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真不要脸/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柳叶梅啊,你是不是成心跟老叔装糊涂呢?”

“我怎么就装糊涂了?”

村长点上一支烟,狠劲吸一口,说:“因为我是村长,夫尊妇贵这句话你应该懂吧?你婶子的身价是你能比的吗?无论如何都比你高吧?再说了,她是你婶子,是长辈,妈了个巴子的!”

“我还年轻呢!”

“年轻就更不值钱了!”

“你别胡搅蛮缠了,我都问过富贵了,他根本就没动你家那个老女人。”

“富贵当场就认了,怎么到了你这儿,就不认账了呢?操!不跟你多啰嗦了,有些话只靠嘴说不清,走,到炕上去,老子实实在在给你演示一回,你就全明白了!”

村长尤一手又气又急,一张老脸憋成了紫色,一把搂住了柳叶梅,咬牙切齿往里屋拖。

柳叶梅差点儿就坚持不住了,下半身几乎软成了一滩泥,多亏了一双手的力气还算可以,死死抓着了墙角。

正在僵持着,胡同里传来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还有儿子小宝清亮的嗓音,“妈……妈……我回来了。”

尤一手这才松开手,骂了一声:“小狗崽子,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柳叶梅喘了几口粗气,说:“村长你……你不该这样,你要是再这样,我真就去告诉黄花菜了。”

尤一手嘿嘿一笑,说“你告诉她去吧,她正想见你呢,你男人把她那样了,还没跟你算账呢。”

“你……”柳叶梅还想说什么,儿子小宝已经进了院子。

尤一手倒是不慌不乱,随手拿一个凳子,坐在了门前,点燃一棵香烟,大口大口抽了起来。

柳叶梅迎出去,问小宝:“你二奶奶呢?”

“二奶奶把我送到胡同口就回去了。”小宝说着,一脚迈进屋,见尤一手在自己家,一下子愣住了。

尤一手笑嘻嘻望着小宝,说:“你这孩子,见了爷爷也不问声好,爷爷还给你准备了红包呢。”

小宝一听有红包,就喊了一声:“村长爷爷好!”

“嗯,还是小孩子懂礼貌,来,爷爷给你压岁钱,拿着。”尤一手从裤兜里掏出红包,递给了小宝。

小宝刚想接,柳叶梅厉声制止道:“小宝,不许拿!”

见小宝一哆嗦,手停在了那儿,村长就冷下脸来,瞪着柳叶梅说:“你这就不对了!这大过节的,我一个长辈,给孩子点压岁钱是图个吉利,你凭什么阻拦?再说了,孩子他爸不是也给我家娘们儿带礼物去了吗?这叫礼尚往来,你还懂不懂礼节呀?”

见柳叶梅没了话说,尤一手直接把红包塞进了小宝的手里,说:“拿着去买炮仗玩吧。”

小宝最喜欢玩摔炮了,扔下书包,就朝外跑。

没等出门口,就被妈妈一把扯住了,说:“不行!进屋,赶紧给我进屋完作业去!”

小宝虽然满脸不情愿,但见妈妈一脸凶相,也只得返身进了屋。

村长尤一手见状,起身走到了院子里,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倒背着手朝外走去,边走边嘟嘟囔囔:“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个账早晚是要还的,不信等着瞧!”

“嗯,我等着,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柳叶梅突然胆子大了起来,朝着村长的啐了一口。

胡同里已经听不见村长的脚步声了,柳叶梅才折身进了屋,让小宝把钱包交出来。

“人家村长是给我的,你凭什么要啊?”小宝仰着一张小脸,满满都是不服气。

“你再犟嘴,看我不揍死你!”柳叶梅说着,真就举起了耳刮子。

小宝只得从书包底下面拿出了红包,交给了妈妈,泪珠子就顺着脸颊咕噜咕噜滚了下来。

柳叶梅抽出来一看,是两张崭新的二百元大钞,心就就琢磨:看来这个老东西是有备而来的,看来真的是铁了心不放过自己了。

一天下来,心情很不舒畅,甚至有些慌乱,她预感到,迟早有一天,自己是要跟村长发生点什么的。

到了太阳快下山的时候,男人蔡富贵才回家,进门就对着柳叶梅抱怨说:“老舅身子骨不行了,病得厉害,我过去的时候正好打算送医院,就帮着去了一趟县城,又是检查,又是住院的,一整天连顿饭都没捞得着吃,快饿死了。”

柳叶梅问他老舅的身体怎么了。

蔡富贵说倒是没啥大不了的,好像是严重胃溃疡,医生说在医院里住一阵子就好了。

柳叶梅说一声没事就好,就进了厨房做饭去了。

没多大一会儿工夫,她就把热乎乎的饭菜送上了桌,问蔡富贵:“还要喝一口不?”

蔡富贵说:“喝,解解乏。”

柳叶梅就从饭橱里面掏出一瓶酒,倒进酒壶给烫热了,送到了饭桌上。

蔡富贵拿起酒壶往杯子里倒,感觉分量不足,就问柳叶梅:“怎么只要半壶呢?”

柳叶梅说:“少喝点,喝多了一准又得发疯!”

蔡富贵知道老婆在说什么,无非是说床上那事没轻没重呗,咧嘴一笑,说:“女人不是就喜欢那样嘛。”

柳叶梅阴沉着脸说:“喜欢你个头呀,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你是不是真的把村长老婆给办了。”

蔡富贵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吃一口菜,才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真办了,还是假办了。”

“麻痹滴,你真不要脸,这还假的了吗?”

“你……你咋骂人呢?”

“你说你们这些熊狗日的男人,怎么一个个就那么不要脸呢?”

蔡富贵再喝一杯酒,然后冷笑一声,说:“你也用不着没脸没皮的,要不是为了你,那个老女人让我碰我都不碰!”

“你的意思是真碰了?”

“得了吧,碰不碰的都无所谓了,不是说好已经扯平了嘛,这咋又提起来了呢?”

“我能不提吗?那个老驴他……他……”柳叶梅瞪了男人一眼,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嚼起来。

“他怎么了?是不是村长又找你茬了?”蔡富贵手端着酒杯,直直盯着柳叶梅问。

儿子小宝插话说:“村长爷爷来咱家了,还给我一个大红包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