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夫妻悄夜话/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知道,虽然蔡富贵对于村长在自己身上做的那件事儿,并没有直接说出口,更没有谴责自己,表面上看,他宁愿相信只是稍稍接触了一下,并没有实打实的放进去,但他还是耿耿于怀,要不然怎么会一次次地去讨说法呢?

好在在他的努力下,村长总算松了口,给了他一个泡影一样的说法,这才让他心理找到了一丝平衡,要不然,他是不会主动要自己身子的。

但这并不能说就万事大吉了,万一男人进城之后,村长会不会继续找自己的茬呢?

还有这雷声,明明就是敲给自己听的,说不定就是老天爷在给自己提醒。

想到这点,柳叶梅就晃了一把已经熟睡的男人,说:“富贵……富贵……蔡富贵,你先别睡。”

“干嘛呀?”

“我有话要对你说。”

“你想说啥?”

“富贵,要不……要不……你今年就不出去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吧,中不中?”

“切,你都乱七八糟想些啥呀?”蔡富贵有气无力说着,转过身,嘟囔道,“都深更半夜了,你还不睡觉,闹腾个球啊?”

“谁闹腾了?我这不是在跟你说正事嘛。”

“正事?正事个屁,你的正事就是这两个球。”蔡富贵说着,就把手伸过去,稀罕起了那两个球。

柳叶梅好像被捏疼了,嘶嘶吸着凉气,说:“你那大爪子也太重了,拿开,快拿开。”

蔡富贵没把手拿开,不再捏了,只是静静地握在上头,说:“一个娘们家,整天只知道围着锅台转,还能分清正事邪事吗?”

“你是笑话我没见识是不是?”

听上去柳叶梅有点儿不乐意了,蔡富贵就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说你得好好掂量掂量,哪一个轻,哪一个重,我也想舒舒服服呆在家里,可谁给咱钱呢?”

“别光想着钱啊钱的,在家种着那几亩地,再养几只羊,喂几只鸡,日子还不一样舒坦了。”

蔡富贵哼一声,说:“腰包里没钱,还舒坦个吊啊?无论如何还得出去,有钱才是正道!”

听男人口气那么坚决,柳叶梅就有些生气,恨恨地说:“你怎么就不想想女人的难处呢?”

“有啥难?村里那么多女人,不都一个样吗?”

“那可不一样。”

“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老婆比别的女人长得好看,你知道不知道?”

蔡富贵嘿嘿笑了,说:“好看怎么了?好看是我放福分呀,谁不羡慕我把村里的一枝花娶到家了,那些坏小子们眼红得都流血了。”

“得了,你不就别臭美了,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是啥意思,我又不傻,谁他妈不想天天搂着个女人暖身子,可那样能行吗?”

女人叹口气,梦话一般说:“这一年到头,你一个人在城里面累死累活的,想想就可怕,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夜里一个人钻冷被窝,那个滋味儿能好受得了吗啊?最让人揪心的是那些安全事故,电视新闻里时不时就放些血淋淋的画面,看了以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一闭上眼,全都是那样的吓人场面。”

女人说完,往男人身边靠了靠,把脸埋进了男人怀里。

男人心头一暖,完全醒了过来,他用力搂紧了女人,淡然说道:“这个倒是用不着担心,现如今工地上管理可严了,只要不违章作业,保证能平平安安,你就尽管放心好了。”

女人不相信,说:“照你这么一说,出事的那些人,他们都是自己乱来了?我看不见得吧。”

“真的没事,都有防护措施呢,对了,村长不是请阚大山喝酒了嘛,阚大山答应给我安排一个后勤的活,那样就好了,不但安全,还风光。”

柳叶梅晃了晃脑袋,说:“这事你先别当真,我觉得有点儿悬。”

蔡富贵说:“都是在桌面上说好的,有什么好悬的?”

柳叶梅说:“他们那些人,一个个滑头滑脑,没几句实话,可别太拿着当真了。”

蔡富贵调整一下姿势,说:“就算是他不要我,我也得出去,肯定不能呆在家里,趁着现在大好的年纪,有力气,多挣些钱回来,用处多着呢!你也不想想,咱们儿子慢慢长大了,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上学、盖房、娶媳妇,那可不是一点小钱能办到的;还有父母那边,不都得咱花销照料、为他们养老送终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女人心里腾起了一股暖意,她想不到平日里老实巴交的男人,心里面竟然还装着这么多想法,并且还都是正道上的事情。

虽然心里面这样想,但柳叶梅嘴上偏偏不那么说,反过来警告他说:“你给我听好了,出去也可以,但必须安安分分的,别像那些不要脸的男人那样,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是啊,大城市漂亮女人是多,又浪又臊,可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知道了不?”

蔡富贵故意气她,说:“可别说,城里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确实是长得好看,稍微瞅那么几眼,身下的那个玩意儿就火愣得受不了了,火烧火燎,别提多难受,真相找个地方钻一钻人。”

“死不要脸的,让你钻……让你钻!”柳叶梅伸手攥住了正在一抖一抖的小男人,用力掐捏一把,发着狠地矫情起来,“小狗杂碎,让你火愣,让你难受,让你火烧火燎……”

“别闹了,再惹出想法来,还得折腾,你受得了,我可受不了,身上可没多少油水可榨了。”蔡富贵说着,往后缩了缩身子,接着说,“要说我们出去吧,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家老婆,唯恐女人耐不住寂寞,一不小心就走火了。就拿你来说吧,等小宝去了学校,你一个人在家,真要是旱极了,痒透了,说不定就把野男人勾引到家了,那样的话,我这绿帽子就戴定了。”

柳叶梅一听这话,敢情这小子还对自己不放心,就故意逗他,说:“是啊,女人也是人啊,也需要男人来浇灌呀,这是天性,男人在城里,远水解不了近渴,不打点野,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身子呢?”

蔡富贵怔住了,问柳叶梅:“这么说,你之前打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