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谜一样的男人/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坏蛋,你觉得呢?你觉得我像是打过野的样子吗?”

“应该没有吧,没尝出里面有什么异味儿,要不我再闻闻。”

“好了,别闹了,我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谅你也不敢,你要是不老实,我就把那个地方做个门闩锁起来!”男人弄出一副威严的腔调说。

“俺这不是说着玩嘛,富贵你放心,你老婆要是干出那种的事来,天打五雷轰!”

“你用不着下毒咒,我没啥不放心的。”

女人叹息一声,说:“说句实在话,这些年,村里的风气确实是不好了,乱得不行,有些不要脸的,吃饱了撑得慌,满街乱窜,弄得到处都是骚气。也不知道那些娘们是咋想的,脸都不要了。”

“可不是嘛,我们在外面也不是没听说过,村子里很多女人就守不住自己的身子,跟野男人胡来。别看男人在外面,也是能感觉到的,所以做事就不踏实,整天想三相四的,确实挺折磨人的。”

“可不是嘛,那些留在村里的男人可得了便利了,瞅准了机会,特别是平日里就喜欢那一口的,嗅着味儿找,一旦瞅准了哪一家的女人裤带松,就黏上去了。”

“麻痹滴,真他妈的缺德,让他们八辈子都不得安生!”男人恶狠狠地骂着。

女人叹一口气,说:“富贵,我倒是担心一件事。”

“啥事?”

“你不觉得村长尤一手在故意找咱的茬吗?”

“找个屁茬啊?我不跟你说了嘛,那事儿已经摆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各家过各家的日子,那叫互不干涉内政。”

“不对。”柳叶梅转一下身子,贴近了男人,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担心你走了之后,他会骚扰我。”

“他敢!要是动你一手指头,我就剁掉他那玩意儿!”

“别吹了,我还不知道你啊,也就是嘴皮上的功夫,真要是闹腾起来,你就蔫了。”

“那是没逼到那个份儿!”

“得了,别吹牛了,人家是村长。”

“村长怎么了?还不是照样被我摆平了。”

“摆平个屁,他还不是又来找你算账了,说他老婆身价高,不划算。”

“真的?”蔡富贵一咕噜爬起来,问柳叶梅,“他……他是不是又对你动手动脚了?”

柳叶梅眼珠一转,就隐瞒了实情,说:“没有,只是说他亏了,真拿着自己老婆当千金之体了。”

“亏个屁!我还觉得亏了呢。”

“得了,咱不跟他较劲了,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那件破事了。”

“那好吧,他要是再找茬,我饶不了他。”蔡富贵说着,又躺了下来,手搭在了女人胸前,问,“刚才说到那儿了?”

“说村里风气坏了呀,特别是那些花心男人,天天像疯狗一样,闻着腥味儿跑,都是些下三滥!”

“靠,一个个都他妈不得好死!”

柳叶梅轻笑一声,说:“还咒呢,你们家疙瘩叔比谁都闹腾得厉害。”

蔡富贵气恼地说:“你可别再提那个老东西了,我可没他这样的叔,丢人,太他妈丢人了!”

说完转身睡去了。

柳叶梅知道是自己触到了男人的痛处,也不再说啥,闭上眼睛。

其实,蔡富贵根本就睡不着,都怪女人口无遮挡,冷不丁地就说出了他二叔蔡疙瘩。

这个可恶的熊货在桃花村可谓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别说自己村了,就连几十里地以外的人也都知道他是个啥人物,可算得上是劣迹斑斑、臭名远扬了。

其事蔡疙瘩并不是蔡富贵的亲叔,他是续房过来的后奶奶带过来的遗腹子,仅仅比蔡富贵大三岁。

就是这个“带犊子”二叔,长大之后偏偏就成了人物,成了一个“威震四方”的人物,能耐直接大上了天。

当然了,他的能耐不是能干,也不是会说,而是善于结交女朋友,并且所交的女朋友不是未婚女青年,而是已婚的小娘们、大媳妇。

他的这种爱好,不但引来了很多争议,还招来了不少的猜疑,都说他是在给其村里的男人戴绿帽子。

面对非议,蔡疙瘩偏偏不去解释,一笑了之。

的确,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交的女朋友都是相貌好,水灵的呢?

就拿桃花村来说吧,那个长过麻风病的高腿驴的媳妇就不在蔡疙瘩的交友行列之中,被无情冷落了;

还有呢,譬如那个长了一头瘌痢,整天价流脓流水的老胡家娘们也被排除在外了;

再就是老村长,以及新村长的老婆,也没那个“福分”。

另外还有不少,特别是那些胆小如鼠,缩手缩脚放不开的女人们,她们这些人都无权做蔡疙瘩的女朋友。

一时间,蔡疙瘩被神化了,直接成了“名人”,有人在私底下把他的那种本领传得神乎其神,但知情人都知道,其实那些传言也过于夸张了。

想当年,特别是蔡疙瘩二三十岁的时候,那叫一个壮实,虎背熊腰,力大无比,人又长得凶顽,只要是他一跺脚,或者是吼一嗓子,整个桃花村都得尘土飞扬,摇摇晃晃。

就是这么一个粗啦啦的人渣,竟然就把整个村子搅合得鸡飞狗跳、蝶舞蜂飞、红杏乱颤……

真他妈的不可思议。

可即便到了这个份儿,大部分男人们都一声不吭,打掉了牙往肚子吞,因为他们压根儿就弄不懂自家女人为什么就喜欢跟蔡疙瘩交朋友,交朋友的过程中又干了些啥。

是啊,男女之间能有纯洁的友谊吗?这很值得怀疑,他们肯定在背后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儿。

可又没人抓到过现行,至于他们劈腿做坏事儿,也就仅仅停留在猜疑的层面上。

即便是猜疑,有些男人也觉得自己的的确确是被戴了绿帽子,成了冤大头,就开始咬牙切齿地不服气,要杀,要砍,还发誓一定要复仇。

但最终,还是服软了。

因为跳过、骂过之后,他们回头一看,傻眼了,这才知道事情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一定程度上,根本就不能怪蔡疙瘩,而在自家女人身上。

是她们中了邪魔一样,奋不顾身,勇往直前地往外跑,去找蔡疙瘩说说话,聊聊天,谈笑风生间立马就鲜活了三分。

卧槽,这个狗日的蔡疙瘩,他究竟使用了啥魔法,才使得女人们都那么迷恋他呢?

这还真是成了一个谜,一个天大的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