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遭了黑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幸亏老天有眼,给他安排了一次好机会,一次冒死获得爱情的好机会。

那天,他喝了点小酒,正愁肠百结地走在“寻死觅活“的路上,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喊着:“救火啊……救火啊……老柳家起火了,赶紧来人呢,来搭一把手啊!”

蔡富贵打一个激灵,抬头一看,果然看见老柳家的房顶上黑烟滚滚,火焰腾腾。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竟然头脑一懵,几乎是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飞奔而去,冲进了火海。

整个过程中,他完全处在一个断片的状态下,连烟熏火燎的剧痛都感觉不到了。

最终,他冒着生命危险,从屋里面背出了被浓烟熏晕的柳叶梅她爹。

柳家老爹醒过来之后,一听是蔡富贵救了他,二话没说,一拍干瘦的大腿,就喊:“蔡富贵……蔡富贵……你给我听好了,打今儿以后,你就是我柳树根的女婿了!”

好在柳叶梅也没拒不从命,毕竟人家蔡富贵豁上性命救了自己的亲爹,再说,小伙子本来就不错,至于家族那些污点,另当别论,他叔是他叔,他是他,本来就该划清界线。

蔡富贵这才交了狗屎运,赢得了芳心,欢天喜地的把桃花村里的一枝花娶到了家。

结婚之后,小两口的日子过得还算凑合,耕种劳作,聊以温饱,倒也其乐融融。

就连一贯招蜂引蝶,鸡飞狗跳的二叔蔡疙瘩也见收敛,再也没被“绳之以法”过。

又过了几年,春节刚过,村里的突然不见了蔡疙瘩的身影,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就跟人家蒸发了一样。

经过一番打探,这才知道,原来老东西一直躺在那间低矮的小茅屋里,死活就是没迈出门槛半步。

为什么?

因为他遭了黑手。

原来在大年夜里,刚刚吃过年夜饭之后,他便带醉意,晕晕乎乎躺到了被窝里。

谁知刚刚迷糊过去,一个蒙面人就跃窗而入,不知道举起了一样什么东西,一下子就把他给击晕了。

接下来,蒙面人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小刀,一手握刀,一手薅了曾经令蔡疙瘩引以为豪的物件,唰一下,利索地给抹掉了。

唉,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啊!

那个跟随他半辈子,“历经磨练、经久不衰”的传说中长着叉子的“圣器”瞬间就脱离了本体,呜呼哀哉了。

从此以后,桃花村尘埃落定了,女人们彻底消停了,男人们也跟着踏实起来了。

期间,有心人观察到,村里的很多女人一改常态,病怏怏的好大一阵子,丢了魂一样。

按理讲,蔡疙瘩是蔡富贵的二叔,可平日里他们基本上是互不来往,主要原因是晚辈不待见长辈,打心底里厌烦他,不屑意搭理他。

他有自己的信条,就当世界上压根儿就产生过蔡疙瘩这个人,至于那些真真假假的烂事儿,就只当是一个传说而已了。

————————————————————————

日子一天天过去,日落之后,蔡富贵站在院子里,冷不丁地一抬头,这才发现月亮已经圆了肚。

他叹息一声,心想:不对啊,这日子咋就过得这么快呢?感觉年味还正浓着,咋一转眼就就正月十五了?

进屋后,柳叶梅早已把大碗的元宵端上了桌,蔡富贵坐下来,话也没说,一憋子气给吞掉了。

他站起来,重新走到院落里,抬头望望天,再回头瞅瞅忙前忙后的柳叶梅,说:“不对呀,这怎么就元宵节了呢?”

柳叶梅说:“你傻呀,昨天十四,今天可不就十五了嘛。”

蔡富贵一笑,说:“这这话的才叫傻呢。”

柳叶梅说:“傻就傻吧,傻子不找傻子,那还般配吗?”

“切,你傻,我可不傻。”蔡富贵说完,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柳叶梅问一声:“你去哪儿?”

蔡富贵说:“我去一趟阚大山家,问一问什么时候进城。”

柳叶梅说:“你空手过去呀,不用带点啥?”

蔡富贵说:“村长都请他吃饭了,还需要啥?”

柳叶梅说:“村长是村长,你是你,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

蔡富贵说:“看不出,你还真傻,村长请他,那是为了我,还不跟我请他一个样吗?”

“切,歪理邪说,不跟你磨嘴皮了!”柳叶梅弯腰刷起了碗,不忘再叮嘱一句,“早去早回!”

蔡富贵应一声,说:“嗯,急着回来跟你磨嘴皮子呢。”

可没多大一会儿,蔡富贵就踢踢踏踏返了回来,进屋就没鼻子没脸地骂开了:“妈了个逼的,说好的事情,咋就说变就变了呢?也太他妈的不讲信誉了吧?这算哪一档子事啊?”

柳叶梅一看就明白了,擦干手,问他:“阚大山走了?”

“是啊,走了。”蔡富贵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抽起了烟。

一连抽过三支后,他站起来,扔掉了手中的烟吧,说:“不中,我得去找村长。”

“找他干嘛?”

“这事没成,我得再去要个说法!”

“人家已经尽心了,你还要什么说法呀?”

“没成那就等于没给说法,总不该让他白耍了吧?”

柳叶梅在他肩上拍了一把,说:“你怎么就这么拧呢,不是那样,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蔡富贵脖子一歪,说:“不是我想的,是我看的。”

柳叶梅问:“你胡说八道什么呀?你醉眼昏花的,看到什么了?”

蔡富贵说:“我看到他占你便宜了!”

“滚!”柳叶梅啐了他一口,说,“你咋这样呀,硬是把个屎盆子往我头上扣,脏死了,活活让你给脏死了!”

蔡富贵口吻更加坚定了,说:“我看得清清楚楚,他就是掏枪了,就是朝着你后面射击了!”

柳叶梅气得呼啦呼啦直喘粗气,本来就挺拔的肥胸颤颤巍巍,一不小心就塌下来一样。

她解下围裙,忿忿地扔在蔡富贵身上,抬脚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蔡富贵问她。

柳叶梅头也不会,回一声:“去村长家!”

“你去干嘛?”

“替你要说法!”

“你回来,我去!”

“你就跟个疯狗似的,还不得见人就咬啊!”

蔡富贵站起来,本想着追出去,可已经不见了女人的身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