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下面开了一条缝/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的表情瞬间冷了起来,直直地瞪着柳叶梅,问:“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滚,你凶啥凶?”柳叶梅嘴上硬,心里却在打鼓,她不敢把实情说出来,唯恐蔡富贵又去要说法,只得装出一副平静的模样来,说:“他觉得自己吃亏了呗。”

“操,他吃什么亏了?不是说好扯平了吗?”

“还不是因为他是村长嘛,村长的老婆身价高,所以就不平衡了。”柳叶梅说完,故意把一根青菜咬得咯蹦蹦脆响。

“姥姥!他老婆是块老咸菜,能跟你一棵嫩青菜比吗?”蔡富贵喝一口酒,接着问,“他给小宝的红包是怎么回事?”

柳叶梅说:“还能怎么回事,还账呗,你不是给他老婆送化妆品了嘛,他再送来二百块钱,那一块就算扯平了,剩下的就是他老婆跟我的身价问题了,所以老东西又来要说法了。”

“妈蛋的,真无聊!”

“是无聊,可他就没完没了。”

“我看他还是心术不正,要不然为什么单单瞅着我不在家的时候来呢?不行,这里面肯定有道道,可得提防着点儿。”

见老婆柳叶梅不再说话,眉目间有一种异样的神情在流动,蔡富贵就隐隐猜出了一些什么,便不再说话,闷头喝干了酒壶里所有的酒,然后再胡乱嚼了几口馒头,就下了炕。

柳叶梅问他:“你干嘛去?”

蔡富贵说:“我得去找尤一手说说话。”

“还有什么好说的?没事找事是不是?”

“不是找事,我想跟他和平解决,要不然,我出去打工了,他再继续找你要说法,那可就麻烦了。”

柳叶梅想了想,男人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就说:“那你去吧,早些和解了也好,可一定要好好说。”

“你放心好了,老子又不是闹事的茬儿。”蔡富贵蹬上鞋就出了门。

村长家离得并不远,十几分钟就过去了,见院门虚掩着,他轻轻推了一把就开了。

双脚迈进了院子里,连声喊着:“村长……村长……您在家吗?”

“谁呀?”

蔡富贵一听是尤一手女儿尤兰兰的声音,就说:“兰兰妹呀,我是你富贵哥呀。”

“你找我爸吗?他不在家。”

“村长去哪儿了?”

“出去喝酒了。”

“那婶子呢?她在家吗?”

“她也不在家,出去串门了,富贵哥你有事吗?”

“倒是没多大事儿,就是想问问村长,他帮我联系的活怎么样了,过几天就该走了,有点儿着急。”

说话间,人已经进了屋,见尤兰兰蜷缩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视,一张好看的小白脸病怏怏的,就问她:“兰兰,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也不知道怎么了?吃完饭后就肚子疼。”兰兰说着,把手捂在了肚子上,轻轻揉了揉,“可能是下午回来的时候被凉风戗了。”

蔡富贵知道尤兰兰在镇上的财政所上班,就问她:“这刚过完节,你们就上班了?”

尤兰兰点点头,说:“还没正式上班呢,今天轮到我值班了,只好去呆了一天。”

蔡富贵见她满脸疾色,额头上布满了细汗,就问她:“兰兰,你肚子是不是痛得很厉害?”

“是啊,顶着心窝痛呢。”尤兰兰继续隔着衣服揉肚皮,揉了几下,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对着蔡富贵说,“富贵哥,麻烦你个事儿。”

“你说。”

“你帮我把暖水袋装上热水,我想上一下热敷。”尤兰兰说着,指了指西屋,说,“就挂在门后面呢。”

尤兰兰不光是村长的女儿,还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能为她效劳,那也算得上是福分。

蔡富贵自然很高兴,他应一声,就走进了尤兰兰的房间。

一进门,他就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儿,像极了阳光下玫瑰花的味道,用力一吸,人就有点儿丢魂了。

再抬头一看,靠近北墙的衣架上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衣裳,最扎眼的是那件贴身的小内衣。

红色的,火红火红的,就像一团火焰挂在那儿。

只是瞭了一眼,他心里面的烈焰就被引燃了,呼呼蹿跳个不停,瞬间就把人烧得晕晕乎乎。

……

当他手拿热水袋出来的时候,身子就有了根本的变化,连走路都碍事了,只得夹紧双腿,一步一步往前挪,尽量把背部朝上尤兰兰。

尤兰兰指了指暖水瓶的位置,说:“那不,热水在墙根呢,富贵哥,麻烦你帮我装满吧。”

靠,咋连声音都这么甜呢?

还让人活不活了?

蔡富贵爽快地应一声,走过去,拧开盖子灌起了水,心慌意乱中,竟然把热水给浇到了外头,差点烫到了自己的手。

好在尤兰兰一直在看电视,并没留意蔡富贵一副没出息的模样,当她把暖水袋接到手中的时候,竟然忘了跟前站扎的是个大老爷们儿,直接把衣服下摆撩到了胸口,露出了一片扎眼的亮白。

妈呀!

怎么那么白呢?

蔡富贵只是瞥了一眼,就晕得不行了,心脏就像个兔子,蹦蹦哒哒,一个劲儿往嗓子眼里跳。

正当他大脑呈现一片混乱状态时,突然听到啊呀一声尖叫。

他猛然回过神来,只见尤兰兰从沙发上弹跳而下,手中举着暖水袋,又跳又蹦,就跟中了邪差不多。

蔡富贵紧了紧喉头,把满满一口唾沫咽下去,直声问道:“兰兰……兰兰……你这是怎么了这是?”

“烫……烫……”尤兰兰一只手举着暖水袋,一只手扯了扯紧贴在肚皮的衣服,娇声娇气地喊道:“这暖水袋漏水了,把我身上给烫坏了,哎呦……哎呦……好疼啊,瞧瞧……瞧瞧……”

说话间,她再次把衣襟撩了起来,露出了一抹娇嫩平滑的腹肌,这会儿不只是白,还白里透着红,就跟桃花瓣儿的颜色一模一样。

尤兰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又扯下衣服盖住了,白了蔡富贵一眼,娇嗔道:“你看啥看呀?没羞没臊的。”

“不是呀,这不是担心你被烫伤了嘛。”

“可不是嘛,火辣辣的痛。”

蔡富贵悄悄咽着口水,装出一副心疼的模样来,说:“兰兰,你好好看一看,到底怎么样了?没把皮肤给烫破了吧?”

尤兰兰安静下来,说:“应该没那么严重,多亏着这水是白天烧的,要不然可就惨了。”

蔡富贵难为情起来,自责道:“都怪我……都怪我……兰兰你把暖水袋给我,看一下,是不是盖子没拧紧呢?”

尤兰兰拿到眼下,自己看了起来。

看了一阵,说:“不怪你,根本就不是盖子没拧紧,是下边开了一条缝,这不,在这儿……这儿……”

蔡富贵凑过去,伸长了脖子,直接把脑袋触到了尤兰兰湿漉漉、热烘烘、肥嘟嘟的胸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