放心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说实话,我们两家是世交,日子过穷了,我不能看着不管,你说是不是?”

“是啊,村长可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说话间,蔡富贵手里端着个菜盘走了进来,放到了桌面上,被村长招呼着坐了下来。

一开始喝酒的时候,阚大山似乎对蔡富贵并不怎么待见,只是一个劲地跟村长扯些高大上的“政事”。

蔡富贵插不上嘴,就觉得有点儿受冷落,但想到人家是能上天入地的大老板,也猜到了村长喊他来的目的,就欣然接受了,倒茶、低烟、斟酒,殷勤得就跟个孙子似的。

直到喝干了第二杯酒,蔡富贵便跟把注意力转上了他,主动跟他碰杯,一干到底。

蔡富贵斟酒的工夫,阚大山把话扯到了正题上,说:“富贵老弟,村长对你还真不赖,第一回屈尊向我求情,为你安排个好营生,你有什么想法吗?”

蔡富贵说:“也没多大想法,只能有活干,能挣钱就成。”

“你小子,还不好意思,我看是酒没喝足吧?这样吧,你自己干一杯,我给你一个条件,好不好?”

蔡富贵头脑一热,举杯一口闷了。

“好!”阚大山牛逼哄哄地说,“你不就是想找一份轻松一点的活吗?这个我答应了。”

“嗯,够意思!富贵,主动点,再敬阚老板一杯!”村长指使道。

“好!”蔡富贵举起杯,毕恭毕敬地说,“谢谢阚老板抬举我,这一杯就代表全家感谢您了!”

阚大山点点头,说:“这份情我令了,可我有个条件。”

“啥条件,您尽管说!”

“既然是代表全家,那就得连干三杯。”

“这……这……”

村长插话了,说:“这什么这,我问你,你们全家几口人?”

蔡富贵说:“三口呀。”

“这不就是嘛,既然是代表全家,那就每人一杯,喝,你喝三杯,阚老板喝一杯!”

蔡富贵没了话说,一连干了三杯。

阚大山跟着举起杯,一饮而尽,说:“得了,富贵,你今天有了这么好的态度,那我就把话撂在桌面上,我一定给你安排一份既轻松,又挣钱,还体面的活儿,你看怎么样?”

蔡富贵激动不已,又举杯相敬,阚大山却站了起来,说:“就这样吧,我得去另外两桌了,不能让人家等太久,你们继续……继续喝!”

村长点头答应,热情相送,回来后,又跟蔡富贵喝了起来。

蔡富贵这回彻底放松起来,他脱下西服上衣,只穿了衬衣,甩开膀子喝了起来。

又喝过两杯后,村长就问他:“富贵,我家的酒怎么样?”

蔡富贵点点头,吧唧一下嘴,说:“好,比我家的好!”

村长接着问:“那我家的肉怎么样?”

蔡富贵说:“好,比我家的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