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这小子是个高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富贵哥,你看到了吗?这条缝很细,没水的时候是合上的,从外面根本就看出来。”

蔡富贵有些发晕,说:“是啊……是啊,下边还真是有一条缝来,兰兰妹,你的意思是水就是从这条缝里流出来的,对吗?”

尤兰兰说:“可不是嘛,你看看,把我的衣服都给弄湿了,我得赶紧去换一下,穿在身上怪难受的!”

“嗯,嗯,你赶紧去换吧,我帮你瞅着门,没事的,尽管放心好了。”蔡富贵说着,咽一口唾沫,嗓子眼里发出了咕噜一声闷响。

“蔡富贵,妈了个巴子的,你给我滚,快滚!”随着一声怒吼,村长尤一手疯狗一样蹿进了屋。

他怒目圆睁,直直瞪着蔡富贵,喝问道,“你……你小子在干嘛?”

“叔,你回来了?”蔡富贵被吓蔫了,还结结巴巴起来,“村……村长,叔,我是来……来找您说说话的。”

“你找我说话?怎么偏偏挑这个时间来呢?狗日的熊玩意儿,你分明知道我跟你婶子都不在家,才进屋的,是不是?你说,给我老实交代,你究竟对我家兰兰做什么了?”

蔡富贵说:“我……我没干啥呀?”

尤一手拿眼瞟着蔡富贵,就像一只沾了酒的警犬,围着蔡富贵嗅来嗅去,小声说:“没干什么?没干什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叔,我真的没干啥,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不等蔡富贵回答,尤兰兰在屋里喊:“爸,你胡说八道什么?富贵哥不就是帮我往里灌热水了吗?”

“灌热水?”尤一手抬脚就往女儿屋里走,却被女儿喊住了,“你别进来,我正在换衣服呢!”

“臭妮子,真不要脸!”尤一手骂道。

“爸,你怎么骂人呢?”尤兰兰问。

“狗日的,他……他给你灌进去了吗?”

“是啊,灌进去了,可是又从缝缝里淌出来了呀。”

“狗娘养的!你咋就干出这种事情来了呢?”尤一手回过头来,一把撕住了蔡富贵的衣领,嚷道,“这一回,我真他妈饶不了你,我要报案,要警察来抓你,绝不轻饶了你小子!”

蔡富贵有些害怕了,说:“叔,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

“不是才怪呢,连兰兰都承认了,这还假的了?还……还……灌进去了,哎哟哟……”尤一手气得直跺脚。

“爸,你放手!”尤兰兰换好衣服,从里屋走出来,猛地扯开了尤一手的手,气势汹汹地问他,“你是不是又喝多了?是不是又喝醉了?”

尤一手一下子懵了,他搞不懂女儿为什么反过来朝着自己发脾气。

“你看看,好好看看,你买的是这叫啥暖水袋,假冒伪劣!”尤兰兰说着,随手把暖水袋扔到了地上。

尤一手低头瞅瞅暖水袋,再抬头望望女儿,问:“你的意思是他往暖水袋里灌水了?”

“是啊!”

“那……那有条细缝是怎么回事?”

“不是跟你说了嘛,暖水袋是假冒伪劣的,这才用过几次呀,就从下面破了一条缝,差一点就把我给烫死了。”

尤一手弯腰捡起暖水袋,拿到眼下瞅了起来。

这时候里面已经没了水,那条缝也就合上了,尤一手又喝高了,越瞅越觉得不大对头,心里就犯起了叽咕:我靠,难道是闺女主动的了?

要不然怎么会帮着那小子骗自己呢?

再回头看看蔡富贵,虽然有点儿畏惧,但看上去并不心虚,也就是说,如果他们真的成了好事,那也不是强迫的。

不对呀!女儿兰兰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啊,追他的帅哥多了去了,他怎么会喜欢上蔡富贵这么一个有妇之夫的土鳖呢?

越想越不对劲儿,他就开始怀疑是蔡富贵动了心计,耍了手腕,灌了迷魂汤才把女儿尤兰兰给拿下的。

这小子,肯定是知道自己下午又去找他老婆柳叶梅了,还对人家动手动脚,所以他才一气之下过来寻报复,并且连报复的手段也升级了,不再找他老婆黄花菜,而是直接奔着还是黄花大闺女的兰兰去了。

蔡富贵,你大爷!

你小子胆子也忒大了,老子要灭了你!

尤一手在心里狠狠地骂着,等过足了瘾后,再回头看看女儿兰兰,平静得跟往常一样,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他心里忽悠一阵燥热,觉得越是这样,就越说明此事非同小可,说不定蔡富贵这小子真是有两下子,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样的魔法,就服服帖帖地轻易把人给拿下了……

我擦!

蔡富贵,你这个狗日的!

你他妈也太阴险了,把人给搞了,还搞得心甘情愿,这……这简直就是个弥天大盗啊!

不行,不能再跟他没完没了地冤冤相报了,得赶紧结束这场游戏,哪怕是他真的给女儿“灌水”了,哪怕他真的给撑开了一条缝,那也忍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是千古警言,用到此时的自己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得让他走,赶紧走,不能再让他在兰兰身上做任何文章了。

这样想着,尤一手立马就变成了一只笑面虎,轻轻拍了拍蔡富贵的肩头,夹着嗓子说:“富贵,啥都别说了,你赶紧回家睡觉吧。”

蔡富贵说:“叔,我还没捞得着跟你说说话呢?”

尤一手说:“用不着说了,叔心知肚明,都扯平了……扯平了……就此罢休,好不好?”

蔡富贵说:“叔,那咱可说好了,不能再那样了。”

尤一手点点头,说:“没问题,以后友好相处,和平共处,对了,我还得想办法帮你们发家致富呢。”

尤兰兰站在那儿,越听越觉得邪乎,这一老一少两个人演的这叫哪一曲呀?又是扯平,又是致富的,就问尤一手:“爸,你们这是说的啥呀?”

尤一手自然不能道出实情,那样的话自己的脸面也就没处搁了,就支支吾吾地说:“你富贵哥帮我办了个事儿,这不是特地过来跟我汇报一下子嘛。”

“不对吧,感觉你们好像有啥不好说的事儿,说,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富贵哥了?”尤兰兰板着一张煞白的小脸问老爸。

“没……没……”醉醺醺的尤一手反倒被女儿给震住了,他眼前忽然就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画面——

那是自己喝醉了酒之后,上了人家的炕,又偷偷摸摸在蔡富贵老婆柳叶梅身上擦痒的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