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想起了难堪之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哦的叫了一声,贴得更紧了,尖尖的手指甲直往男人的脊背里抠,说:“富贵,你轻点……轻点……我没那个心思,真的没有,哎唷。”

“不就是打个雷吗?就把你的水吓没了?”

“没了吗?”

“是啊,这不都干干巴巴的了嘛。”

柳叶梅把身子往外敞开了一些,说:“我就是心里面瘆的慌,觉得不是个好苗头。”

“你胡思乱想什么呀?春天这不是说来就来了嘛,打个雷有啥不正常的,放松……放松……再大点。”蔡富贵手上没了分寸。

柳叶梅说:“听老人说,等过了二月二,龙才抬头呢,这时候咋就胡乱吼起来了呢?”

蔡富贵手上停了停,说:“倒也是,照老人的说法,这事还真有些蹊跷,难道真的是要出啥怪事了?”

“富贵……富贵……痒……怪痒的。”

“好喽,我这就帮你擦痒。”蔡富贵说完,咕噜咽了一口唾沫,手指头活泛起来,活像无根有灵性的大虫子。

柳叶梅说不出话来了,哼哼唧唧几声,就只剩了呼哧呼哧的喘息了,身子就跟通了电一样,热烘烘的,扭来扭去,活像是一条被暴晒了的蛇。

蔡富贵往深处一探,这才知道已是一片春意盎然,随之,他闻到了一股香味儿,不由得吸了吸鼻息,很有些陶醉感。

柳叶梅反转过手,本想着推开后面顶着的一团硬,却一下子粘在了上头,干脆攥住了。

这一下,男人直接就疯了,一跃而起,梦呓一般呢喃道:“小美女,我来了,我来给你灌热水,我来帮你堵上缝儿……”

无疑,这梦话也是有劲道的,搏击了没几下,还不等女人完全绽放,男人却被戳破了氢气球一样,软塌塌倒下来了。

女人肯定觉得很失落,不满地在暗处採了两把,恶狠狠地问他:“你是不是把功夫用在尤兰兰身上了?”

“没有。”蔡富贵有气无力地应一声。

“才怪呢,要不然咋那么怂?”

“还不怪啊,颠来倒去的,再猛的虫也得晕。”

“你别跟我贫,我又不是听不到,什么灌热水了,什么堵缝了,还不都是冲着尤兰兰来的吗?”

“没有,真的没有。”蔡富贵说着,转过脸来,眯着眼睛说,“你可不要乱说话,万一被村长听到了,又会惹麻烦。”

“老东西,真不要脸,要不是看在他是长辈的面子上,我才不怕他呢,惹急了,照样制服他,照样让他服服帖帖。”

蔡富贵扑哧笑一声,问:“尽说大话,你有什么能耐?能制服他?能让他服服帖帖?”

柳叶梅说:“你别忘了,我是女人,女人就是用来制服男人的!”

蔡富贵在她胸前撩一把,说:“这倒也是,我刚才这不就被你制服了吗?服得五体投地,服得没了筋骨。”

这一句,真就勾起了女人的怨气,嘟嘟囔囔地说:“瞧你个怂样,能耐呢?不是整天价想三相四吗?贼心贼胆都齐了,咋就没了能耐呢?我倒是想着让你一次吃个饱,吃个够,也省得你到了城里后还惦记着去偷鸡摸狗。”

蔡富贵仍闭着眼,软绵绵地说:“你就别胡咧咧了,我们去城里可不是享福的,没白没黑的,整天累得像个孙子似的,哪还有那种心思呢?再说了,我们有那个资本吗?要钱没钱,要模样没模样,但是那一身臭烘烘的汗味儿,就能把人家女人给熏跑了。”

女人娇滴滴地说:“那也不中,想也不能想,更别说动了。”

蔡富贵又把手放到了软处,说:“不会的……不会的……过年回来这一阵子足够了,天天交公粮,夜夜来补课,肚子里攒下的那点油水早被你抽空了,哪还有余货送给别人啊!”

女人叹一口气,没再说话,心里面却乱成了一团麻:是啊,这年复一年的,男人们也确实不容易啊!一个人在外头,拼死拼活地卖力气,吃不好,穿不好,身边又缺少个体贴照料的娘们儿,甚至连一顿热乎乎的饭菜都吃不上,到了夜里,只能空耗着,那种滋味儿能好受的了吗?

一年到头,最舒坦的也就是过年这几天了,一家人好不容易才凑到了一块儿,热汤热水热被窝,倒也安生,可偏偏日子就过得这么快,身子刚暖和了,心里却又开始发寒了。

唉,这一天天,一年年的,啥时才是个头呢?

正想着,耳边又响起了一声惊雷,柳叶梅心头一紧,又开始胡乱摩了,她有了一个可怕的预感,这新的一年,怕是真的要出啥大事了!

小时候听爷爷说过,这就什么来着?对了,这叫天现异象,你想啊,连雷公都耐不住了,都冷不丁吼了起来,那还有好事吗?

可他这又是冲着谁来的呢?

那个遭报应的人会是谁?

想来想去,她脑子里就蹦出一个人影来,那就是村长尤一手,这个老东西依仗着自己是村长,整天价欺男霸女,扬威耀武,把一个村子都搅合得乌烟瘴气,可大家伙也只能忍,敢怒不敢言。

雷公这才发威,会不会真的是冲着他来的呢?

她又想到自己家,准确地说是自家男人蔡富贵跟村长闹别扭,要说法的事儿,难不成是这事儿留下了祸根吧?

是啊,都已经事出好几天了,连自己都忘记了当时是个啥景况了,都怪自己喝多了酒,睡了个半截子,就觉得屁股后头有个虫子在爬,伸手一划拉,才知道是男人想要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家男人李富贵呢,就连头都没回,褪了衣服,给了他。

半道里听到蔡富贵在喊,才知道是弄错了,赶紧收场,尽管装得跟没事人一样,可好像还是露丑了。

唉,都怪自己经不住村长劝,一气喝下了那么多酒,要不然就不会干出那种难堪之事来了。

但反过来想,倒是也多亏了酒,要不是男人喝高了,晕了头,他当场还不把人家村长给宰了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