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家族污点/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富贵知道这些都是别具特色的“乡村文化”,是虚构编造出来的,其实二叔蔡疙瘩只是比常人壮实了些,勇武了些,再加上年轻的时候懂得怎么样讨好女人。

但随着岁数的慢慢增大,他的女人缘也就与日淡化了。

再到了后来,基本就没几个女人跟他交往了,为数不多的女人中大多半还是寡妇,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好鸟儿。

可越是这样,偏偏越是出问题了,他竟然不止一次被抓奸,据说都是被抓了现行。

蔡富贵记得清清楚楚,二叔第一次被逮,是一年秋天,正是高粱米晒红的时节,有几个壮汉打地头经过,突然就听到了异样的声音,那声音不但悦耳,还他妈挠心,随即就想到了什么,一起猫腰钻了进去,把正在跟胡寡妇手抓脚刨地忙活的蔡疙瘩给按住了,用绳子捆住了,交到了村长手里。

村长很生气,几乎想就地崩了他,但他一没枪,而没权,就把电话打到了镇上的派出所。

当时的所长姓曹,是个干瘦老头,在电话里面就质疑村长:“那些人明明是路过,怎么会随手带着绳索呢?”

村长讷讷一阵,说:“他们本来是去捆猪的,遇到了奸*夫*淫*妇了,就临时改了用场。”

所长说:“那好吧,带过来我审问一下再说。”

村长说:“这还用得着审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直接处置就是了,最好立马给毙了!”

所长笑了,说:“村长你真逗,那种破事儿,值不当一颗子弹!”

村长说:“这个熊玩意儿不是人,就是一颗老鼠屎,所长您开开恩,帮我把他处置了,实在不行,就直接判他个无期吧!”

所长说:“法律又不是你们村的,更不是你们家的,哪能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呢?”

村长说:“所长啊,这里面有个账,您可得算清楚了,耍一个女人判五年,耍十个那就是五十年,更何况,他耍了不下一百个呢,您算算,好好算算,一共得判多少年?”

所长笑了,说:“这样吧,先弄过来,我看看他怎么就那么厉害了,然后再说,好不好?”

村长说那好吧,就挂断了电话。

没多大一会儿工夫,一辆警用三轮摩托车就开进了桃花村,把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的蔡疙瘩扔进了偏斗里,看上去活像一头待杀的黑猪。

到了派出所之后,所长因为要去接见局长,正在准备资料,就把蔡疙瘩扔给了一个刚刚毕业分配来的小民警。

小民警非常敬业,先是讲了一通法律,接着就捶桌子、摔凳子,一通惊天动地的震慑。

但他那些套路对蔡疙瘩来说毫不起作用,不管怎么样,就是一声不吭,更让小民警气愤的是自始至终,他裤子前面都一直撑得老高,就像采了一个蘑菇放在里头。

小民警稍微喘了一口气,问他:“蔡疙瘩,你裆里掖了什么了?”

蔡疙瘩低头望一眼,没接话。

“说,里面放什么了?”小民警把桌子拍出了木头断裂的声音。

蔡疙瘩嘿嘿傻笑,往后退了一大步。

“真他妈顽固,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小民警走到门口,喊过了一个小协警。

小协警问有什么吩咐。

小民警就说:“你过去看看,他裤子里掖的是啥?”

小协警一瞅那个位置,苦笑着说:“这还用得着看了,不就是……不就是个**嘛。”

小民警板着脸,大喝一声:“让你看你就看!”

小协警这才不情愿地走了过去,刚刚搭手一摸,才知道蔡疙瘩的裤子湿了一大片,手上立马就沾满了黏糊糊的东西。

“我靠!这……这……咿呀,恶心死了!”小协警被恶心的直打蹿,大幅度摔着手,跑到西屋的所长办公室,跟所长作了汇报。

所长一听就来气,这一会儿局长就要来了,弄这么个脏东西放所里,晦气!便恶声恶气地说:“这个熊**村长,把个病人弄来干嘛?赶紧给我放回去,放了!”

小协警傻乎乎地问一句:“放……放哪儿?”

所长吼一嗓子:“让他们村长安置到种猪场去!”

这一次沾了那个未见面的局长的光,安全无恙就回来了。

可第二次就没那么幸运了,据抓他的五个大老爷们说,当时蔡疙瘩正在村西的大桥下面,正跟侯家那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姑娘一起,玩那种恶心人的游戏,就被他们生擒了。

那一天,正赶上村子里逢集日,当时村长正为了一把烂菜跟人家赌气,一听说蔡疙瘩又被抓了,二话不说,直接喊过来两个民兵,把蔡疙瘩押到了集市上,从垃圾堆里找来了一双破鞋,挂在他的脖子上,大张旗鼓地游了一次街。

集市不大,但人不少,不只是本村的,还有很多外来的,这样以来,影响面就大了去了。

一时间人头攒动,蜂拥而上,连买卖都顾不上做了,大家伙都想亲眼目睹一回那个长着奇异身子的蔡疙瘩,那场面简直都要失控了,还差点发生了踩踏事故,据后来统计,游行当天,共踩死了五只鸡,三只鸭,还有一公一母两条狗。

有人说,那两条狗本来是不该死的,但它们跟蔡疙瘩一样,选择了不合适的地方,做起了不合时宜的事情,所以就被踩在脚下,为爱殒命了!

如此这般,三番两次,直接把老蔡家搞得无地自容,出门见了人,都要低三分。

一气之下,蔡富贵的爷爷便一命呜呼了!

……

这一桩桩“名垂青史、光宗耀祖”的事件,自然而然也就影响到了蔡富贵这一代人,不光没了脸面,还影响了学业,耽误了前程,就拿蔡富贵当兵那事来说吧,有人还真就把蔡疙瘩的种种劣迹给搬了出来,成了家族史上的污点,愣是没过政审关。

还有后来,有人提议培养他当个村干部,还是因为蔡疙瘩斑斑劣迹,连入围的资格都被取消了。

这还不算,最要命的是后来找媳妇,还是因为蔡疙瘩,那简直叫一波三折,差一点点就打了光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