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只是个传说/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来二去,蔡疙瘩真就被想象成了一个超级“大众情人”,简直神乎其神,旷古无二。

一段时间里,有关他的故事沸沸扬扬,铺天盖地。

其实,那只是一个传说。

但传说成了常态化,也就变成了现实,特别是那些被传闻带了绿色帽子的男爷们儿,越发坚信不疑,他狗日的蔡疙瘩就是一头公牛精转世,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勾搭女人。

但他就是不解释,不争辩,就算有人指着鼻子骂他,他都不做任何回应,心情好的时候,一笑了之;心情糟糕的时候,一走了之。

越是这样,大部分男人们就越发相信了,他为什么选择沉默,那是因为他心里有鬼,没底气。

这样的骚事,往往都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也有小部分男人渐渐平静了下来,连现行都没抓到,指不定真的是自己小心眼了。

平心而论,人家蔡疙瘩那才叫真男人,不管是谣言四起,还是唾沫纷飞,他都能坦然面对,并且还一如既往的讨女人喜欢,陪女人玩耍,你说这该是多么高的境界?

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这就叫水平!

这才是真性情!

可用不了多久,又觉得不对头了,总觉得有一股气憋在胸口,嗝不出,咽不下。

姥姥!凭什么呀?

自己也是个有血有肉、有手有脚、有家伙的男人,又不是他妈的四角兽,怎么好拿着自家娘们儿不当回事呢?

他们猫在一起,有说有笑,能干出啥好事来?

于是,超乎想象的情节又冒了出来,特别是当他们有了那种想法,想跟女人意思一下的时候,有一部分脑细胞就突然勾勒出一个清晰的画面——

浓眉大眼的蔡疙瘩亮出了古铜色的身子,肌肉紧绷,威风凛凛,那活力就跟上满了发条一样,直把女人喜欢的呼天号地,叫爹喊娘……

这样一想,自己先蔫了,不战自败,垂头丧气缩到了一边。

如此这般,日积月累,男人们便怨气丛生,怀恨在心,并不断发酵着,膨胀着,慢慢地就酿成了一股强大的邪恶之气。

他们时不时地在心里咒骂:我日你个姥姥的,蔡疙瘩!你这个有人养,没人教的私孩子,总有一天,老子要干掉你!

哪怕只有一口气,也要把你用来征服女人的武器给抹掉了,让你永远失去战斗力!

当然了,私底下还有更离奇的传说,简直神乎其神,说蔡富贵他二叔蔡疙瘩的男根与常人截然不同。

蔡富贵倒是也没亲眼见过,可有人描述得异常邪乎,说蔡疙瘩的那个东西威武至极,看上去非常丑陋,就像个癞蛤蟆。

这还算不得什么,据说差异最大还不在形与状,而是顶端的位置凭空分出了一个叉,活生生就是一把二齿勾子。

但谁也没亲眼见过,难以断定其真实性,因为蔡疙瘩打小就忌讳跟别人一起洗澡,哪怕是个小屁孩都不行,所以说根本就没人亲眼目睹过。

但既然没有被彻底否定,那就说明还存在一定的真实性,并且在传播中还添油加醋地融进了很多细节,恰恰这些细节又大多是出自女人之口,这样一来,一传十,十传百,直接就成了女人们过心瘾的作料。

有些个女人就产生了幻觉,或者直接得上了癔症,有时候在睡梦中,或者是跟自家男人亲热的时候,会冷不丁地喊出蔡疙瘩的名字,期间甚至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浪语柔声。

我靠你二大爷!

男人听了,大为震惊,这还了得,他蔡疙瘩这哪还是个人啊,简直是个妖魔,是个鬼怪啊!

也有男人败下阵来后,自惭形秽,嫉妒心陡起,寻死觅活。

更有甚至,会抄起自己的小伙伴掂来掂去,恨不得从中间撕开一条缝子,让它也慢慢长出一个叉子形状来。

那时候,少有电视、电影,大家的精神生活相待贫乏,聚在一起,多是拿着男女之事打牙祭。

有关蔡疙瘩的传说就成了大伙的一档保留节目,就有了一个固定的版本,说其实蔡疙瘩只所以讨女人喜欢,无非是身体上的优势,特别是与生俱来的那只叉子,才是真正的法宝利器,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反正是天下无双。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等稀奇之物,不撩动女人的心才怪呢?

想必跟他在一起的感受都与众不同,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所以才使得她们义无反顾,飞蛾扑火一般围着蔡疙瘩飞来飞去,简直是没脸没皮、无羞无臊、哪怕是遗臭万年,都在所不辞!

有些男爷们还私下里归纳了一下,说到目前为止,村里健在的女人们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大胆泼辣,勇于冒险,敢于寻求激情型的。

这一类女人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并且极为嘴馋,急于尝鲜;另外一类,相比之下比较保守,一般情况下,都表现得缩手缩脚,比较造作,很难放得开,总是远远避开,唯恐精神以及肉体上受到伤害。

她们会暗暗告诫自己:别听那些**人的诱惑,他蔡疙瘩一定是头黑熊精投胎而来,可怕着呢!

更何况他讨好女人时用的是叉子,这样的东西可不好玩,指不定就把女人的身子给彻底祸害了!

妈呀,这也太可怕了!

谁还能为了一时之乐,把小命都搭上呀!

有好心人就劝蔡疙瘩,说既然这样,你就该彻底收敛收敛,别再昏天黑地的跟女人好了,用事实证明个大家伙看,你只是个平平常常的好人,不是个啥精,也不是个啥怪。

以便扭转骂名,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至少还得讨个媳妇,成个家嘛,要不然,你这一辈子还图个啥呢?

但他却置若罔闻,一如既往,照样跟女人们打成一片,好在还不至于达到疯狂泛滥的地步。

据说他也是有一定底线的,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就付诸那种丑陋的行动。

有好事者曾经传言,说蔡疙瘩跟女人乐呵的时候,喜欢找一个僻静的、闲人罕至的地界儿,譬如北山的峡谷里;譬如茂密的树林里;再譬如,黑夜的坟地里……

反正在他看来,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找个草丛,两个人缠在一起,就地打几个滚,立马就有了一张暄软可人的床。

有识文解字的人说,他恰恰是摸清了女人的性情,因为女人天生喜欢草香,一旦躺在散发着青涩馨香的草地上,兴奋点儿随即就打开了一半儿,更何况,还有这么一个被神化了的男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