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有了想法/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兰兰又问蔡富贵:“富贵哥,我爸他没把你给怎么着吧?”

“没……没有,不但没把我怎么着,还帮着我找活干呢,前几天特地请了阚大山喝酒,说好带我去省城的。”

“那就好。”尤兰兰说完,就坐下来看电视了。

尤一手瞪了蔡富贵一眼,问他:“你还有事吗?”

蔡富贵说没事了。

“没事你还站在那儿干嘛?赶紧回家睡觉去吧!”

“哦,回,这就回。叔,咱可说好了啊,谁也不欠谁的,两清了。”

“清了……清了……清你姥姥个头啊!”

“那就好。”蔡富贵转身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回头望了一眼尤兰兰,心里念叨一句:这丫头身上真他妈白。

村长又骂了他一句,刚想回一句,口水却把嗓子眼给挡住了。

回到家里,见老婆在外屋洗衣服,就说:“这回总算是摆平了,彻底摆平了,老东西不会再来缠你了。”

柳叶梅把一张俊俏的脸仰起来,问:“你是咋摆平的?”

蔡富贵说:“就是说了几句好听的,他就答应了。”

“就那么简单?”

“是啊,我刚去,村长没在家。”

“你的意思是他老婆黄花菜一个人在家了?”

“黄花菜也不在家,只有他闺女尤兰兰一个人在看电视。”

“他闺女?”

“是啊,只有她闺女一个人在家,还让我帮着她灌热水了呢。”

“灌热水?灌什么热水?”

蔡富贵兴就高采烈地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柳叶梅听后,先是咯咯笑了几声,接着冷下脸来,问:“蔡富贵,你没把尤兰兰给怎么着吧?”

蔡富贵猥琐一笑,说:“我倒是想怎么着,可人家能同意吗?”

“美得你,就算她同意也不中!你要是敢动那个歪心思试试,看我不把你那个臊玩意儿给撕下来喂鸡。”柳叶梅说完,继续洗她的衣服了。

“切,不就是说嘛。”

“说说也不中!”

“想想总该可以吧?”

“想想也不行!”

蔡富贵一脸笑意进了里屋,见儿子小宝还在看电视,他就爬到了炕上,倚在叠起的被子上,脑子里随又浮现出了尤兰兰的那张俏脸蛋儿,以及撩起衣襟后,露出的雪白腹肌。

麻痹滴,怎么就那么白、那么嫩呢?

这样一想,身上就急速升温,就有了那种特别强烈的想法。

他睁开眼,对着小宝说:“别看电视了,赶紧去睡觉吧,等天一亮,老爸就给你钱,你买炮仗去,好不好?”

“又在骗我。”小宝看都没看他一眼,眼睛一直盯在电视上。

蔡富贵用脚轻轻踢了他一下,说:“老子啥时骗过你了?真的,赶明儿一定给你。”

“真的?”

“真的!”

“你给我钱买炮仗?”

“是啊。”

“那好,谁骗人谁是小狗!”

“嗯,我要是骗你我就是小狗!”

“好,拉钩!”小宝爬过来,伸出右手,跟老爸拉了钩之后,就老老实实去了西屋。

没多大一会儿,听见儿子屋没了动静,蔡富贵就知道他是睡着了,很可能已经在梦中放开了炮仗,就小声喊起来:“哎,柳叶梅,来吧……来吧……时间不早了,咱们该那个……那个啥了!”

“蔡富贵,你就那么点儿出息,没看见我在忙正事吗?”柳叶梅只管忙自己的,看都没看他一眼。

蔡富贵讨了个没趣,拉长了脸嘟嘟哝哝起来,也不知他说了些啥。

又挨过了一段时间,身子一歪,就躺在了炕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柳叶梅洗完了衣服后,走了过来,她本来想问一下蔡富贵是不是真的动村长家的闺女了,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因为她觉得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自己真要是再提起那件事儿,反倒会暴露村长又来找自己的事了,容易引起蔡富贵的怀疑。

于是,她就打消了那个念头,一遍遍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再去琢磨那件破事了,太无聊,过去就过去了。

这样以来,她心里就轻松了许多,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喊醒男人,让他也起来脱衣睡觉。

蔡富贵应一声,爬起来,摸摸索索地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顺手就在女人身上撩了一把。

虽然闭着眼睛,但方位感很好,正好就摸在了柳叶梅胸前的柔软上,用力一抓,不等女人有反应,自己先酥成了团。

因为是闭着眼睛的,意识里就把她当成了尤兰兰,心里的火就腾腾燃起,再也没法控制了。

他一个熊抱,想把女人压倒,却被柳叶梅猛劲推开了,说:“抽风啊,你这么猴急?”

蔡富贵睁开了半只眼,说:“这不是看你累,想慰劳你一下子嘛。”

“你还知道我累呀,都忙了大半个晚上了,浑身又酸又痛,哪还有那个心思呢?”

“一会儿,就耍一小会儿,好不好?来……来……赶紧了……赶紧了……”蔡富贵欲火烧身,不管不顾,直接从后面偷袭了过来。

“妈逼,蔡富贵你今天晚上犯啥邪性?”柳叶梅很反感,往墙根蹭了蹭,把中间闪出了足足有半米远的距离,说,“睡吧……睡吧,赶紧睡吧,我实在累的不行了。”

蔡富贵咽一口唾沫,又叽叽咕咕说了些什么,见女人一动不动,也就死了那个心。

也不知道睡了多大一会儿,像是在梦中似的,一阵轰隆隆的闷雷声从天边滚了过来。

越滚越近,越滚越响,一直滚到了枕头边,连耳朵都快给震聋了。

“啊呀!”柳叶梅惊叫一声,身上不由得打起了哆嗦,返身拱进了男人怀里,就跟个小猫小狗似的。

这下,算是被蔡富贵逮着了,他伸出手臂,环过女人的小细腰,用力搂着,嘻嘻坏笑着,说:“早这样,不就不怕了吗?”

“蔡富贵,你先别急着摸那地方,我不光是怕,还觉得奇怪呢。”

“不就是打个雷嘛,有什么奇怪的?”

“怎么这时候就打雷了?”

“是啊,不打雷的话,你能主动往我怀里钻吗?这分明是老天爷在帮我嘛。”蔡富贵说着,又把手探到了下面,直接伸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